<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这话说得十分不客气,叶冷氏脸色冷了下来,她看着叶千栀,语气淡漠道:“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栀栀,这些衣裳料子都很不错,尺寸也跟你符合,你穿着肯定好看。”

    “好看不好看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些衣裳都是叶文倩几年前穿过,淘汰下来的吧?”

    叶千栀看着那堆衣裳的衣领和袖口已经泛黄了,就知道全都是旧衣服,“你们要我嫁给叶文倩不要的男人,又要拿一堆她不要的旧衣服给我当嫁妆,你当我这里是二手回收站?”

    什么都要捡叶文倩舍弃的东西?

    叶冷氏听到叶千栀说出了这么难听的话,脸色愈发不好看了,她冷着脸道:“叶千栀,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起了染坊,能有这些东西给你,算我看得起你了。”

    “那就多谢你的看得起了。”叶千栀面无表情道:“早知道这样,那我还是回到后罩房等着饿死吧!”

    说着,叶千栀站了起来,毫不犹豫地起身往外走去:“我的小姐妹能拿一个铜板给我添妆,没想到我的家人,倒是拿了一堆破烂来搪塞我,哎.”

    说到这里,叶千栀摇了摇头,长叹口气。

    叶冷氏不是蠢笨之人,听到叶千栀这番话,哪里会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再看看她那快要踏出房门的步伐,叶冷氏喊道:“你要什么,直说就是了,没必要拐弯抹角!”

    “叶文倩是你的女儿,若是今儿是你女儿嫁到宋家,你打算给她多少嫁妆?”叶千栀停下了脚步,问道。

    叶冷氏没回答,她皱着眉头望着叶千栀。

    “我也就不要求你们用对待叶文倩的标准对待我了,毕竟我有自知之明,知道你们都不待见我。”叶千栀也不跟叶冷氏虚以为蛇,她直接说道:“我要求也不高,当初宋家给了咱们家多少聘礼,现在你们就按照聘礼的双倍,给我当嫁妆就行了。”

    叶冷氏目露不屑地望着叶千栀,轻嗤道:“你也配?”

    “我不配,难不成叶文倩配?”叶千栀抬眼对上了叶冷氏的眼睛,丝毫不退道:“既然如此,不如这门亲事还是让叶文倩自己上,如何?我对嫁到宋家当寡妇这事儿,也没什么兴趣,比起嫁到宋家,我觉得王麻子家也很不错,起码我不用担心,我刚刚嫁过去,相公就断气的问题。”

    刚刚是饿昏了头,没有精力思考,现在叶千栀虽然没吃饱,但是好歹没那么饿了,脑子也转动了起来。

    宋家的亲事迫在眉睫,无法更改。

    而叶家人自然舍不得把自己娇宠养大的叶文倩给嫁过去,所以才会逼迫原身答应替嫁。

    把原身关押在黑屋子里挨饿受冻是逼迫她就范的一种手段,把王麻子拿来跟宋三郎对比,也是为了给她压力,让她松口,答应替嫁!

    就算她刚刚没同意,叶家人一时三刻也不会真的把她嫁给王麻子!

    叶家人现在首先要解决的事情是明天宋家就要来迎亲了,而叶家的新娘子人选还没有确定下来。

    叶千栀这番话明晃晃就是在威胁叶冷氏,叶冷氏抬起手,似乎是想打叶千栀,可手扬起后,却始终打不下去。

    看到叶冷氏眼里含着滔*火,叶千栀扬了扬眉,浅笑道:“大伯母可以好好考虑一下,你们给我一笔丰厚的嫁妆一点都不亏,不仅能拉叶文倩离开宋家这个大火坑,还能博得一番美名,最重要的是,你们大办宴席,却连个像样的嫁妆都没给我准备,你说,这事儿被外人知道了,他们会怎么想?”

    叶冷氏强压着怒火,冷着脸道:“给不给你嫁妆,那不是我说的算,我会把这件事跟你爷爷奶奶提,给不给,他们决定。”

    “哦!”叶千栀无所谓地耸肩道:“那你们慢慢商量,我留在家里啃老米也挺好的。”

    叶冷氏看着叶千栀,看不透她是真想留在家里还是想以此来威胁他们。

    沉默了半晌,叶冷氏最终还是抬脚往外走去。

    见叶冷氏离开了,叶千栀神色不变,把玩着手里的五个铜板,唇角微微勾起,像是一只偷腥成功的小狐狸。

    她向来是不会让自己吃亏和受委屈,宋家这门亲事,对别人来说,是避之唯恐不及,但是在她看来,这都不是什么事儿!

    嫁到宋家,能离开叶家这个大火坑不说,等便宜相公嗝屁后,她是要享受单身生活还是开展第二春,全凭心情!

    想到以后的美好生活,颓废的叶千栀一下子就精神抖擞了起来,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她得打起精神跟叶家人谈判。

    原身在叶家吃了多少苦头,遭了多少罪,她是不知道,但看看豆芽菜的身板,粗糙的手掌,还有身上打满了补丁的衣服,她也能推敲出一二。

    吃苦受累的人,不是她,但是这不妨碍她跟叶家要好处啊!

    胡思乱想间,叶冷氏回来了,这次来的人,不仅是她,还有叶老太。

    “你要嫁妆?”叶老太语气不善地道:“凭什么?”

    “凭什么?”叶千栀重复了一遍这三个字,理所当然道:“当然是凭我姓叶啊!同样都是叶家孙女,可不能厚此薄彼。”

    “就凭你也配跟文倩比?”叶老太嗤笑道:“你们一个是天上的太阳,一个是地下的蚯蚓,没有可比性。”

    “不管你们多不喜欢我,多想把我扫地出门,这嫁妆,你们是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叶千栀没有理会叶老太话里的讥讽,直言道:“嫁妆这事儿,可由不得你们做主!”

    叶冷氏在家里作威作福习惯了,一时间听到叶千栀这话,又怒又急,她欺负叶千栀多年,刚开始时,叶千栀还会哭会闹,到后面叶千栀已经麻木了,对于她的欺负,早已经习以为常。

    本以为叶千栀是她可以随意拿捏的人,可没想到,这次让她替嫁这件事,让叶千栀这只病猫伸出了爪子挠人。

    感情叶千栀隐忍多年,为的就是在这最关键的时刻,*刀子?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36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章 凭什么?,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