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老太脸色变化莫测,看着眼前优哉游哉翘着二郎腿的叶千栀,恨不得上前打她两个大嘴巴子!

    可她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干!

    “养了你这么多年,到头来,我才发现,我养了一头白眼狼!”叶老太目光复杂地盯着叶千栀,她是真没想到自己一手养大的孙女,是个心机深沉的人。

    若不是这次替嫁的事情,来得出人意料,怕是叶千栀还不会露出她的爪子。

    听到叶老太这话,叶千栀懒懒地抬头,望了她一眼,“彼此彼此,跟你们生活了这么多年,我才知道,你们完全没有把我当人看。”

    叶老太她确实是没有把叶千栀当人看,可这话从叶千栀嘴里说出来,叶老太觉得自己脸上有些挂不住。

    叶家人都爱面子,特别注意别人对他们家的看法,特别是明年,叶家唯一的一根独苗就要去参加院试了,在这个紧要关头,叶家人更是注重面子和名声。

    听说名声不好的人家,哪怕名次再好,也会被刷下来。

    对于这些事情,叶千栀这个半道上来的人自然是不了解,可她在这个紧要关头,提出要嫁妆的事情,却让叶老太和叶冷氏踌躇了。

    答应叶千栀吧,她们心里不爽,不答应吧,又怕叶千栀不管不顾闹起来,到时候影响了叶青宇的科举。

    最后迟疑再三,叶老太还是选择了让步:“嫁妆可以给你添置,不过你拿了东西,以后在外面就不能胡言乱语了。”

    “这可就要看你给我什么东西了。”叶千栀指了指架子床上的旧衣服:“你要是也跟大伯母一样,拿着这样的破烂来打发我,那我可不知道,我以后在外面会说些什么话。”

    叶老太顺着叶千栀的手看了过去,看到了架子床上的旧衣服,她眉头皱了起来,瞪了叶冷氏一眼,扭头对叶千栀说道:“别忘了你说了什么话。”

    丢下这句话,叶老太没有久留,很快就离开了。

    叶老太一走,叶冷氏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跟着就离开了,不过在她离开时,叶千栀不忘让她把那堆旧衣服给带走。

    等人都离开了,叶千栀叹了口气,整个人软绵绵地趴在桌上,紧绷的神经这才松懈下来。

    她还得在这里停留差不多一晚上家半个白天,望着窗外阴沉沉的天空,她只能在心里祈祷,在她出嫁以前,最好不要下雨。

    只是她的祈祷似乎没有起作用,晚饭过后不久,屋顶的瓦片上就传来了滴滴答的声音。

    从断断续续的滴答声,到后面变成密密麻麻的嗒嗒声。

    雨水落在瓦片上,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声响,那声音从屋顶传来,如同催眠曲一般,让叶千栀昏昏欲睡。

    叶老太拿着东西进门时,看到的就是叶千栀打瞌睡的一幕。

    叶千栀一只手放在桌面上,另一只手支着额头,头一点一点的,显然是困得不行。

    脚步声从远到近,犯困的叶千栀自然是听到了,在叶老太靠近的一瞬间,她突然睁开了眼睛,把叶老太吓了一跳,后退了一步。

    看到叶老太眼瞳微缩,被吓得不轻,叶千栀勾唇一笑,心情十分好。

    “你来了啊,可把我的嫁妆带来了?”叶千栀开门见山问道。

    听到叶千栀这话,叶老太心里十分不爽,她是上门来送嫁妆,但是她主动给,跟人家直接伸手讨要,那感觉还是很不一样的。

    “小姑娘家家的,张口嫁妆闭口嫁妆,说这些话你害不害臊?”叶老太忍不住说教道,叶千栀这话要是被外人听到了,传扬了出去,肯定会被人耻笑,说不定还会连累她宝贝乖孙的科举。

    想到这里,叶老太对叶千栀的行为愈发厌恶!

    果然就是有爹生,没娘养的人,才会如此没教养,要是换做她的宝贝孙女叶文倩,肯定不会说这些话,也不会做对叶家不好的事情。

    叶千栀对叶老太不了解,不过叶老太对她的不喜都摆在了明面上,她也不是不识趣的人,叶老太不喜欢她,她也刚好不喜欢叶家这一大家子人,刚好过了今晚,以后他们桥归桥路归路,再也没有一点关系。

    知道叶老太不喜欢听这些话,可她偏偏就要说,现在不给叶老太添堵,难道得等到她出嫁以后么?

    到时候要挤兑叶老太几句,还得跑回来,那多麻烦啊!

    而且说不定到时候她回来,叶老太还不让她进门呢!

    与其把希望寄托在未来,还不如把握当下,能怼的时候尽力怼,过时不候啊!

    “我为什么要害臊?姑娘家出嫁,娘家给陪嫁不是理所应当的?”叶千栀一脸的理所当然,她眨了眨眼睛,笑得贼兮兮:“难不成你当年出嫁的时候,娘家没给你陪嫁?你不会是偷偷跟爷爷私奔的吧?”

    “叶千栀!你放肆!”叶老太听到叶千栀这话,眼瞳一缩,大声呵斥道。

    她被叶千栀的话气得心口疼,冷气不要钱地往外冒,周围的温度一降再降,冷得人直打哆嗦。

    要是换做以前的叶千栀,被叶老太这么一凶,肯定是大气不敢喘,可偏偏叶千栀的芯子换了人,现在的叶千栀,别说怕叶老太了,她现在要不是没有趁手的工具在手,她怕是都不是言语上*叶老太了,而是会上前跟叶老太打一架!

    “我放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叶千栀抬了抬眼,形如桃花的眼睛里,一点笑意都没有:“看来我是说中了你的痛脚,才让你跳脚?”

    叶老太恨不得打叶千栀一顿,可她也知道,现在的叶千栀是打不得骂不得,她就是气炸了,也只得憋着!

    叶老太强行压下了心里的不悦,把自己拿来的东西放在了桌上。

    除了明天要穿的嫁衣外,还有两套新做的衣裳,不过看那衣服的尺寸,就知道比叶千栀的身量大了一些,不用说就知道这衣裳原先应该是给叶文倩准备的。

    除了两套衣裳外,叶老太还拿出了五两银子。

    见到白花花的银钱,叶千栀愣了愣,颇为意外地看了叶老太一眼。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36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章 不害臊?,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