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她刚刚穿过来,跟叶老太也就接触了两三次,这两三次的接触可不是白接触的,叶千栀对叶老太也算是有点了解。

    知道她是个爱面子还挺抠门的人。

    她提出要嫁妆,就是想看看叶老太会如何应对。

    是跟叶冷氏一样,拿着叶文倩不要的旧东西来打发她,还是技高一筹,拿些不实用的物件来搪塞她。

    却没料到,叶老太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居然给了她五两银子。

    这个朝代的物价如何,叶千栀没接触过,说不好,不过按照她以前看小说和电视剧的经验来看,五两银子那可不是什么小数目。

    突然间,豺狼虎豹给出了这么一大笔银钱,不由得让叶千栀戒备地盯着叶老太看。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此时的她就是那只鸡,而叶老太则是黄鼠狼!

    本来就是两种敌对的物种,如何会有冰雪消融、握手言和的时候呢?

    “这五两银子是当年宋家来下聘的聘礼,不管是你还是文倩嫁过去,这笔钱,都该给你们带回去。”叶老太有些不自然地挪开目光,声音僵硬地叮嘱道:“以后你在宋家好好过日子,他们要是敢欺负你,你回来跟我说,我给你撑腰。”

    话是这么说,但是看叶老太的表情就知道她一点儿也不想叶千栀回来!

    叶千栀一琢磨就知道叶老太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了!

    让她在宋家好好过日子,没事儿就别回娘家了,当然了,要是真有事情的话,也别回来。

    她敢肯定,自己要是遇到了麻烦,回来家里求助,叶家人肯定不会帮忙,说不定还会在一旁给欺负她的人递刀子!

    “话说完了吧?说完了,我就去洗澡了!”叶千栀把五两银子收了起来,不客气地赶人道:“我今天可得早点睡,明天得一大早就起来呢!”

    叶老太也懒得跟叶千栀表演祖孙情深,她深深地看了叶千栀一眼,抬脚离开了。

    等叶老太离开后,屋里一片寂静,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只有屋檐处还有雨水断断续续地滴落。

    叶千栀抱着叶老太带来的新衣裳,先去厨房打热水。

    叶家挺大的,叶千栀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了厨房和净房的位置,她把衣裳放在了净房,转身去厨房打水。

    厨房里除了灶膛里还有一点火星外,一片漆黑,叶千栀在黑暗中摸索前行,终于摸到了一截蜡烛,借着灶膛里的火星点亮了蜡烛后,她这才打量起了厨房。

    下午的匆匆一瞥,叶千栀就知道叶家的家底应该还不错,晚饭的时候,她没跟大家一起用,吃的也清淡,不过现在看到橱柜里的剩菜,叶千栀就知道叶家比她想象中还有钱。

    转悠了一圈,叶千栀没忘自己来厨房是干什么的,掀开锅盖,看到锅里的热水时,叶千栀笑了起来,拿着水瓢,一勺一勺地把热水装进了木桶里,然后挑着两桶水去了净房。

    身为现代人,叶千栀早就习惯了电灯的存在,如今突然回到了落后的古代,叶千栀是哪里都不习惯。

    坐在木盆里洗澡,叶千栀是第一次,看着简陋又昏暗的净房,叶千栀蹙了蹙眉,用热水把木盆洗了好几遍,她这才别扭地坐了进去。

    两桶水,她花了两刻钟才给霍霍完。

    等穿上了新衣裳,她擦着湿哒哒的头发,正要离开的时候,才察觉到胳膊肘下有点刺疼。

    很轻微,只有胳膊肘摆动的时候,才能察觉到的疼意。

    她一把脱下了衣裳,检查了一遍,在衣袖的内衬,看到了一截泛着白光的绣花针头!

    叶千栀的目光冷了下来,她没有主动找事情,可偏偏架不住有人作死。

    这衣服里的绣花针是谁藏的,叶千栀稍微动动脑子就知道。

    在这个家里,叶老太和叶冷氏就算看她不顺眼,这个紧要关头也不敢轻易动她。

    如此粗糙卑劣的手段,除了她的那位好堂姐,还能有谁呢?

    她都要代替她嫁去宋家了,帮叶文倩脱离宋家那个苦海,为什么叶文倩还要使这样的手段对付她呢?

    叶千栀想不明白,她穿好衣裳,冒着夜色回了房。

    等头发干透后,她便躺下休息了。

    原以为在陌生的地方她会夜不能寐,却不想她很快就进入了睡梦之中。

    等到她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屋外的喧闹声给吵醒的。

    为了不耽误叶文倩挑选良婿,叶家这次的宴席弄得很是盛大,最起码从外头看起来,叶家人很重视这门亲事!

    可只有叶家人才明白,他们这么大肆操办,不过是为了告诉大家,叶文倩还待字闺中这个消息。

    叶千栀刚刚醒来不久,叶老太就带着一个老奶奶出现在了她房中,说是请来给她梳头的。

    梳头和打扮的事情,自然有媒人来干,这位老奶奶是村里年龄最大的老人家了,她的一生过得幸福美满,姑娘们出嫁的时候,有她帮着梳几下头,就算是沾了她的好运。

    叶老太生怕叶千栀犯浑,特意给叶千栀介绍了老奶奶的事情,还明里暗里警告了叶千栀好几次。

    叶千栀明白她的担忧,不过叶千栀也没想今儿搞事情。

    上辈子加这辈子,这还是她第一次嫁人呢,哪怕是去冲喜,叶千栀也还是挺重视这件事的,不希望自己的婚礼,发生任何一点不美好的记忆。

    所以她非常乖觉地坐在凳子上,任凭媒人婆打扮。

    叶冷氏天亮的时候,把她屋里的铜镜搬到了叶千栀屋里,此时叶千栀坐在凳子上,望着铜镜中的陌生容颜,*!

    “新娘子还真是漂亮!”媒人婆拿着胭脂过来给叶千栀上妆,看到叶千栀的容貌时,微微愣了愣,随即夸奖道。

    她说这话不是恭维叶千栀,而是她真的觉得叶千栀长得好看。

    巴掌大的小脸,一双勾人魂魄的桃花眼,高挺的鼻子,秀美的眉毛,除了皮肤黑了点,可以堪称完美!

    媒人婆给叶千栀上妆,心中默默惋惜,这么好看的一个小姑娘,送去当寡妇,还真是暴殄天物!

    太可惜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36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章 太可惜了,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