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媒人婆心里的惋惜自然不会表现出来,表面上她还说了一连串的吉祥话,听得叶千栀眉开眼笑。

    跑来她房里看她的人,目光中或多或少都带了一些看好戏和怜悯,叶千栀察觉到了,却不在意,对她来说,宋家是个不错的去处。

    别人避之唯恐不及,可叶千栀却挺满意的。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即将成为她相公的那个人快要翘辫子了,她嫁过去只要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

    至于婆家那边的人,如果看得顺眼,她也会做到儿媳妇该尽的孝。

    叶千栀想到即将自由的生活,笑得眉眼弯弯,开心全都写在了脸上。

    周围的人看到她笑容明媚,神情愈发古怪。

    听说叶家的次女脑子不太好使,以前没接触过,不了解,可今天这么一接触,大家觉得所言非虚,不然谁在知道自己即将入火坑的时候,还能笑得这么开心?

    也难怪叶千栀长得比叶文倩漂亮,却不得叶老太的欢心了。

    等媒人婆给叶千栀上好了新娘妆,时间也不早了,原身极少跟外面的人接触,今天会跑来她屋里的妇人和姑娘,除了家里的亲戚外,也就只有昨儿跑来塞给她五个铜板的翠花小姑娘了。

    “栀栀。”叶翠花走到叶千栀身边,看着她那张被胭脂掩盖掉的容貌,小声地喊了她一声。

    “翠花,你来啦!”叶千栀看到她出现,立刻扬起了一抹笑,热情地招呼她:“你随便坐啊,不用拘谨。”

    “嗯,栀栀,该说的话,昨儿我都跟你说了,我今天来就是特意送你出门的。”叶翠花说这话的时候,笑容勉强,她是真的很不希望叶千栀嫁去宋家,不说宋三郎的情况,就宋婆子也不是好相处的人。

    可她也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栀栀都化好妆了,也换上了鲜艳的嫁衣,不管愿不愿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我记住了,我知道翠花姐姐是关心我,你放心吧,我嫁到宋家未必会是坏事。”叶千栀浅笑地安抚她道:“宋家离这里也不远,你以后有空可以去宋家找我玩儿,我出嫁后,肯定会比以前自由,到时候你来找我,也不必偷偷摸摸了。”

    从刚才叶家亲戚们的聊天中,叶千栀对原身和叶家的事情了解了几分。

    叶老太生了两个儿子,长子叶长文,次子叶长生。

    叶长文生了一儿一女,儿子名为叶青宇,是个读书人,女儿就是叶文倩了。

    至于叶长生就比较惨了,他只有叶千栀一个女儿,而且叶长生七年前就出意外离开了人世,他走后一个月不到,原身的母亲就被娘家人带回去再嫁了。

    从那以后,原身在家里的日子就跟婢女没什么两样,不仅承担了家里所有的家务,连玩耍的时间也没有。

    会跟叶翠花认识,还是原身每天都要去打猪草,而叶翠花也跟原身一样,两人打猪草多年,自然会说些话,比旁人多了几分熟稔。

    但因为叶老太和叶冷氏磋磨原身磋磨得厉害,叶翠花每次来找原身聊天都得偷偷摸摸,要是被叶家人发现了,原身少不了得挨一顿打。

    “我知道,我以后有时间肯定会去找你玩的。”叶翠花眼里泛起了泪花,她一把抱住了叶千栀,哽咽道:“你在宋家得好好的。”

    “嗯,别说我了,你对你那后娘也得堤防点,我怕她会给你随便找一门亲事。”叶千栀提点道:“嫁人可是一辈子的事情,不能阿猫阿狗都给嫁了。”

    叶翠花跟她不一样,叶千栀不是土生土长的古人,在她眼里和离也好,丧夫也罢,都不算什么大事儿,但是在叶翠花看来,那就不一样了。

    所以叶千栀才会提点她一番,让她注意一点。

    叶翠花忙点头答应了下来,两人又说了一会儿的话,很快就到吉时了,叶千栀该出门了。

    姑娘家出嫁,那都是需要哥哥弟弟背着上花轿,但叶冷氏舍不得自家的童生儿子背叶千栀出嫁,所以她选了跟叶家稍微有点血缘关系的亲戚背叶千栀出嫁。

    对于叶冷氏的这个安排,叶千栀没有异议,爽快地爬上了那位不认识的仁兄背上。

    红盖头盖在叶千栀的头上,遮挡住了叶千栀的视线,让她看不到外面的一切,她只能感觉到背着自己的人下楼梯,走了一段路,迈门槛,很快就有其他人接过她,把她塞到了花轿里。

    乡下农家成亲,大多数人家都是用竹椅来代替结亲的花轿,因为这样花销比较便宜,但是宋家没有,依旧是去镇上租赁了花轿。

    当花轿起轿,离开叶家大门口时,叶家放了鞭炮。

    在鞭炮声中,花轿一摇一摆离开了叶家村。

    宋家在东屏村,离叶家村也就十五里路。

    走路不过半个时辰就能到达。

    花轿摇摇摆摆,把叶千栀颠得有些难受,她强行忍着,不知道忍了多久,终于听到有孩童喊,新娘子来了,然后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很快花轿就停了下来,媒人婆在花轿外提醒叶千栀接下来要做什么。

    下花轿,跨火盆,迈门槛,等到了喜堂,因为宋三郎昏迷不醒,代替他前来拜堂的是他的大哥。

    拜过天地后,叶千栀便被人送到了新房里。

    媒人婆跟进来叮嘱了她几句话后,也就离开了。

    屋外一片热闹,屋里除了烛火的燃烧声外,一片寂静!

    叶千栀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等到人来,她掀起了红盖头的一角,偷偷地看了屋里一眼,见屋里除了她外,没有其他人,她一把掀开红盖头,把红盖头丢在了桌上,坐了好半天,她浑身不得劲,屋里没有外人,她也没有顾虑了,站起来伸伸懒腰,顺便参观房间。

    从屋里的摆设和家具可以看出,很多东西都是刚刚添置的,叶千栀转悠了一圈,这才把目光落在床榻上。

    大红色的被褥叠的整整齐齐,没有一丝褶皱,大红色的双喜字,贴满了蚊帐和窗户。

    新郎呢?

    就在叶千栀疑惑不解的时候,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36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7章 新郎呢?,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