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提起宋宴淮,宋婆子话多了不少,絮絮叨叨跟叶千栀说了好长一通话。

    闲话间,到了宋宴淮房间门口,宋婆子推开门,一股药香味扑鼻而来。

    叶千栀精通医术,毒术也不差,闻着药香味就大约猜出了先前的大夫给开了什么方子。

    方子好不好先不说,就单单闻着这药香,就知道一副药不便宜。

    进了屋,叶千栀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榻上的宋宴淮!

    今晚已经见过了宋云天和宋云飞,还有宋家的两姐妹,宋家人的相貌都不差,但当叶千栀看到了宋宴淮的容貌后,才发现,宋家长得最好看的人,是他!

    他已经病了有一些日子了,脸颊也因此消瘦的凹了进去,但是这并不能折损他的容貌,依旧是好看得不行。

    “夫君他长得还挺好看的。”叶千栀看了宋宴淮半晌,回过神时,发现宋婆子在看她,她颇有些不自然地说道。

    宋婆子淡淡道:“有些时候,男人长得太好看也不行,容易招蜂引蝶,被别人给觊觎。”

    听她语气还挺不好的,似乎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叶千栀挺想问的,可她还有理智存在,现在她是宋家的媳妇,宋宴淮是她相公,她哪里能够跟婆婆八卦自己相公的风月之事呢!

    走近了一些后,叶千栀看得更加清楚一些,宋宴淮的脸色很白,像是失血过多的模样,但是听宋婆子说,宋宴淮身上没有伤口。

    既然没有伤口,那又怎么会失血过多呢?

    叶千栀靠近了一些,靠近后,才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

    香味很淡,在充斥着药香味道的房间里,这一丝丝的香味很难捕捉,可偏偏叶千栀的鼻子十分敏锐,一靠近就闻到了。

    这股香味,叶千栀并不陌生,像是在什么地方闻到过,不过因为时间太过于久远,她一时间想不起来。

    跟宋婆子看过宋宴淮后,宋婆子就让叶千栀先回房休息了。

    才穿越两天,就已经换过了地方休息,比起在叶家的处处不自在,宋家倒是让叶千栀更加放松一些。

    宋家人跟原身没见过面,叶千栀完全不用隐藏自己的性子,也不用担心被人怀疑她不是原身。

    而且比起叶家那些冷血无情的血缘亲人,叶千栀明显对宋家人好感度更高。

    不说宋云绮这个便宜妹妹,宋婆子这个大家都说苛刻、尖酸刻薄的婆婆也跟传闻中的不太一样。

    至于那位便宜夫君,看在他长得不错的份上,叶千栀对他也挺满意的。

    洗漱过后,叶千栀躺在床上,脑海中浮现出的是宋宴淮那张绝艳的脸庞,想起了宋宴淮,她不由得就想到了那一缕有些熟悉的香味。

    那香味总是给了她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像是在什么地方闻过,刚刚宋婆子在场,她又不敢上前去给宋宴淮把脉。

    叶千栀极少跟村里人来往,也没接触过医术,更别说会医术了,她要是突然给宋宴淮把脉看病,才会引人怀疑。

    想着宋宴淮的病情,叶千栀就有些睡不着了。

    刚好宋宴淮就在隔壁,叶千栀爬起来,披了一件外套,蹑手蹑脚地往宋宴淮房里走去。

    宋宴淮屋里点着灯,叶千栀轻手轻脚地推开门,就看到宋老爹守在宋宴淮的床前。

    ‘咯吱’声响起,宋老爹闻声看了过来,见到推门而入的人是叶千栀时,难得愣了愣。

    “爹!”叶千栀喊了他一声。

    宋老爹:“这么晚,你不休息,过来干什么?”

    “爹在这里守了夫君这么多天,很辛苦,我想着来搭把手。”叶千栀自然是不敢把自己的真实目的给说出来的,她只能找别的借口:“我听阿绮说,爹年轻时候去山里打猎,大腿受了伤,每到了寒冬时节,陈年旧伤都会隐隐作痛,爹,今晚挺冷的,您要不先回房休息?这里我来守着就好了。”

    宋老爹没有想到叶千栀会说出这样一番贴心的话,他看着叶千栀,语气和缓了不少:“你有心了,只是你刚刚嫁过来,让你来守夜不合适。”

    “爹,咱们现在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他还是我夫君呢,我伺候照顾他是应该的。”叶千栀语气认真道。

    话是这么说,但是叶千栀知道自己要不是被那一缕香味勾的睡不着觉,她是不会过来的。

    她的来意宋老爹不懂,在宋老爹看来,叶千栀的此等行为那就十分贴心了。

    他在这里守了好几个晚上,累得不轻,加上今晚气温下降不少,旧伤隐隐作痛,他也实在是坐不住,见叶千栀说的情深意切,宋老爹也没推脱,很快就离开了。

    等宋老爹走后,叶千栀一把关上了门,走到宋宴淮床前,抓紧时间给他把脉。

    手搭在宋宴淮的脉搏上,感受着宋宴淮的脉动,不把脉不知道,一把脉吓一跳。

    宋宴淮的脉象实在是太过反常了,时而快时而慢,没有一个规律。

    把完脉,叶千栀又给宋宴淮检查了一遍身体,她是医生,给宋宴淮检查的时候,半点不好意思都没有,反而还凑近了一些,闻了闻宋宴淮身上的气味。

    那股香味在她鼻尖萦绕。

    靠得越近,香味也愈发清晰,闻了好一会儿,叶千栀脸色突然一变,变得非常难看。

    她想起来了,她终于想起来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这个香味熟悉了。

    当年她研究生毕业,去一小山村义诊的时候,碰到过一个老头给人解过这种毒,那时候她因为好奇,留在老头身边跟着学习,因为是第一次接触毒物,所以记忆深刻!

    难怪她刚刚一进门就觉得闻到了似曾相识的气味!

    可宋宴淮究竟是不是中了毒,叶千栀并不敢以此来断定,她得找一味药材来验毒!

    想到这里,叶千栀这才轻手轻脚把宋宴淮的衣服给穿好。

    她乖乖呆在屋里,一动不动地盯着宋宴淮看。

    真好看啊,这张脸长在了叶千栀的审美上,让叶千栀是越看越喜欢。

    这么漂亮的人要是救不活,那她可太伤心了,为了他这张脸,她也得拼尽全力,把人从鬼门关拉回来!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35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0章 中毒,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