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顺着声音看过去,叶千栀看到了一个皮肤黝黑的少年,少年手里还提着一只兔子。

    叶千栀抬头看他,少年也低头看向叶千栀,当他看清楚叶千栀的长相时,登时手足无措了起来,耳后根隐隐泛红。

    “姑娘,你是碰到了什么过不去的坎了吗?”少年生怕叶千栀一个想不开就给跳下去了,连忙现身说法道:“不管你遇到了什么事情,那肯定都没有我惨。”

    “我还小的时候,父母就去世了,我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我本以为等我长大了,能赚到大钱,让爷爷奶奶过上好日子,可我太高估自己了,最后不仅没能让爷爷奶奶过上好日子,我自己也因为得罪了人,被人打了一顿,腿上落了点残疾。”

    少年说着,还当着叶千栀的面,走了好几步路。

    叶千栀这才发现少年是个跛子!

    “你看我这么惨,现在都还有勇气活下去,你为什么要跑来这里跳崖寻死呢?”

    面对少年的提问,叶千栀指了指自己腰间的藤条,没好气道:“你的这双眼睛是摆设吗?看不到我腰间的藤条?我只是去悬崖上采药而已,没有寻死!”

    好死不如赖活着,叶千栀很惜命,特别是死过一次的人,对生命更敬畏!

    少年被叶千栀哄了一嗓子,这才看到了她腰间的藤条,少年登时就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道:“是我误会了,你别觉得我多管闲事,我就是见不得人寻死觅活!”

    “我又没怪你,你跟我解释这么多干什么呢?”叶千栀利索地爬上了悬崖,取下腰间的藤条,她这才把背篓里的药材检查了一遍,见药材没有少,松了口气。

    天气阴沉沉的,寒风凛冽,叶千栀无法估算现在是什么时辰,不过她肚子有些饿了,想必已经过了午饭时间。

    一手提起了背篓,叶千栀大跨步往前走,刚走了两步,她忍不住转过头,看向少年:“要不要一起下山?”

    “不了!”少年摇摇头拒绝:“我还得去打猎。”

    “天气这么冷,基本上猎物都已经躲起来冬眠了,你打个寂寞?”叶千栀蹙眉道。

    少年也知道冬天打猎是个很滑稽的事情,他苦着脸道:“我奶奶生病了,我想给她请大夫看病,但是我手里没银钱。”

    要不是真的拿不出钱来,他又怎么会大冬天的跑到山里打猎?

    叶千栀看着他脸上掩不住的苦涩,心情十分复杂,不说在这落后的古代,哪怕是在她以前生活的地方,偏远地区,不少人还有看病难看病贵的烦恼。

    好在那个时代的政策已经完善了不少,每年都有下乡义诊的医生去给他们看病。

    可是在这个朝代,在这个落后的古代,人们连填饱肚子都困难,又哪里会有闲钱看病?

    叶千栀看着少年眸子灰败,一脸的颓废,她忍不住出声道:“我略懂一点点岐黄之术,你要是相信我的话,不如我给你奶奶看看病?”

    少年看着叶千栀那瘦肉的身板,不太相信道:“你就别安慰我了,你才多大年龄啊,怎么可能懂岐黄之术。”

    不是他看不起人,而是叶千栀看着也不像是有钱人家,大家都是穷苦人,又哪里有可能去学医术呢?

    “你没听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句话么?”叶千栀呛声道:“难道你就只会以貌取人?”

    “不是,我没有。”少年结结巴巴道:“对不起,我说错话了。”

    叶千栀见他认错,也没有揪着这句话不放,不说眼前的少年不相信了,她贸贸然跟别人说这句话,怕是也没有人会相信!

    这具身体的年龄是十四岁,可是因为常年营养不良的缘故,瘦瘦小小的,看起来不过十一二岁的模样。

    “你是哪个村子里的人?我先去给你奶奶看看。”叶千栀说道:“你不用担心药钱,我手里有点钱,可以先借给你急用。”

    少年听到叶千栀这话,整个人都呆住了,过了好半晌,他这才说道:“我家就在山脚下,姑娘,多谢你的好意,你放心,我肯定会还你钱的。”

    说到后面,少年差点要指天发誓。

    不过被叶千栀给拦了下来,她看了山脚下的村子一眼,含笑问道:“你是东屏村人?”

    “是啊!”少年颔首道:“我叫宋天才,你叫什么?”

    “叶千栀!”

    宋天才听到叶千栀的名字,赞美道:“你的名字很好听。”

    两人一边话着家常,一边往山下走。

    到了山脚下,叶千栀一眼就看到了宋家,她扭头对宋天才说道:“我先回家一趟,你是先回去,还是在这里等我?”

    “叶姑娘,你也是东屏村人?”宋天才疑惑地望着叶千栀问道:“可我以前从未在村里看到过你!”

    村里人是多,但是大家都姓宋,都是同一个祖先,相互之间自然也都是认识的。

    宋天才从来就没有见过叶千栀,下意识就以为她不是东屏村人。

    “在昨天以前,我确实不是东屏村人,不过我昨天嫁到了这里,自然是东屏村人了。”叶千栀理所当然地说道。

    宋天才听到她这番话,先是一愣,随即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问道:“你是宋三叔昨儿刚过门的媳妇?”

    “宋三叔?”叶千栀错愕地重复了一遍,而后恍然大悟道:“你口中的宋三叔,是不是宋宴淮?”

    宋天才点了点头。

    叶千栀语气轻快道:“是他啊,那就没错了。”

    “”宋天才默默无语。

    叶千栀扭头见宋天才沉默不语,再次问道:“你是先跟我去我家?还是等会儿我去找你?”

    “三婶子,你知道我家在哪里么?”宋天才僵着脸喊了叶千栀一声,说到‘三婶子’这三个字的时候,他还颇有些不好意思。

    村里人对宋三叔的冲喜媳妇都很好奇,但却没有谁见到刚刚嫁过来的新嫁娘,宋天才没想到,自己在山上认识的小姑娘,居然就是他的三婶子!

    别说宋天才喊这个称呼别扭,就是叶千栀本人,也被‘三婶子’这个称呼给惊到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35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2章 惊到了,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