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半晌后,叶千栀才缓过气来,她看着宋天才那别扭的模样,吐糟道:“天才侄子,你这么叫我,我突然有一种老了十岁的错觉!”

    宋天才小声辩解道:“辈分摆在这里,我要是不这么喊你的话,被长辈们听到了,我会挨揍!”

    叶千栀生无可恋地摆摆手,她到现在都还反应不过来,她一个十四岁的少女,突然间就被人喊婶子了,这就跟她当年读书的时候,被一老阿姨喊阿姨一样惊悚!

    “我先回家了。”叶千栀有气无力地拖着如同灌了铅的双腿,往家里走去。

    殊不知宋家因为她早上突然出门已经闹翻天了。

    虽然叶千栀离开时,跟宋云绮报备过,不过宋家人见她午饭时都还没回来,全都急的不行。

    “娘,要不我去山上找找?”宋云天见宋婆子愁眉不展,连忙说道:“三弟妹昨儿才来到这里,对周围的环境都不熟悉,怕是会迷路。”

    宋婆子没有应声,反而是看向了宋云绮:“阿绮,早上你三嫂是怎么跟你说的?”

    “三嫂说她去山里转转。”宋云绮也急的不行,早知道三嫂出门后会到现在都没回来,她就应该跟着一起去,而不是放任三嫂出门。

    “我看啊,叶千栀怕是知道三郎好不了了,又不想守寡,这才趁着咱们家妹防备,跑了。”宋林氏嘀咕道,声音还挺大声的。

    “你是喝粪水长大的吗?”宋婆子一听宋林氏的话,气炸了,直接怼道:“不会说话就别说话,别一张口就是又臭又酸。”

    敢说她的三郎好不了,这个不能忍!

    宋林氏被宋婆子这么一怼,脸色愈发难看了,她大声道:“我有说错吗?大夫都说了,三郎怕是好不了了,又不是我说的。”

    “闭嘴,你别说话了。”宋云飞见宋婆子脸色越来越难看,忍不住冲着自己的婆娘吼道。

    “你们你们全都只知道欺负我!”宋林氏委屈得不行,眼眶泛红,下一秒就要落泪的架势:“我又没有说错,三郎他本来就快不行了,花费这么多银钱在他身上,不也是白搭。”

    这一句话如同火上浇油,把宋婆子的怒火给点燃了,她本来并不想冲宋林氏发火,可是宋林氏这句话如同一把刀子,直直地刺入了宋婆子心坎里。

    宋婆子浑身都泛着疼,她抬头看着宋林氏,眸子里翻涌着熊熊怒火,宋云飞看得真切,他忙道:“娘,您别生气,您身体本来就不太好,动怒对您有害无益。”

    一边劝着宋婆子,一边扭头冲着宋林氏喊道:“你叨叨叨个没完没了,你赶紧闭嘴吧你,不会说话就别说!”

    宋云飞对自己的媳妇儿是失望得不行,明明知道现在家里人全都担心三郎的情况,可她偏偏倒好,不说好话哄着家里的长辈,反而还往长辈的心窝子里扎刀子!

    “十年了,你花了这么多银钱去治病,也没见你给我生个孙子孙女啊!”宋婆子冷声道:“我把这些钱丢到河里,还能听个声响,怎么花费在你身上,我连孙子孙女的面都见不到呢?”

    宋林氏往她的心窝里扎刀子,宋婆子也不是吃干饭的,你说我在儿子身上白花钱,那她就直接拿宋林氏多年未孕的事情开刀!

    成亲将近十五年了,宋林氏跟宋云飞一直都没有孩子,这事儿是宋林氏心里的一根刺,这些年来,宋云飞赚来的银钱,也全都花费在了宋林氏身上,她去州府找过大夫看,也尝遍了民间的偏方,可她就是一直都没能怀上孩子!

    甚至连很多人去求子的寺庙,她也没有落下。

    只要是有人说,这样的办法能够快速有孕,宋林氏就立刻去办。

    可惜,这些年下来,法子是用了不少,可偏偏她还是没能如愿!

    宋婆子一向苛刻不好相处,宋林氏刚刚成亲那几年,她也期待过,只是后来宋林氏一直都没能怀上,宋婆子心里虽然失望,但是也从来没有拿这事儿说过她!

    却没想到,今天提起了这件事。

    宋林氏眼眶一红,眼泪顺着脸颊掉落了下来。

    宋婆子却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她扭过头正要跟宋云天说什么的时候,门口传来了叶千栀的说话声:“你先回去吧,我等会儿去找你行不?”

    宋家人闻声望了过去,就看到叶千栀背着背篓从外面走了进来,她见到院子里站了这么多人,愣了一下,随即扬起笑脸打招呼:“爹、娘、大哥、大嫂、二哥、二嫂、阿绮,你们都在啊!”

    “你去哪里了?”宋云绮立刻跑了过来:“三嫂,你知不知道,咱爹娘担心你担心得不行。”

    “我早上说了,我去山里转转。”叶千栀也感觉到了家里的氛围似乎不太对,她献宝似地把背篓里的铁皮石斛给拿了出来:“阿绮,你看看,这是我在山上割回来的药材,这是铁皮石斛,药用价值很高,是可遇不可求的药材。”

    宋云绮不认识药材,见叶千栀轻手轻脚地拨弄着铁皮石斛,她忍不住提醒道:“娘刚刚都要让大哥去山里找你了。”

    至于宋林氏说的那些不中听的话,宋云绮聪明地没有提,只是说宋婆子很担心她。

    叶千栀一开始没有明白过来,等到看到宋婆子黑下来的脸,才反应过来,她现在可不是生活在现代,而是在落后的古代,不仅如此,她现在已经出嫁了,不是自由身,不能自己想要做什么就去做什么。

    “娘,对不起,我回来晚了!”叶千栀能屈能伸,立刻低头认错。

    态度摆的很是端正。

    宋婆子见她认错,脸色和缓了不少,但还是不忘教训她:“你现在是成亲的人了,不能跟当姑娘的时候相比,你这时候不在家里陪你男人,到处跑像什么样?”

    叶千栀如同小鹌鹑一样,低着头听着宋婆子的训话,心里却在暗暗反驳,就她的夫君,现在跟个木头一样躺在床上,她陪不陪有什么区别?

    不过这些话,她是不敢跟宋婆子说的,只能乖巧地点头,当宋婆子的话是耳边风,左耳进右耳出!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35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3章 陪不陪有什么区别?,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