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等宋婆子说的口干舌燥了,叶千栀这才贴心地给她倒了一杯茶水,让她润润嗓子!

    宋婆子也就是操心操习惯了,现在话说完了,她摆摆手就让叶千栀先去用饭,然后回房休息。

    叶千栀含笑道:“娘,我现在还不困,我昨儿听到爹起夜了好几次,想来是身体有些不舒服,刚好我今儿采到了铁皮石斛,给爹熬了服用,可以缓解他尿频的次数。”

    “你有心了。”宋婆子听到叶千栀这一番话,心里微暖:“他那都是*病了,找了大夫看过好几次,也没能根治。”

    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宋老爹起夜的次数是越来越频繁了。

    叶千栀笑道:“不管有没有用,都得试一试,我以前听路过的游医说过一个方子,据说挺有用的,等铁皮石斛晒干后,我就给爹熬药去。”

    不管叶千栀是真心还是做做表面工程,她说这些话,足以让宋婆子和宋老爹觉得心里熨帖!

    连同宋云天和宋李氏对叶千栀都有些另眼相看了。

    叶千栀并不是特意讨好宋家人,而是身为医者,对于这方面的事情总是比较注意的,哪怕没有给宋老爹把脉,她通过宋老爹的脸色,还有昨晚他起夜的次数,也能够猜出一二。

    “对了,你刚刚在门口跟谁说话呢?”宋婆子随口问道。

    “我刚刚快要下山的时候,碰到了宋天才,他去山里打猎,我们是一路下山的。”叶千栀坦白道:“他说他奶奶病了,没钱看病,我刚好手里有几个铜板,便想借给他。”

    宋婆子听到叶千栀这么说,蹙了蹙眉,没有吭声,倒是一旁的宋云绮,提醒道:“三嫂,宋天才他前几年借了村里不少人的钱,到现在都没还,你要借钱给他,得做好有去无回的准备。”

    “我不会听他这么一说就把钱借给他的,我等会儿去他家里看看,如果他奶奶真的病得很严重,那我就帮他请大夫,给他付药钱,要是他只是唬我的,那我也不会傻乎乎把钱借给他!”

    “借急不借贫这句话我还是知道的。”

    宋云绮听到她这么说,她也没有反对的理由,宋家其余人听到这话,对叶千栀倒是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叶千栀,跟传言中的人,还真是不一样啊!

    用过饭,叶千栀特意喊了宋云绮跟她一起出门,去宋天才家,哪怕是去帮忙的,也得注意避嫌。

    男女有别,人言可畏,不说在礼数森严的古代了,就算是在现代,也得注意分寸。

    孤身一人去男子家中,哪怕是去办正事儿,可是被人看到了,谁也不能保证,别人会编排出什么绯闻出来。

    从宋家到宋天才家里,要穿过东屏村大部分的人家,宋云绮知道叶千栀没来过东屏村,对村里不熟悉,所以她一边走一边给叶千栀介绍跟宋家关系亲近的几户人家。

    在闲话中,很快就到了宋天才家。

    东屏村基本上的人家都不富裕,大家居住的也都是土坯房,只有少部分的人家盖起了青砖瓦房,还有一小部分人家则是住在木屋里。

    宋天才家是土坯房,叶千栀站在门口,抬头看着墙壁上裂开的口子,还有墙体微微倾斜出来的墙壁,惊呆了,过了片刻才说道:“这房子给我一种随时要倒下来的感觉。”

    宋云绮说道:“修房子需要一笔数量不少的银钱,土坯房的用料虽然不值钱,但是人工花销却不少,墙壁需要人一点一点用木棒敲严实,一面墙,起码得三五天的时间,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宋天才现在还欠着一*的债没有还呢,他哪里拿得出银钱来修缮屋舍呢?

    两人站在门口说着话,声音不低,屋里的宋天才,自然是听到了屋外的说话声,他打开了房门,不太好意思跟叶千栀和宋云绮对视。

    “三婶子、小姑姑,你们来了。”宋天才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比较好,垂着头说道。

    “别紧张,我和三嫂又不是洪水猛兽,你有必要见到我们就避开吗?”宋云绮开玩笑道。

    宋天才有些不好意思道:“小姑姑说笑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害怕你们见了我家的情况后,会看不起我。”

    “想要人看得起,那就得努力把自己的日子过起来。”叶千栀音色淡淡道:“只有日子越过越好了,别人才不会轻视你,才不会小瞧你!”

    宋天才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最后却什么话都没说,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叶千栀和宋云绮跟着他往屋里走去。

    宋天才家不大,除了厨房外,也就只有两间房间,一间是宋天才住,另外一间则是宋天才的爷爷奶奶住。

    宋爷爷见到宋云绮和叶千栀跟着宋天才进来,惊愕地站了起来。

    宋爷爷是宋云绮的父亲的堂哥,两家的关系算是比较亲近的,只不过同姓不同命,宋爷爷家的日子是越过越穷,而宋云绮他们这一房的日子倒是越过越好。

    或许是因为贫富差距有点大,宋爷爷极少去宋云绮他们家里,昨儿宋宴淮跟叶千栀成亲,宋爷爷也不过是中午的时候去露了一面。

    “大伯,这是我的三嫂,昨儿您还没来得及见她,您就离席了。”宋云绮笑着问好:“听天才侄子说,伯母病了,我和三嫂是来探病的。”

    “你们坐,家里脏,你们别嫌弃,天才,你傻站着干什么?长辈来了,不知道给长辈上茶?”宋爷爷年龄挺大,看起来将近七十岁的模样,声音沙哑得不行,不过说了这一段话,他就咳嗽不止!

    宋天才忙上前,扶着宋爷爷坐下,又去厨房拿了热水和碗头过来,先给宋爷爷倒了热水,然后又给宋云绮和叶千栀倒了热水。

    宋云绮和叶千栀两人都没有喝水,一个打量着宋天才的家,一个趁着宋爷爷咳嗽喝水的时候,上前给宋奶奶把脉。

    叶千栀的手刚接触到宋奶奶的手腕,眉头就紧紧锁了起来,等把完脉后,叶千栀紧锁的眉头一直都没有松开。

    看得宋天才整颗心都悬了起来,等叶千栀和宋云绮离开屋里时,他迫不及待问道:“三婶子,我奶奶的情况很严重吗?是不是”没得治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35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4章 很严重吗?,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