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脸色太难看了,宋天才不由得往最坏的方向想。

    他不是一个孝顺的孙儿,从小到大就没少给家里惹事,以前还是小打小闹的事儿,长大一些后,他跟着镇上的混混到处跑,见识广了,自认为自己能力不俗,跑回家来借钱经商。

    可谁知道他那生意刚刚起步,就直接腰斩了!

    不说改善家里人的生活,因为他的举动,还让家里背负上了五十两银子的外债,这笔巨款,让他这个风雨飘零中的小家愈发岌岌可危!

    不仅仅是因为欠款,还有就是他腿给伤着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都是心如死灰的状态。

    这么艰难的时候,一家三口齐心协力熬了过来,就在他刚刚升起了一点点动力之时,奶奶病倒了!

    如果奶奶没能挺过这一道坎,在这里倒下了,他会崩溃。

    想到奶奶病重没得治,宋天才突然蹲在地上,嚎嚎大哭了起来。

    他的这一举动,直接吓到了叶千栀和宋云绮。

    叶千栀见他哭得伤心欲绝,忙道:“伯母的情况虽然严重,但是也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只要好好调养,她身体会越来越好。”

    “真的?”闻言,宋天才抬起头,脸上还挂着泪珠,他哽咽问道:“三婶子,你不会是哄我的吧?”

    “说假话哄你,对我有什么好处?”叶千栀没好气道。

    “三婶子,既然我奶奶有救,那刚才我问你的时候,你为什么要吓唬我啊?”宋天才小声地抱怨道,刚刚看道叶千栀那凝重的神情时,他真的是被吓坏了,就怕得到坏消息。

    “我不是故意要吓唬你,而是没有想好应该怎么把伯母的情况跟你说。”叶千栀想了想,还是决定实话实说,“伯母是积劳成疾,还有长期营养不良,才导致她身体突然垮了下来,只要后面用温补的汤药养着,慢慢的,身体就会恢复一些。”

    “当然了,你要想让伯母恢复到跟正常人没有两样,那是不可能的。”丑话得说在前面,最后病人会怎么选择,那就是他们的事情了:“她顶多能多活十来年,她的底子太虚了,哪怕后面大补,也不能补回年轻时候的亏空。”

    叶千栀见宋天才灰暗的眸子亮了起来,她继续道:“补药虽然不需要每天都喝,但是长年累月下来,那也是一笔不菲的开销,你得想清楚了。”

    “我先给你开两副药,你去抓药先给伯母熬上,这次的药钱,我帮你垫付。”

    叶千栀一边说,一边想找纸笔,把药方写给他。

    只是宋天才穷的连草纸都拿不出来,最后叶千栀和宋云绮只能先回家,等写好方子后,再给宋天才。

    宋家有宋宴淮这个读书人,笔墨纸砚自然是不缺的,只是当叶千栀坐在桌前想要提笔写字的时候,才恍然发现,自己不会写毛笔字!

    她坐在椅子上,手拿着毛笔,脸上的神情都凝住了。

    一旁帮着她磨墨的宋云绮,看叶千栀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双目近乎痴呆地盯着毛笔瞧,大约猜出了*,她忍着笑意道:“三嫂,你把药材告诉我,我来写!”

    听到宋云绮这么说,叶千栀宛如听到了天籁,她忙不迭地把手里的毛笔塞到了宋云绮手里,站在一旁开始报药材名字和用量。

    宋云绮提笔快速地写好了一张药方。

    望着纸张上还未干透的字,叶千栀羡慕得不行。

    她一直都觉得自己还挺优秀的,哪怕来到了落后的古代,依照她的本事,不说混得风生水起,名扬天下,混口饭吃应该不难吧?

    可还没等她混呢,她就遇到了困难。

    先是不会写毛笔字,等到她看到宋云绮写在纸张上的字后,她更颓废了!

    好好一医学博士生,到了古代,居然连字都不会写了,还有好些字还不认识!

    纸张上写着的都是繁体字,而叶千栀半蒙半猜,也就只能认出来一部分。

    有些太过复杂的字,她看了半晌,都没能认出来,究竟写的是什么,好在她还记得自己报出过多少种药材,按照顺序看下去,她才勉强把方子看懂。

    叶千栀颓废得不行,说完了一张方子,又让宋云绮写了一张。

    两张方子交给宋天才,一起递给他的,还有叶千栀从叶家抠来的五两银子。

    “给你奶奶抓五副药,剩下的银钱,你帮我买这上面的药材回来。”叶千栀嘱咐道,等宋天才离开后,她这才回房补眠。

    等宋天才把叶千栀需要的药材买回来后,叶千栀先是用自己采摘回来的药材给宋宴淮验了毒,结果跟叶千栀猜想的一模一样,知道宋宴淮是中了什么毒后,叶千栀便开始着手给宋宴淮解毒。

    这种毒非常难解,哪怕叶千栀还算是有经验,但是她也不能保证自己出手,宋宴淮就能平安无事!

    而且这事儿她还不能跟宋家人说,她要说了,宋家人相不相信她会医术,是一回事儿,她更怕的是,万一这毒没开始解,宋宴淮就翘辫子了,那她要拿什么跟宋家人交代?

    而且连大夫都没有觉察到宋宴淮是中毒了,她又该如何让宋家人相信她的诊断呢?

    想到昨天她忽悠宋云绮的话,叶千栀的想法愈发坚定!

    宋云绮单纯,好忽悠,而宋婆子他们,可没那么好骗。

    把纷纷杂杂的想法抛之脑后,在送走宋老爹后,叶千栀乖觉地呆在宋宴淮房里。

    从她嫁进来后,连着好几天晚上,都是她给宋宴淮守夜。

    宋家人都以为她是为了表现自己,只有叶千栀自己明白,她会这么积极,完全是因为碰到了让她感兴趣的毒。

    她会这么积极的想要给宋宴淮解毒,除了这种毒稀缺少见外,还有一点就是宋宴淮长得太好看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不舍得这么漂亮的美人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叶千栀正给宋宴淮喂她熬好的汤药,一边悄*地盯着宋宴淮的脸发呆。

    手拿着芦苇空心管子,视线却落在了宋宴淮的脸上。

    “皮肤还真是好,也不知道是怎么保养的。”看已经不能满足叶千栀了,她按捺不住伸手去摸宋宴淮的脸,谁知手刚触碰到宋宴淮的脸,一直昏迷不醒的人,突然睁开了眼!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35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5章 被抓包,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