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毫无防备,叶千栀对上了宋宴淮的视线。

    他刚刚睁开眼睛,看到一个陌生的小姑娘出现在他眼前,眼里掩不住的诧异,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叶千栀看,漆黑的眼瞳里泛着丝丝复杂。

    宋宴淮在叶千栀毫无防备的时候清醒了,叶千栀先是一愣,随即就被宋宴淮的那双丹凤眼给吸引了。

    她是医者,见过人自然不少,见过的丹凤眼也不知凡几,但是从来没有一双眼睛,让叶千栀失神。

    宋宴淮的长相很符合叶千栀的审美,单单看着昏迷中的宋宴淮,叶千栀就高兴得不行,但是她有时候也担心,万一宋宴淮的眼睛不好看,岂不是会拉低他的颜值?

    现在看到宋宴淮的眼睛后,叶千栀放心了。

    眼形细长,眼尾略微上翘,眼尾高于眼角,内眼角朝下,上眼睑微微下伸,遮掩泪阜而呈现出一小小的皮褶。

    叶千栀看得仔细,甚至可以说有些入迷,甚至她连宋宴淮的眉毛里有一颗小痣都注意到了。

    被一个不认识的人,这么盯着看,再淡定的人,心都会慌的,宋宴淮看了叶千栀好半晌,见她还是盯着自己的眼睛看,不由得转开了头,轻咳一声道:“你是谁?”

    叶千栀正欣赏着宋宴淮的美色,突然被他的动作给惊了一下,而后又听到宋宴淮的问话,叶千栀这才发现自己看得太过于入神了。

    慌忙坐直了身子,把碗头和芦苇管子给收了起来,她小声道:“你醒了,我去告诉爹娘一声。”

    话落,叶千栀急匆匆地跑了。

    看她那慌不择路的模样,似乎是后面有什么洪水猛兽在追赶着她一样。

    宋宴淮蹙了蹙眉,他想要坐起来,却发现自己浑身软绵绵的,别说坐起来了,他就是想要伸伸胳膊,都伸不起来。

    就在宋宴淮眉头紧蹙时,门口传来了杂乱无章的脚步声,很快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三郎,你醒了啊!”宋婆子从门外跑了进来,扑到了宋宴淮的身上,嚎啕大哭:“你吓死娘了,娘还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呢!”

    宋宴淮见到自己的娘亲出现,愣了愣,随即喊了一声:“娘!”

    声音沙哑。

    可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字,却让宋婆子红了眼眶,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宋宴淮的脸,眼泪流得更凶了。

    宋老爹见宋婆子一直哭个不停,忙上前一步,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抚她道:“三郎醒来是好事,你别哭了。”

    “你懂什么?”宋婆子瞪了宋老爹一眼,不满道:“我这是喜极而泣!”

    “是是是,那你哭小声一点,周围邻居不知道,怕是会以为咱们家出什么事了呢!”宋老爹提醒道。

    宋婆子道:“你闭嘴,别胡说.”

    她还想说什么,只是不等她开口,外面传来了乱哄哄的声音,似乎是有不少人冲着宋家跑来,很快院门就被敲得砰砰响!

    “宋叔公,叔婆,是不是三叔出意外了?”门外的人,一边敲门,一边吼道。

    听里面宋婆子的哭声那般凄惨,肯定是宋宴淮出事了!

    不仅是门外敲门的人,这么想,就是听到宋婆子哭声的那些人,全都这么想。

    宋婆子听到门外人的声音,登时怒了,她不哭了,抬手抹了抹泪水,哑声道:“敲什么敲?敲丧钟啊?我家三郎好得很呢。”

    居然有人敢诅咒她的儿子,宋婆子心里登时就不满了,她说完这话后,转头去看宋宴淮,见他真的醒了,宋婆子眼眶一热,又有落泪的冲动。

    “三郎,你感觉怎么样?身上可还有哪里不舒服?”宋婆子一边说,一边伸手推了推宋老爹:“当家的,你赶紧去请大夫来给三郎看看。”

    愣神的宋老爹被宋婆子这么一推,这才回过神来,二话不说立刻往外跑去。

    村里是没有大夫的,想要请大夫,就得去镇上。

    望着外面黑漆漆的月色,叶千栀很是不放心宋老爹一个人出门,她连忙跟着出去了,一边帮着宋老爹去套牛车,一边帮着准备了照明的火烛。

    就在叶千栀在思考要不要请宋家大哥和二哥跟着宋老爹一起出门时,在她送宋老爹出门时看到了人群里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她眼睛一亮,冲着对方招了招手。

    宋天才走到叶千栀跟前,小声地喊了一句:“三婶子。”

    “乖侄子,你帮我一个忙可以不?”不等宋天才表态,叶千栀接着说道:“我夫君醒了,我爹要去镇上请大夫,家里事多,我走不开,你陪着我爹去镇上行不?”

    “好!”宋天才欢喜地点头应下来:“三叔醒了?什么时候醒的?”

    “刚刚才醒!”叶千栀回答道。

    宋天才想了想,觉得有些不太对,他说道:“你不是也会.”

    接下来的话他没说完,就被叶千栀打算了:“我就会点皮毛,小毛病我行,你三叔的病,我见都没见过。”

    叶千栀脸不红心不跳地扯谎。

    她的医术有多高,除了叶千栀自己知道外,在这个朝代,无人知晓。

    所以她说的是实话,还是故意藏拙,宋天才不知道。

    不过他一想叶千栀的年龄,心里对叶千栀的话信了九分,毕竟叶千栀今年才十四岁,哪怕她生活在富足的家庭,十四岁的少女也不可能学会多少医术,更别说叶家根本不会费心去栽培叶千栀。

    就像前几天叶千栀跟他和宋云绮说的话一样,她几年前病重,碰到了一个游医,学了一点皮毛,小病小痛难不倒她,但是宋宴淮的是小毛病么?

    宋宴淮都差点活不成了,那病情严重到很多大夫都言明他没得救了!

    宋天才一听叶千栀的话,就相信了她的话,叶千栀这个半吊子的水平,给他三叔治病,是治好了病?还是加深了伤害?

    叶千栀要是知道宋天才心中所想,肯定会忍不住打他一顿!

    让你轻视!

    有宋天才陪着宋老爹去镇上,叶千栀放心了,她转身回了院子,往宋宴淮房间走去。

    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宋宴淮沙哑的声音:“娘,那姑娘那么小,跟我不合适,您还是趁早送她回去吧!”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34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6章 送她回去,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