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宋宴淮听到宋婆子这么说,他立刻就想答应下来,只是他还没开口,就看到了抬脚进来的叶千栀。

    话到喉咙口,宋宴淮也给咽了回去!

    宋婆子见他没吭声,也没有再说什么了。

    三郎才刚刚醒来,对栀栀也不了解,说不定这两人相处过后,三郎就对栀栀上心了,也说不准啊!

    老祖宗都说了,日久生情,这小两口在一起的时日久了,说不定就看对眼了呢!

    “娘,爹去请大夫了,很快就会回来。”叶千栀冲着宋婆子,笑容甜腻:“娘,您饿不饿?我去厨房给您和爹煮点宵夜吧?”

    “栀栀有心了。”宋婆子眉开眼笑道:“天冷,你熬点粥就行了,别累着自己。”

    “我不累。”叶千栀摆摆手,快步往外走去。

    从进门到离开,叶千栀都没有看宋宴淮一眼,似乎对他这个便宜相公是一点儿都不关心。

    宋宴淮望着叶千栀离开的背影,眼里神色莫名,他记得他迷迷糊糊要醒来的时候,有个声音在他耳边嘀嘀咕咕,馋他的脸,他睁开眼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叶千栀伸手想要摸他脸的一幕。

    他没醒来时,小姑娘稀罕他的脸,他醒来了,小姑娘对他不屑一顾,究竟哪一面才是真实的她?

    离开的叶千栀可不懂宋宴淮的纠结,她跑去厨房后,生火、洗米、烧水、煮粥。

    等到小炉子上的紫砂锅里溢出香甜的白米粥香味时,门口传来了车轱辘驶过的声音,她忙跑出去迎,很快就看到了宋老爹的身影。

    周围看热闹的人家早就已经散去了,宋宴淮醒来的消息震惊了众人,但是天气太冷了,与其在寒冬腊月里,站在门口吹冷风,还不如回家早早休息呢!

    等宋老爹和大夫、宋天才进门后,叶千栀又跑回厨房,把煮好的粥给盛出锅,然后端去给了宋老爹他们当宵夜。

    刚刚在外面吹了一路的冷风,冷得牙齿都打颤了,此时看到热气腾腾的粥,宋老爹、宋天才和白胡子的大夫眼睛都亮了亮。

    一碗白粥下肚,浑身都暖洋洋的,白胡子的老大夫给宋宴淮把了把脉,他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不过宋宴淮醒过来了,那就说明他没什么大碍了!

    白胡子老大夫一辈子都窝在映秀镇,从来没有出过远门,他是赤脚大夫出身,医术也都是自己摸索出来的,小病小痛难不倒他,可对上宋宴淮这种难缠的毒,他没见过,自然也发现不了。

    老大夫说宋宴淮醒过来就没事了,宋家人总算是放心了,宋老爹和宋天才要送老大夫回镇上,叶千栀让宋婆子和宋云绮吃了宵夜后就回房休息,她则端着最后一碗白粥,喂宋宴淮吃。

    宋婆子有意让小两口培养感情,自然是不会留下来当电灯泡,宋云绮也很是识趣,给叶千栀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后就离开了。

    等关上房门,叶千栀这才走到了宋宴淮面前,没有继续给宋宴淮喂粥,双手环胸,语气淡然道:“宋公子,我们聊聊?”

    “你想跟我聊什么?”吃了一点粥,宋宴淮干涸的喉咙好受了不少,声音也没有那么沙哑了。

    他看着眼前变脸比翻书还快的小姑娘,嘴角微微勾起,觉得眼前的小姑娘还挺有趣。

    “聊你的病情,聊聊咱们这桩婚事后续的解决方案。”叶千栀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道。

    她知道宋宴淮是个聪明人,跟聪明人说话最忌讳的就是绕弯子了,有事说事,能谈则谈,不能谈就别浪费彼此的时间了。

    “小姑娘,你听到刚才我和我娘的对话了?”宋宴淮话是这么问,不过从他的反应看来,似乎对于叶千栀听到这事儿,半点都不诧异。

    “嗯,我是听到了一些。”叶千栀点点头,说道:“宋公子不想成亲,可是以宋公子的年龄,哪怕没有我,宋公子又能躲多久呢?”

    宋宴淮垂着眼,没有应声。

    叶千栀也不需要宋宴淮的回应,她继续说道:“没有叶千栀,也会有张千栀李千栀,躲是躲不过去的,不如,咱们合作?”

    “你想怎么合作?”宋宴淮抬头问道,漆黑的眼眸盯着叶千栀看,目光复杂!

    “我们假成亲,一来可以解决你的困扰,二来可以让我离开叶家。”叶千栀说道:“以后,我们之间任何一个人有了喜欢的人,那咱们就和离,谁也不耽误谁,你看如何?”

    宋宴淮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好。”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继续问道:“你知道我得了什么病?”

    “嗯!”叶千栀坦然地点了点头,她可没有做好事不留名的高尚品德,刚刚不跟宋婆子他们坦白说,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解释自己会医术这事儿,但是宋宴淮不同。

    他们两人已经成亲了,虽然这桩婚事对他们两人来说都来得突兀,来得意外,不过以后他们是合作伙伴,叶千栀能瞒着别人,却瞒不了他。

    跟自己的合作伙伴得坦诚,要是双方都藏着掖着,那就合作不下去了。

    宋宴淮看着叶千栀,似乎不太相信。

    叶千栀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杯开水,慢吞吞地喝着:“你应该知道自己不是病了,而是中毒?”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宋宴淮听到叶千栀的话,神情自若,半点都不意外。

    叶千栀看他的脸色,心里就有数了!

    她放下杯子,说道:“你中的毒,名为香葵,是一种极其罕见的毒药,中了这种毒,一开始的时候,不会有什么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人会变的虚弱,最后直接昏厥过去,如果没能及时解毒,在昏厥中,人就会死亡。”

    “这种毒,除了人变的虚弱外,就只有一缕淡淡的幽香,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任何的特征,普通大夫把脉也把不出这种毒。”

    “那你是如何看出来的?”宋宴淮神情复杂地望着叶千栀。

    叶千栀挑了挑眉,得意道:“我医术高超,这毒对我来说没难度!”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34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18章 合作,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