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你的眼睛很亮,宛如夜空中的星星。”宋宴淮解释道:“我以前听同窗说,夫妻之间需要一点情趣,咱们虽然是假的,不过你也说了,得演的跟真夫妻一样,那适当的秀恩爱就必不可少了。”

    叶千栀过了好一会儿,才明白宋宴淮这番话的意思。

    前面一句话,他是解释星字的由来,后面一段话是在告诉她,两人得暗戳戳秀恩爱,所以宝字的意思,应该就是她是他的掌中宝?

    想明白后,叶千栀嘴角抽了抽,不知道该说什么,有文化的人就是不一样啊,连秀恩爱都如此与众不同,没有一点文化底蕴,怕是都不能理解这两个字饱含的含义!

    “行!”叶千栀搓了搓自己胳膊上冒出来的鸡皮疙瘩,咬着牙答应了下来,自己提出来的要求,跪着也得往下走啊!

    完全没有反悔的余地!

    宋宴淮毕竟是刚刚才醒过来,跟叶千栀说了一会儿话之后,疲倦席卷而来,叶千栀体贴地帮他盖好被子,然后坐在一旁的竹榻上,闭目养神。

    时间一分一秒慢慢过去,黑色从这片天地渐渐消失,亮光重新主宰了这方天地。

    叶千栀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等到宋老爹过来时,叶千栀便打着哈欠去厨房觅食,仓促地吃了一点东西后,这才回房休息。

    只不过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叶千栀注定是睡不好觉了。

    她刚刚躺下不久,院中就传来了喧闹的声音,似乎是村里的人上门来恭祝宋宴淮醒来了。

    叶千栀捂着耳朵,隔绝了外面的喧闹声,这才沉沉睡去。

    等叶千栀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她洗漱过后出门,就看到院子里有不少人正围着宋婆子说话。

    从昨晚宋宴淮醒来后,宋婆子的精神就好了不少,此时她笑意盈盈地跟村里的妇人寒暄着,说着她们感兴趣的话题。

    见到叶千栀出来,宋婆子忙道:“起来了?锅里热着饭菜,你去看看可还喜欢吃。”

    “多谢娘,我不挑食,什么都吃。”叶千栀含笑道,落落大方地冲着村里的妇人点了点头,这才抬脚离开。

    等到叶千栀的身影消失在了墙角边,那些围着宋婆子的妇人,这才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了起来。

    “叔婆,你家这儿媳妇,也太懒了吧?这都半下午了,她才起来。”有人看不过眼,碎碎念道:“还要你给她留午饭,一点身为儿媳妇的自觉都没有。”

    宋婆子向来不喜欢有人搬弄是非,更别说搬弄是非的这个人,还妄图挑拨她们婆媳关系!

    她扬了扬眉,说道:“我最近听你婆婆说,你答应每个月给她的两斤肉,最近都没给,你是手头紧,买不起肉,还是舍不得赡养她?”

    刚刚说话的妇人,脸色涨红,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辩解道:“我家婆她做得太过分了,说好了要给我看娃的,可她倒好,只给老大家带娃,却不帮我带,我气不过,这才断了给她的猪肉。”

    “哦!”宋婆子面无表情道:“你说你不给我们解释内情,那我们怎么会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干?同理,你知道我家栀栀这几天都在给三郎守夜,也只有我们起来以后,她才能回房小歇一会儿,你说,她做错了么?我给她留饭不应该?”

    那妇人被宋婆子这一一怼,哑口无言,什么话都说不出了。

    院子里一时间安静了不少。

    宋婆子可不管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她自顾自的剥着花豆的壳,再把花豆放到通风的地方晾晒。

    最近的天气十分阴沉,连太阳光的影子都看不到,再这样下去,家里的花豆怕是都得烂在簸箩里了。

    宋婆子望着阴沉沉的天,叹了口气,打算明儿去买些排骨回来炖花豆!

    与其烂了,还不如吃了呢!

    坐在厨房里享受着迟来的午餐的叶千栀,自然是不知道院子里的那一场交锋,她优哉游哉地吃完了宋婆子留给她的饭菜,洗干净了碗筷,这才看到橱柜里有一大包的面粉。

    看到面粉,那双灵动的眼眸亮了好几个度,她跑到水缸边上,在背篓里看到了不少的青葱和韭菜。

    来这里已经好几天了,一直以来她都是宋婆子煮什么,她就吃什么,也就偶尔她会帮着煮点粥,从来都没有亲自给家里人做一顿好吃的。

    一来是她刚刚到这里,人生地不熟,跟宋家人也才认识,不好贸然动手,万一自己做的东西不合人家胃口,那自己就太下不来台了。

    二来就是宋宴淮还没有醒来,她一心扑在给宋宴淮解毒上面,也没工夫琢磨吃的。

    可现在不同了,宋宴淮醒来了,笼罩在宋家头顶的那片乌云已经被风吹散,她做点自己喜欢吃的食物,不过分吧?

    叶千栀看了看面粉,又看了看韭菜和青葱,打算做韭菜煎饼。

    韭菜煎饼,简单易学,温水和面,等面团和好之后,放在一旁醒面,在醒面的时候,叶千栀动作快速地处理好了韭菜和青葱,又去橱柜里拿了两个鸡蛋出来。

    鸡蛋打散,放入油锅里煎炒香,韭菜切碎,跟鸡蛋搅拌在一起,青葱也切碎,跟鸡蛋搅拌均匀。

    准备好两种馅料后,叶千栀这才去洗了紫砂锅,给锅里添了热水,又去淘了米,等把米放入紫砂锅里后,她这才去看面团醒得如何了。

    面团上面冒出了不少的洞洞,醒面得差不多了,叶千栀这才往大锅里倒了一些菜籽油,等油烧热,再把包好的韭菜饼放到锅里,小火慢慢煎。

    随着锅里油温的上升,面粉和韭菜的香味也随着空气往外涌去。

    让外面的人,闻着就直流口水。

    “叔婆,你家这是做了什么好吃的?太香了,闻得我都饿了。”不少人顺着香味,看向了厨房的方向。

    宋婆子也跟着往厨房那边看了一眼,她倒是不好奇,这个时间点,宋云绮在屋里陪她三哥,会在厨房里弄吃的人,除了叶千栀,不做他想。

    跟叶千栀相处的几天,她虽没有下厨,不过每次她煮的粥,味道都极好,宋婆子就知道她厨艺不差。

    不过闻着这阵阵香味,宋婆子也好奇得不行,叶千栀究竟在厨房捣鼓什么好吃的?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34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0章 宋婆子出言维护,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