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多谢!”

    等宋云绮离开后,叶千栀这才给宋宴淮倒了杯水,看着他喝完水后,没头没尾道谢。

    闻言,宋宴淮眼尾微微挑起,眼里掠过一抹了然,他手拿着杯子,轻笑道:“你的道谢,就是只有一杯温开水?”

    “当然不是了。”叶千栀立刻表态,她是个很有良心的人,宋宴淮帮了她,叶千栀记在心里,定会报答他:“这不是你的毒还没有解么?病情虽然也在慢慢好转,但是很多食物,你现在是不能吃的,特别是油炸食品,坚决不能碰。”

    “你先好好喝药,我明天去镇上赶集,看看集市上都卖些什么。”叶千栀说起赶集,还挺兴奋的。

    活了两辈子,她也就小时候住在乡下的时候,去过镇上赶集,不过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叶千栀现在回想起来,模糊一片,记不起来集市上都有什么东西卖。

    不过她还记得,集市上很热闹,人来人往,摩肩擦踵!

    大家都说着各自的方言,热络地交谈。

    “你没去过集市上?”宋宴淮随口问道。

    “嗯,很久没去了。”叶千栀老实回答道:“我都忘记了集市是什么模样了。”

    宋宴淮想着叶千栀在叶家的处境,倒是也能明白她说起赶集时的兴奋,他看着小姑娘身上明显不合身的衣裳,说道:“明天你去镇上赶集,可以给自己买几套衣裳。”

    “不用了。”叶千栀摇摇头,她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裳,布料还算是不错的,款式也挺好看,就是有些宽松,她穿着,颇有种小孩儿偷了大人衣服穿的感觉。

    “你不用担心银钱,我这里还有些银钱,你先拿去用。”宋宴淮看着叶千栀,略微有些抱歉:“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也不用受这么多的委屈。”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叶千栀不明所以地看着他,猜不到宋宴淮究竟是怎么想的:“我反而很庆幸,我是嫁给了你,而不是随便的阿猫阿狗,要不是你的出现,说不定我早就叶家塞给了别人家了。”

    她没有原身的记忆,但是从叶翠花口中得知,叶家早就打算卖了她换取一笔银钱,要不是宋宴淮出事,叶文倩又不愿意嫁过来,叶千栀怕是也会被塞给周围村子的单身汉换取银钱。

    叶家是只看钱,不看人家的,只要银钱给到位,叶家人哪里会管她的死活呢?

    与其跟那些蛮不讲理的人打交道,叶千栀对于宋宴淮这个便宜相公是很满意了。

    宋宴淮是读书人,讲道理,有底线,两人说好了条件,各自遵守约定过日子就行了,完全不用担心宋宴淮会出尔反尔!

    可要是换成其他人,怕是她的日子就没法过得这么滋润了。

    人得惜福,珍惜自己所拥有的一切!

    她运气不太好,碰到了穿越大军,穿到了这个犄角旮旯的地方,但是她运气也不算差,遇到了一个好婆家,相公人品也好。

    宋宴淮听到叶千栀这么说,轻笑了一声,倒是没有再说什么。

    两人在屋子坐着不说话,宋宴淮垂着眼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在想事情。

    叶千栀则呆呆地望着窗外,看着风吹着光秃秃的树枝,思绪不知道飞去了哪里。

    翌日一早,叶千栀天没亮就爬起来了。

    梳洗过后,她先去了厨房,宋婆子早就起来了,她正在厨房里煮粥。

    叶千栀过来时,她正在做馒头,叶千栀洗干净了手,擦干后,上前帮忙。

    一个人干活很吃力,两个人一起使力,很快就把馒头和菜包做好了,放到蒸笼里,叶千栀坐在灶膛前添柴看火。

    宋婆子转身离开了厨房,不一会儿她回来了,手里拿了一个钱袋子,她把钱袋子扔到了叶千栀膝盖上,淡淡道:“听三郎说你今天要去镇上赶集,这些钱你拿着,要是有喜欢的东西,那就买下来,咱们家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人家,但是一点小钱还是有的。”

    宋家不穷,宋家祖上是经商的,赚了不少钱,置办了不少田地,叶千栀嫁进来后听宋云绮说起过,宋家田地足足有一百亩地,每年租金就不少。

    加上宋老爹是木匠和瓦匠,宋婆子又持家有道,家里条件在村里,甚至十里八村,那都算是极好的。

    “娘,我手里有银钱。”叶千栀拿着钱袋子,呐呐道:“够花。”

    “你的钱那是你自己的,我给你钱花,那是我的心意。”宋婆子说道:“你也别觉得不好意思,我也不是白给你的,等我将来老了,还指望你和三郎给我养老呢,这就算是前期投入了。”

    宋婆子都这么说了,叶千栀自然是不敢再推辞,只能把银钱收下。

    用过早饭后,叶千栀和宋云绮一起去村口等牛车。

    每到了赶集日,村里就会有牛车去镇上,宋家自然是有牛车的,不过叶千栀不会赶车,所以她宁愿花几文钱去坐车,也没有自己去赶车。

    叶千栀不会赶车,宋云绮也不太会,所以两人只能站在村口等经过的牛车。

    牛车很快就来了,两人顺利上车,坐在一旁,听着陌生人叽叽喳喳地聊天。

    村里的妇人能聊的话题也就那么多,不是说孩子,就是说田里的农活,或者就是说村里的八卦。

    八卦这种事儿,是不分男女老少,也不分时空格局的,听着她们议论谁家两口子打架了,吵架了,谁家婆婆又被媳妇磋磨了,谁家媳妇生了儿子。

    事情都是些小事情,换做是以前的叶千栀,她是想听也没机会听,更没有时间听,现在手里没事,她听得倒是挺乐呵。

    说着说着,大家不知不觉就聊到了宋家的事情。

    当她们聊起宋家事情的时候,宋云绮就附耳在叶千栀耳边道:“我就知道,她们聊着聊着,最后肯定会说到咱们家的事情。”

    叶千栀正想问她是怎么知道的,谁知道前面一个妇人,激动地抚掌道:“说起宋家的事情,我就想起一件陈年旧事,当年宋三郎不是救了落水的叶家那位么?我记得当年,那姑娘是自己跳入水中的。”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34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2章 跳入水中,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