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姑嫂两人说了一会儿闲话,很快两碗热气腾腾的羊肉面就端了上来。

    大冬天里,寒风凛冽,叶千栀和宋云绮在外面走了这么久,早就饥肠辘辘了,此时热气腾腾的羊肉面一端上桌,两人也顾不上聊天了,拿着筷子,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一碗面吃完,两人额头上溢出了细密的汗珠,浑身都舒坦了。

    宋云绮去付了钱,两人这才离开。

    “三嫂,接下来咱们要去哪里?”宋云绮拿着帕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一边问道。

    “我们去布庄吧!”叶千栀沉吟了一会儿后说道:“先买布料,然后去市场买肉和鱼,买完后,咱们就回家。”

    “行!”宋云绮对叶千栀的安排丝毫没有异议。

    说定了,两人便往镇上唯一一家布庄走去。

    镇上的布庄人不多,只有三三两两的人在挑布料。

    叶千栀一进来,就先去看货架上的布料。

    这里的布料大多数都是麻布和粗布,棉布极少数,更别说那些锦缎了,这里是完全不可能会有的。

    叶千栀看了看,伸手指了指其中一匹火红色的棉布,让掌柜的给裁半匹布料。

    除了火红色的布料,叶千栀还要了白色、浅绿色、粉色、碧青色的棉布。

    棉在这个朝代产量并不高,制成布匹后,价格更是昂贵,叶千栀挑挑选选这就花了差不多二两银子。

    叶千栀本是想自己付钱,却不料宋云绮眼疾手快,直接把二两银子塞给了掌柜的,她见叶千栀看过来,她振振有词道:“媳妇买东西,相公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儿,三哥虽没陪着嫂子来,但是付钱这事儿他也当仁不让!”

    “这些东西是我要买的,跟他无关!”叶千栀可没忘记,自己跟宋宴淮那就是名义夫妻,实际上他们属于两个个体!

    她要是真的让宋宴淮给她买单,叶千栀心里不得劲!

    总觉得自己面对宋宴淮的时候,没了底气!

    这就有种吃人嘴软,拿人手短的感觉。

    宋云绮可不知道自家三嫂心里在想什么,她听到叶千栀这么说,立刻反驳道:“你们是两夫妻,是一家人,分什么你我?”

    “”叶千栀说不出话来,她还是第一次发现宋云绮还真是伶牙俐齿,反驳得她无言以对。

    买完了布料,姑嫂两人又去集市上买猪肉和羊肉,还有活鱼,等买的差不多了,两人这才往集市外面走去,打算去那边等牛车,回村。

    只不过两人刚刚走到拐角处,差点就跟迎面而来的人撞上了。

    “哎呦!”柔弱的女声响起:“我的头好疼啊!”

    “哪里疼?给我看看。”站在她身边的男子一边说,一边给她检查额头。

    宋云绮和叶千栀抬头望去,就看到一男一女站在一起,情意绵绵地说着关心彼此话的场面。

    这女子很眼熟啊,叶千栀认真打量了好几眼,苦苦思索了好一会儿,才想起女子是谁!

    能不眼熟么?这不就是她那便宜堂姐!

    叶千栀和宋云绮站在一旁,等了一会儿,眼看叶文倩没完没了地撒娇,两人黏黏糊糊着,有点没眼看,叶千栀轻咳了一声,提醒道:“两位,你们要恩爱,麻烦回家去好不好?大庭广众之下,你们这样拉拉扯扯的,不觉得有点不妥?”

    这里的民风还算是比较放开的,不过再怎么放开,也绝对不包括男女站在街边亲热,没看到周围不少路过的人,都往这里看么?

    叶文倩听到叶千栀的声音,身子僵了僵,不过很快她就恢复如常了,她扭头看向了叶千栀,含笑打招呼道:“二妹,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一副我跟你关系很好的样子。

    她不等叶千栀说话,就又转过头去跟她身边的男人介绍道:“这是我的堂妹,前段时间刚刚出嫁。”

    闻言,男人的目光落在叶千栀身上,光明正大地打量着叶千栀。

    男人的目光让叶千栀很是不舒服,有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而他那不加掩饰惊艳的目光,更是让叶千栀毛骨悚然。

    男人盯了叶千栀好一会儿,这才轻笑道:“早就听说叶家出美人,我还以为文倩容貌就已经极美了,没想到你堂妹长得也丝毫不逊色!”

    何止是不逊色,叶文倩和叶千栀摆放在一起比较的话,大家都会觉得叶千栀比叶文倩好看。

    叶文倩脸上的笑意险些维持不住,她咬牙切齿道:“谬赞了。”

    说这话的时候,她狠狠地瞪了叶千栀一眼,这个狐媚子,仗着自己长了一张不错的脸,就到处勾搭人。

    莫名其妙被叶文倩瞪了几眼,叶千栀升起无名火,她冷声道:“别喊我堂妹,咱们的关系如何?你心里没点数?在外人面前,也没必要*。”

    从叶文倩跟眼前这男子的亲密举动,就不难猜出,这应该就是叶文倩重新挑选的夫君了。

    叶千栀打量了眼前的男子几眼,对叶文倩的眼光是不敢苟同。

    这男人从长相到气质,从气质到人品,跟宋宴淮没法比。

    长相平庸,脸上还有痘痘,这就算了,他看人的目光,充满了猥琐,一看就不是正经人,至于气质?他有这玩意儿么?

    这种男人丢到大街上都毫不起眼,唯一吸引人目光的,应该就是他身上那套颜色鲜艳的棉衣了。

    能够穿得起棉衣的人,家庭条件都不差,不过叶家条件也不差啊,为什么叶文倩会挑选这个人呢?

    被叶千栀当场落面子,叶文倩很下不来台,她揪着帕子,强压下怒火,笑容勉强道:“二妹,家里人做的决定,那都是为了你好,你别记恨上家里,不管如何,一笔写不出两个叶字,咱们总是一家人。”

    要不是为了在未婚夫面前装贤惠装懂事,叶文倩是恨不得跟以前一样狠狠地嘲讽叶千栀一通。

    可她也知道,自己好不容易才相到了一个前途光明的人,她不能作,起码在婚事还没有定下来以前,她的本性不能暴露!

    叶文倩很明白,她年龄已经不小了,错过了这一个,再要找到合适的人家,很难,符合她要求的人家就更难。

    所以这门亲事对她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33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4章 冤家路窄,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