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想破脑袋,都想不出什么好法子,所以在听到宋宴淮笃定的话语后,目光灼灼地望着他,十分期待他接下来的重要讲话!

    只是她都等了好一会儿了,宋宴淮却闭口不谈。

    等了又等,叶千栀的耐心被消磨殆尽,她主动道:“给我说说,你有什么办法?”

    宋宴淮望着她,眉眼带笑,却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话,而是跟叶千栀探讨起了一件毫不相干的事儿:“我听娘说,你上次借了银钱给宋天才买药?”

    “嗯。”叶千栀不明白他好端端的为什么会提起宋天才,她迷茫地望着他,三言两语把宋天才的事情交代了。

    “你帮宋天才,是有偿还是无偿?”宋宴淮说道:“你是看他可怜,所以帮他一把,还是想着帮他一把,说不定以后会有什么事情需要他帮忙?”

    “当然是有偿了。”叶千栀回答道:“我不可能抛头露面去外面做生意,想要找一个人帮我,那宋天才无疑是最好的人选,先不说他跟你的关系,就单单他在最绝望的时候,我出手帮他一把,他就会对我感激涕零。”

    以后背叛她的可能性也比较小。

    话音还未落,叶千栀恍然明白了宋宴淮提起宋天才的用意。

    她嘴角抽了抽,坦言道:“你想要分好处,可以直说,不需要拐弯抹角。”

    难怪宋宴淮会提起宋天才的事情,不过在知道宋宴淮是在讨要好处后,叶千栀心情却好了几分。

    比起银钱交易,更难偿还的自然是人情债了。

    如果宋宴淮是无偿给她提供了点子和帮助,那她会因为欠了这份人情债而惶恐不安,但是现在宋宴淮开口要好处,那就不一样了,他们之间是钱货两讫的关系,不存在谁欠谁的问题。

    “好!”宋宴淮没有客气,直言道:“我给你出主意,以后你所赚的银钱,咱们二八分如何?我二,你八。”

    闻言,叶千栀立刻反驳道:“不如何,你只是给我出个主意,就想分走我五分之一的利润?你这是想空手套白狼?还是觉得我是个傻子,很好哄骗?”

    “除了给你出主意,我还可以给你提供售货渠道,让你的肥皂,不仅可以走出映秀镇,走出竹山县,还能卖到京城,甚至是大盛人口密集的城池。”宋宴淮加码道:“我能提供给你的,可不仅仅是这些,以后你还有什么新点子,我也可以给你提供帮助。”

    “当然了,不是无偿帮忙,也跟肥皂一样,我只要两成利润!”

    难得宋宴淮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他说完后,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慢悠悠地喝了起来。

    叶千栀则因为他这一席话,陷入了思考之中。

    无疑宋宴淮的话带给她很大的震撼,从第一次跟宋宴淮接触开始,她心底就隐隐有感觉,宋宴淮不像是那种死读书的人。

    而且他离开东屏村五年,这五年里,他在京城做了些什么,家里人一无所知。

    叶千栀可不会傻傻认为,宋宴淮在京城五年就真的是去死读书了。

    她没有去打探宋宴淮隐私的意思,也没有兴趣去了解宋宴淮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只要宋宴淮遵守合约精神,两人假装个几年的假夫妻,等有朝一日,不是宋宴淮飞黄腾达,不需要她这个假妻子,或者是她已经足够强大,不需要依靠别人能保护自己了,那么他们就和平分开。

    各不相干!

    这是叶千栀一早就打算好的事情。

    所以她在宋婆子提出要给她提供店铺的时候,婉言拒绝了。

    她能拒绝宋婆子的店铺,却没法抵挡宋宴淮这番话的*。

    每个生意人,谁不想把自己的货物卖到全国各地呢?

    叶千栀自然也想的,而且现在有宋宴淮帮忙,她说不定都不需要走推销这条路,就能把肥皂的名声给打出去!

    这么多的好处明晃晃地在眼前晃悠,叶千栀能放过才怪了!

    依靠她自己的能力,想要把肥皂推到全国各地,怕是要好几年的时间,但是跟宋宴淮合作就不同了,说不定明年就能完成这个目标。

    两成的利润,听着是挺多的,事实上也不少,但是跟宋宴淮开出的条件相比,叶千栀觉得还是自己占了便宜。

    所以她稍微地思考了一会儿,便答应了下来。

    这次合作涉及了后面诸多的事情,所以两人像模像样地起草了合同,签字盖章。

    看着宣纸上龙飞凤舞、潇洒飘逸的毛笔字,叶千栀拿着毛笔,有些落不下笔。

    她的字,太难看了,这要是写在了上头,破坏了这张字的美感!

    也就是这个时候,叶千栀深刻体会到了她的字急需要拯救的迫切。

    “你可以拿黑炭签字。”看出叶千栀的窘迫,宋宴淮好心地开口解围。

    闻言,叶千栀松了口气,连忙跑去厨房捞了一块黑炭回来,写上了名字。

    合同签好了,宋宴淮也没有藏着掖着,把自己的想法跟叶千栀说了说。

    “你暂时先不用想着走平民路线,走平民路线销量虽高,但是平民收入有限,能够花几百文钱去买一块肥皂的人,可以说是几乎没有。”宋宴淮说道:“咱们先把目光落在那些有钱人身上,他们手里有钱,会享受生活,自然不会觉得这价格高。”

    闻言,叶千栀眼睛一亮,她有些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惋惜自己是真的没有经商的天分。

    “我能问个题外话吗?”叶千栀好奇问道:“那些有钱人,用的肥皂也跟咱们家现在用的肥皂一样?”

    “嗯。”宋宴淮给予了肯定答案:“唯一的区别就是,他们的衣服晒干后,会拿香料熏。”

    这也是正常的,毕竟这里的肥皂连除油除污都十分勉强,更别提给衣服添香了。

    有钱有势的人们,肯定跟他们不一样,不可能这么随意。

    叶千栀因为宋宴淮这一句话,脑子里又跑出了不知道多少的鬼点子。

    等她把肥皂制造出来后,她可以研究研究,在肥皂里面添加一些香料,让衣服清洗后,自带芬芳!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33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29章 出主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