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宋婆子此言一出,宋林氏脸色僵了僵,她摸了摸头上刚刚添置的簪子,脸上的笑容是再也维持不住了。

    “娘,咱们家又不是花不起这点小钱。”宋林氏没好气地嘀咕道,她觉得宋婆子管得太宽了。

    她今年三十岁不到,又没有生养,所以看起来也不过才二十出头的模样。

    女子皆爱美,宋林氏也不例外,她没孩子,又不用伺候公婆,在家里闲着的时候,不打扮自己,她又能如何打发那些无聊的时间?

    她不就是买了一根簪子么?

    宋婆子有必要上纲上线,这么说她?

    宋婆子活到了这个岁数,见过的人,经历过的事情,数不胜数,宋林氏声音很小,她没听得太清楚,但是她跟宋林氏当了多年婆媳,一看宋林氏的表情,就大概猜出了宋林氏是怎么想的了。

    “林氏,我老婆子的东西,给你那是怜惜你,不给你,你也不能惦记。”宋婆子直言道:“这些年来,家里的佃租和卖山货的银钱,大多数都贴补给了你,你别拿着拿着,就理所当然了。”

    “我有三个儿子,按照规矩,我的东西得分成三份才对,才算是公平。”宋婆子见宋林氏一脸不悦,蹙了蹙眉,心里对这个儿媳妇愈发不满:

    “可这些年来,大朗木匠手艺不错,糊口没什么问题,三郎没成亲,一年到头都在外地,我想对他好,也没办法,唯独二郎,读书不行,手艺学得也不精通,所以我才偏心了你们一些,总是给你们补贴。”

    “我却没想到,我的一番好意,在你看来却是理所应当,现在还能厚着脸上门讨要银钱。”宋婆子不客气道:“林氏,你的脸还真是大啊!”

    听宋婆子这番话,宋林氏脸色更加难看了,她气冲冲道:“娘,您说这番话,还真是寒了儿媳的心,大伯当年要是县城拜师学木匠,您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小叔这么些年来,一直都在京城求学,您也十分支持,可唯独我家相公,他几年前想要去县城开个铺子谋生,您都推三阻四,就是不答应。”

    “您说您对我们很公道,扪心自问,您觉得您公道吗?”宋林氏说着说着,还委屈地哭了起来。

    在宋林氏看来,宋婆子是偏心偏到没边了。

    闻言,宋婆子只觉得自己这些年对宋林氏的好全都喂了狗,她怒不可遏道:“原来你心里是这么想的啊,难怪这些年,你对我态度奇怪,我还以为你是多年求子不成,心情不好,没想到事实是,你对我早已不满。”

    “您但凡对我们两口子公平一些,我也会把您真心当成自己的亲娘对待。”宋林氏压抑了多年,对宋婆子的不满犹如滔滔江水,以前还能看在银钱的份上,闭口不言,如今她已经撕开这条口子了,宋林氏自然是要说个痛快!

    “公平?”宋婆子怒道:“你要跟我说公平,那咱们就好好掰扯掰扯!”

    “大朗、二郎、三郎都是六岁入学堂,大朗和二郎在读书上没有天分,坚持了几年,他们自动放弃读书,回家种地。”都是自己的儿子,宋婆子哪里会厚此薄彼?

    难道她就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有出息么?

    难道她就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出人头地?

    可偏偏宋云天和宋云飞两人在读书上没有天分,就不是读书的料子,两人主动要求辍学,那时候宋婆子和宋老爹还好言相劝,可这两孩子心意已决,说不读就不读,他们两口子也没法子。

    总不能拿着刀逼着两兄弟去读书吧?

    不读书可以,但是不能没有技术傍身,毕竟不管在哪里,有技术的人,总是比较吃香的,刚好宋老爹的木匠手艺和瓦匠手艺很不错,宋婆子便让宋老爹亲手教他们。

    宋云天虽然不是读书的料子,但是他的木工活很不错,不仅学到了宋老爹的技术,他后来还特意去县城拜师学艺,如今的他,靠着这身技术,赚钱养家毫无压力!

    宋云飞少年时性子跳脱,坐不住,总想着玩,没花心思在这上头,结果可想而知,他那半吊子的手艺,别说养家糊口了,这些年没有宋老爹带着他去干活,怕是连活儿都接不到。

    “这些年来,大朗已经不需要我接济,他们两口子逢年过节还给我送东西,三郎五年前去京城,我就只给了他一百两银子,这些年来,我再也没有给他寄过银钱,反而是他给家里捎银钱。”既然宋林氏要公平,宋婆子就直接把事情摆在了台面上说。

    她丝毫没有给宋林氏留面子,直言道:“可你们两口子呢?我没奢望你们两口子孝敬我,但是没想到你们两口子这么急不可耐,我和你爹还没死呢,你们就惦记上了我们老两口的遗产!”

    宋婆子声音不小,隔壁邻居听到声音,纷纷探出头来看热闹。

    院子里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缩在屋里制作肥皂的叶千栀如何会不知道?

    她赶忙放下了做到一半的肥皂,急匆匆出了门。

    她到院子里的时候,就看到宋林氏红着眼眶,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

    宋婆子没有给她留情面,说出的话让她臊得慌。

    可偏偏宋婆子并没有打住,她接着说道:“你说我前几年不同意二郎去县城开铺子,你只知道我不同意,却不想想我不同意是因为什么,二郎说他要去县城卖酒,可你们两口子谁会酿酒?你以为去县城开铺子,就卖咱们家的米酒就行了?你去看看谁家的店铺只卖一种东西?”

    宋家人并不擅酿酒,宋云飞夫妻也没有什么酿酒秘诀,说白了,宋云飞那时候想去开店铺,就是听人家说卖酒赚钱,所以他才心痒痒地想要跟风去卖酒。

    宋婆子没理的时候都能理直气壮怼别人,更别说她现在占理了,宋林氏完全不是宋婆子的对手,被她怼的抬不起头来。

    脸涨红,想离开,却又觉得这样退场有损她的颜面,所以当宋林氏看到叶千栀出现在院子里时,眼眸一亮,立刻把枪口对准了她:“是不是你跟娘说了什么?所以娘才会这么对待我们两口子?叶千栀,你真歹毒!”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33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2章 宋婆子手撕儿媳,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