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刚刚到院子里,连情况都没弄清楚,就被宋林氏突然针对了。

    她一脸懵的望着宋林氏,很想撬开她的脑袋瓜儿,看看她究竟是怎么想的。

    宋林氏见叶千栀露出的无辜神情,心头火更甚,她怒气冲冲道:“叶千栀,你别装无辜,要不是你在娘身边搅风搅雨,娘她怎么会这么对我?”

    “看着你老老实实,不像是多事的样子,没想到,你一进门,就搅得我们婆媳不和,难怪叶家不待见你。”宋林氏被宋婆子怼了一通,脸挂不住,现在想找回场子,自然是挑着比较软弱的柿子捏。

    碰巧叶千栀出现了,宋林氏怎么会错过这个机会呢?

    不管是不是叶千栀挑拨了,宋林氏都打定主意要针对叶千栀,把丢失的面子给挣回来!

    无缘无故就被人泼了一身脏水,是泥捏的人也会有脾气,更别说叶千栀并没有表面上表现得那么无害!

    叶千栀是没有弄清楚宋林氏和宋婆子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宋林氏觉得她好欺负,无缘无故泼她脏水,叶千栀可不会就傻傻站在这里,不懂反驳!

    “你有病?”叶千栀冷声道:“有病就去治,别跟条疯狗似的,见人就咬!”

    多年未曾生育,宋林氏这辈子最怕被人提及的事情,就是她有病!

    叶千栀这话如同助燃剂,把原本的点点火光,变成了熊熊燃烧的火焰,宋林氏怒视着叶千栀,在叶千栀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伸手打叶千栀一巴掌。

    叶千栀没有防备宋林氏会动手,躲避不及时,生生挨了一巴掌。

    ‘啪’的声音,响彻院子。

    宋林氏这一巴掌可是用尽了全身力气,在巴掌落下的瞬间,叶千栀的脸颊红肿了起来。

    叶千栀只觉得脸上发烫,耳边嗡嗡作响,一时间听不清周围的声音,眼泪不受控制地从眼眶滑落下来,一滴一滴打湿了她的衣服。

    一巴掌不过瘾,宋林氏抬手还想再打,只不过她这一巴掌还没有甩出去,自己就挨打了。

    叶千栀刚刚不设防,没想到宋林氏会动手打她,一时不察,挨了打,反应过来后,自然是还击!

    从小到大,叶千栀从没有吃过亏,不管谁欺负了她,叶千栀都会还回去,可没有傻傻被欺负不还击的道理!

    ‘啪’的一声,宋林氏脸上出现了五指印!

    周围看热闹的人没想到娇娇小小的叶千栀会还手,一时间大家都呆住了。

    宋林氏也没想到绵软性子的叶千栀会还手,一时愣了愣,脸上的疼痛提醒着她刚刚发生的一幕,宋林氏也不是好欺负的性子,她都敢找宋婆子的麻烦,又怎么会把叶千栀放在眼里?

    被叶千栀打了一巴掌,宋林氏焉能咽下这口气?

    二话不说,她上前就要去打叶千栀。

    叶千栀能傻站着被她打?

    自然是该出手时就出手!

    宋林氏打人没章法,只会抓人头发,挠人脸,叶千栀则不同,她是学医的,对人体的结构很是清楚,自然知道打哪里,自己不需要花费大力气,但是对方会痛不欲生,而且打了以后,别人去验伤还验不出来!

    叶千栀知道自己在这个朝代,除了自己,没有人会帮她,而宋林氏不同,她娘家人要知道她被打了,肯定会出面给她撑腰,为了以后麻烦少些,自然是能不留把柄最好了。

    心里有顾虑,叶千栀出手却也没有手软。

    在场的人只看到宋林氏挥舞着拳头打叶千栀,而叶千栀只是一味地躲着,哪怕还手,也都软绵无力。

    大家都为叶千栀捏了把汗,特别是看到宋林氏握起拳头打叶千栀脑袋时,大家的心更是悬了起来,只不过宋林氏的这一拳并没有落下,反倒是她自己嗷嗷大哭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大家瞪大了眼睛望去,也只看到宋林氏张牙舞爪地往叶千栀脸上挠!

    一旁的宋婆子上前几步,拎着宋林氏的衣领,一个过肩摔,把宋林氏甩在了地上:“够了,你一天到晚除了钱钱钱、闹闹闹,你还会什么?”

    “你不就惦记着老婆子手里的那点田地和佃租么?为了这点蝇头小利,你一天到晚上跳下窜。”宋婆子面无表情道:“既然你担心自己吃亏,那趁着家里人都在,就把田地和果山、竹林都分了,免得你一天到晚惦记!”

    宋婆子转头对宋云绮说道:“阿绮,你去喊你大哥和二哥过来。”

    宋云绮点了点头,拎着裙裾往外跑去。

    宋林氏躺在地上哀嚎着、咒骂着,她不敢骂宋婆子,只能对着叶千栀咒骂。

    叶千栀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对于宋林氏的咒骂,连回一个眼神都不屑!

    “疼不疼?”就在叶千栀想着要不要去山上找点碎冰敷脸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宋宴淮关切的声音,她刚要扭头去看他,就感觉到脸上贴上了一个冰凉的物件。

    顿时火烧火燎的热意都消散了几分,让她觉得脸上不那么疼了。

    “还好。”叶千栀回答,因为脸上受了伤,咬字有些含糊:“你怎么出来了?”

    宋宴淮身上的毒还没解,叶千栀这段时间给他开的方子,也只是把宋宴淮体内的毒压制住,让毒蔓延得慢一些。

    至于解毒的药材,有好几味药材都是十分难寻的,宋天才去了县城和州府,都没能找到叶千栀需要的药材,宋宴淮说把找药材的事情交给他,但是这都半个多月了,也一样没有好消息传来。

    香葵会让人虚弱,所以宋宴淮醒来了不假,但是他极少下榻,连饭都是家里人端到房间给他,叶千栀也叮嘱过,让宋宴淮无事不要出门,就算要出门,也得有人陪着。

    谁也不知道宋宴淮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有昏厥过去!

    在毒还没有解以前,一切意外都有可能发生!

    而且宋宴淮体虚,动一下十分费劲。

    所以宋宴淮一般都不会主动下榻,能呆在榻上就待着!

    叶千栀没想到他会突然出现在她眼前。

    “有人上门来欺负你,我不出来给你撑腰,你被欺负哭了怎么办?”宋宴淮伸手触碰了一下叶千栀的脸。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33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3章 还手,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