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在场的人,原本并不知道这本泛黄的本子上写了什么,不过看到村长拨动着算盘,嘴里又嘀嘀咕咕地说着数字,他们恍然大悟!

    显然这是记账的本子!

    村长很快就数目给清算出来了,他看着最终的三个数字,沉声道:“大朗从入学开始到现在,从家里一共拿了一百两银子,二郎则拿了五百两银子.”

    接下来的话,村长还没有来得及说,就被宋林氏给打断了:“不可能,我们怎么可能花了这么多?村长,你是不是帮着我娘做假账?还是这上面记着的数目是错的?娘,你是不是记错了?”

    宋婆子被宋林氏的话给气笑了,她早就知道这个二儿媳把银钱看得比较重,但是却没有想到她能变成这样的人。

    宋婆子翻了一个白眼,冷笑道:“你是怀疑我把你们这边的数目写多了?你们从我这里拿了多少银钱,你们心里没数吗?”

    不等宋林氏反驳,宋婆子就开始报数:“大朗和二郎入学时候花的束脩差不多,他们在学堂读了几年书,两人之间的花销不算大,后来大朗跟着他爹学手艺,没两年,二郎也跟着学了,他们虽是亲兄弟,但是两人之间的成果可大不相同。”

    “大朗可不仅仅是学会了他爹的手艺,还比他爹更厉害,不过短短三年,他就小有名气,可是二郎呢?跟大朗一样跟着他爹学,他脑子也不是不好使,但是他做事没有那么认真,一心想着玩儿,学了点皮毛,就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了,到处嘚瑟自己能干。”

    可结果呢?

    宋云飞到现在都三十多岁了,还不是一事无成!

    宋婆子显然没有给这两口子留面子的意思,当着家里人还有看热闹人的面,就直接说这些话。

    宋云飞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被自家娘这么数落,他臊得连头都抬不起来。

    “他们三个人都是我的儿子,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会不希望他们好么?我比谁都希望自己的儿子有出息!”宋婆子痛心疾首道:“我一样培养他们,对他们一视同仁,勒紧裤腰带送他们去上学堂,可他们不是读书的这块料,我能怎么办?”

    可以说在这个朝代,像宋婆子这样有魄力,送自家孩子去上学堂的人家还真是很少。

    不是所有人家都跟宋家一样,拥有百亩良田,能支撑起家里孩子们去学堂的花销。

    “会从我这里支走这么多银钱,你不知道这些银钱花到了哪里,二郎你知不知道?”宋婆子懒得看宋林氏,直接问宋云飞道。

    宋云飞点头,小声道:“娘,我知道。”

    他哪里会不清楚呢?这二十来年,他断断续续从宋婆子这里取走的银钱可不少,粗略一算,五百两银子只少不多。

    见宋云飞认下,宋林氏是气得不行,她嘀咕道:“我们家是多花了一些,但是这不代表小叔子就没花。”

    毕竟宋宴淮可是宋家读了最多书的人了,他还考上了举人。

    在映秀镇这个小地方,出了一个举人,那是多风光的事情啊,而宋婆子看得长远,宋宴淮在这里算是天才级别的人物了,考上举人不难,但是要进京赶考,那就有点悬了,毕竟那可是整个大盛的人才都聚集在一起过独木桥啊!

    所以宋婆子在宋宴淮启蒙老师的建议下,让宋宴淮去京城读书。

    听到宋林氏的嘀咕,村长有些尴尬地拿起了泛黄的册子,继续念道:“三郎他这些年来没花多少银钱,两百两银子都不到。”

    闻言,宋林氏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道:“怎么可能?他读了二十来年的书,这五年还是在京城读书,他怎么可能只花了这么点银钱?”

    京城那可是大盛最繁华的地方,那边的消费肯定很高,宋宴淮在那边五年,少说也得花上千两银子才对啊!

    听到她的质疑,宋婆子懒洋洋道:“你以为三郎跟你一样,只知道跟家里伸手要钱?他从考上童生开始,就一直在镇上帮人写书信,帮人抄书,后来去了县城,这个习惯也没改。”

    自己的儿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宋婆子心里有数,她家三郎从小就懂事,一有时间就帮着她干活。

    还记得当年她家三郎去京城读书时,她偷偷给他塞了两百两银子,可这小子在离开时,还留了一百两银子给她,说是他带一百两银子去京城就够花销了。

    这五年来,她没送银钱去京城给他,反倒是他时不时捎点东西回来。

    那些东西不用钱买的么?

    买东西的银钱从哪里来?

    宋婆子用脚指头想想就清楚,定然是她的宝贝儿子又去给人抄书或者写书信了。

    “你和二郎要是有跟大朗和三郎一样踏实肯干,你们的日子会过成这样?”宋婆子说道:“这些年来,你打着要治病的名义,在我这里拿了多少银钱?可这些银钱都拿去治病了吗?我看有一部分,你是拿去买新衣裳和首饰了吧?”

    对于宋林氏的所作所为,宋婆子知晓得一清二楚,以前不说,那是给她留面子,也不想给宋林氏太大的压力,毕竟她又不是没有孙子孙女,可现在不一样,她还没死呢,宋林氏就惦记上了她的东西,宋婆子自然是不干了!

    她的东西,她乐意给谁,就给谁!

    谁也不能对她指手画脚,干涉她的决定!

    被宋婆子一语揭穿她的所作所为,宋林氏有些下不来台,她的半边脸已经红肿了起来,浑身上下也疼得不行,但比起身体上的不舒服,显然还是眼前的事情比较重要。

    宋婆子拿出了记账本,从上面记录的数目来看,不难算出,宋婆子手里是没什么积蓄了。

    不能分到现银,宋林氏就打上了别的主意!

    “我们两口子没本事,没有大伯和小叔子这么有出息,那是不是应该分多点家产给我们?”宋林氏舔着脸道:“良田多给几亩,到时候我们两口子收佃租,也不至于饿死。”

    这话一出,大家立刻都明白她打的是什么主意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32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5章 打起了别的主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