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面对宋宴淮的质问,宋林氏说不出话来,过了好半晌,她才狡辩道:“我就是听说三弟妹最近在制作肥皂,以为是她让娘把皂荚都留给她,不拿去变卖换钱。”

    这些年来,宋林氏从宋婆子这里得好处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久而久之,她早就已经习惯了。

    所以当她听人说叶千栀最近在制作肥皂的时候,宋林氏心里紧张了起来,特别是看到宋老爹没有卖皂荚,她心里就更加不得劲了,以为宋老爹和宋婆子把皂荚留着给叶千栀用了。

    那明明是她的东西,怎么可以被别人所用?

    宋林氏这才跑来找宋婆子伸手要钱。

    都是儿媳妇,总不能偏心吧?

    “原来你闹这么一出,是为了皂荚啊!”叶千栀‘恍然大悟’道,她忙走到放置干货的屋子,把宋老爹收拾在筐里的皂荚给挪了出来:“你要的皂荚都在这里,我一个都没动,对了刚刚分家,是不是忘了把皂荚也给分分?免得日后二嫂说我们家占她便宜。”

    叶千栀本来就不是任由人欺负的性子,不然刚才也不会在挨打后,直接就动手了。

    她向来讲究的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宋林氏心里是怎么想的,叶千栀能猜到一二,不就是她脾气太好了一点,让她以为自己好欺负么?

    被叶千栀挤兑一通,宋林氏脸涨红,说不出话来。

    宋云飞则一脸失望地望着她,对于自己的媳妇,他今天算是真正认识了。

    宋宴淮笑看了一眼叶千栀,语气倒是和缓了不少:“看在我二哥的份上,你给我家小姑娘道个歉,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宋林氏不想道歉,她求救的目光望向了宋云飞,却见宋云飞在她看过来后,直接撇开了头。

    显然他是不会帮自己了,宋林氏没了法子,最后不甘不愿地低头道歉:“三弟妹,对不住,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一着急起来,自己做了什么都不知道,在这里,我给你认错,希望三弟妹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计较。”

    话是这么说,但是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说这番话有多言不由衷了。

    叶千栀没有跟她计较,她直接让宋林氏把皂荚都给带走,一个都不要留。

    在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以后,宋林氏还真的是不把这点皂荚放在眼里了,但是被宋宴淮和叶千栀注视着,她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

    最后只得结结巴巴道:“三弟妹不是在做肥皂么?这些皂荚留在你这里,肯定能用得上。”

    “不用了,我做肥皂,不需要皂荚,皂荚留在我这里,也不过是积灰。”叶千栀扯了扯嘴角,想笑一下,可她脸肿了起来,笑容还没有绽放,就疼得她冷抽一声。

    “别笑了。”宋宴淮伸手触碰了她的脸颊一下:“你的脸肿起来了,从现在开始,你不许说话,给我保持面无表情。”

    闻言,叶千栀想要翻个白眼,可她也知道自己的脸肯定是肿起来了,她不得不乖乖听话。

    两人旁若无人地亲密,让在场的人都觉得自己撑了,特别是宋林氏,看到宋宴淮对叶千栀关怀备至,而她的男人从来这里开始,一直到现在都没有问问她,疼不疼!

    眼眶一红,心里泛着酸,她再也待不下去,扭头就走。

    宋云飞早就想走了,见宋林氏离开,他也忙抬脚离开,不过他刚刚走两步,就被宋婆子给喊了回来,让他把皂荚一并带走。

    主角都离开了,看热闹的众人自然也都相继离去。

    宋老爹亲自送村长和村里几位老者离开,顿时院子里空荡荡的。

    等到院子里只有宋家人时,宋云绮这才溜到了叶千栀跟前,看着叶千栀红肿的脸,宋云绮担忧道:“脸好像越来越肿了,这该怎么办?我去给三嫂拿药酒涂抹?还是给三嫂准备几个水煮蛋?”

    “不用。”叶千栀一把拉住了宋云绮,“冰敷就可以了,不需要药酒,也不用水煮蛋。”

    宋婆子正要去厨房煮几个水煮蛋,听到叶千栀拒绝,她脚步顿了顿,劝道:“栀栀,我们这里,但凡是磕了碰了,或者是身上红肿淤青了,都是用水煮蛋揉揉,这样能加快伤口愈合!”

    “是啊,三嫂,水煮蛋揉脸,你脸上的伤肯定会好得更快。”宋云绮也跟着劝。

    叶千栀依旧是摇头拒绝道:“身上的淤青也好,还是我脸上现在红肿,在出现这种现象后,十二个时辰内,都是不允许对外伤进行揉搓的,不然有可能会加重伤势。”

    “不可能,水煮蛋揉脸是祖上传下来的,可有用了。”宋云绮试图说服叶千栀:“三嫂,你不用担心浪费鸡蛋,人重要,鸡蛋不算什么。”

    “我没担心这些。”叶千栀说道,她是个很惜命的人,如果真的需要用到这些东西,不用宋婆子和宋云绮劝,她自己就去拿了。

    或者她们两人阻拦,她也是不会听的。

    “那为什么不用鸡蛋?”宋云绮不解地看着叶千栀,见到她脸上的玉佩,蹙眉道:“你捂着这玉佩就比用鸡蛋还好使?”

    “你还真说对了,对于我脸上的伤口来说,这块玉佩的作用可大了。”叶千栀点头道:“你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想!”

    宋云绮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不仅是宋云绮好奇,宋婆子和宋宴淮也都好奇得不行,三人目光灼灼地望着她,等着她答疑解惑!

    “人磕磕碰碰后,会有淤青,是因为皮下出血。”叶千栀从医学的角度给他们解释道:“说个简单的例子,比如我们切菜的时候,不小心把手指给割伤了,伤口挺深,出血不止,那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办呢?”

    “止血!”宋云绮飞快地抢答道。

    “对!”叶千栀赞许地看了她一眼,宋云绮得意地扬了扬眉,觉得自己真是聪明。

    “止血要用什么?”叶千栀说道:“得用止血散吧?总不能用煮鸡蛋在伤口上揉搓,伤口就能愈合,有些伤口严重的,还需两三天就去医馆换药。”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32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7章 不甘不愿的道歉,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