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三嫂,手指受伤,跟淤青,还有红肿,这三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宋云绮不解地问道,不明白自家三嫂为什么会拿手指受伤这个例子给他们讲解。

    叶千栀道:“不要急,听我慢慢说。”

    “手指割破出血是比较明显的伤,是我们大家肉眼可见,并且知道该怎样处理的伤口,而淤青和红肿,是不明显的伤,很多人从未把这些伤放在心上,甚至有人觉得这些都不算是伤。”

    会这么认为的人可不少,身上有个口子,出血不止,大家肯定是马不停蹄就去找大夫看了,可有谁身上多了一块淤青就跑去找大夫开方子的?

    “身上会出现淤青,那是因为皮肤受到了外力的作用,或许是碰撞,或许是被人用力捏,这跟被刀子割破手指没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一个出血明显,一个不明显。”

    “一个出血在表皮,一个出血在皮下。”

    宋宴淮反应极快,他若有所思道:“淤青属于后者?”

    “没错!”叶千栀赞赏地看了他一眼,不愧是读书人,反应速度和接受能力,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所以当被人暴力殴打或者是碰撞过后,不宜直接用药酒和水煮蛋揉搓,这样不仅不能缓解伤口,还会加重伤势,导致淤青更严重。”

    “那要怎么办?”宋云绮虚心求教。

    “这种皮下伤,最好的办法就是冰敷了,让皮肤冷却下来,等过了十二个时辰后,再用药酒和水煮蛋,那就没大碍了。”

    至于为什么要等十二个时辰,叶千栀没想好怎么解释,好在他们也没问,只有宋宴淮多看了叶千栀好几眼。

    宋婆子和宋云绮知道她不需要水煮蛋后,便先扶着宋宴淮回了房间。

    对于这个关键时刻帮她出头的合作对象,叶千栀还是很关心的。

    这个关心就具体表现在,等宋宴淮回房后,她特意跟了过去,在宋婆子和宋云绮的挤眉弄眼中,她淡定地坐在了床边。

    许是想要让这两人好好培养感情,宋婆子和宋云绮没有久留,很快就离开了。

    等到她们两人消失在门外后,叶千栀这才给宋宴淮把脉。

    还没等她把脉完,宋宴淮突然出声道:“抱歉。”

    “好端端的,你为什么要给我道歉?”叶千栀不明所以地望着他。

    “我家里认不讲道理,对你动手,让你受伤。”宋宴淮有些无力说道。

    “这事儿不怪你,是她自己的原因。”叶千栀大度地摆摆手,显然没有把这场风波放在心上:“这样的事情,不仅在你家里,我想,在别人家里也都发生过,没什么好跟我道歉的,又不是你的错。”

    她是个爱憎分明的人,打她的人不是宋宴淮,找她麻烦的人也不是宋宴淮,她又怎么会无理取闹把这些事儿扣在他头上呢?

    谁找她的麻烦,谁打了她,她自然就是去找谁!

    不迁怒!

    宋宴淮听到叶千栀这么说,颇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低沉地笑了笑,随即转移了话题:“我想问问,为什么淤青和红肿,在冰敷后,皮肤冷却下来,就可以使用水煮蛋和药酒揉搓了?”

    叶千栀眨了眨眼,没吭声。

    “不能说吗?”宋宴淮有些失望,不过倒是也理解:“那我不问了。”

    “不是不能说,而是我说了以后,不知道你相不相信。”叶千栀慢吞吞道:“你知道我们人体里面有很多血管,就跟这个一样。”

    一边说,她一边握起拳头,放在宋宴淮面前,给他讲解:“看到了这条青色的东西了吗?很多人会以为这是青筋,可其实这是血管,比较明显的血管,这样的管子,在我们人体内,有很多。”

    “有些很明显,更多的是,我们肉眼无法看到的,而这些管子,夏天的时候比冬天更明显,她们会随着冷热的变化而改变。”叶千栀见他听得认真,也饶有兴致地讲解了起来:“在淤青后,不能直接用水煮蛋和药酒揉搓,这就要讲到一个词了。”

    “热胀冷缩,你听说过吗?”叶千栀问道。见宋宴淮迷茫的目光,她便非常贴心地给他举例子:“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都会准备汤圆,汤圆放到锅里煮的时候,个头小小,出锅的时候,大了一圈,等到把它们捞到了碗里,静置一会儿,个头看起来比在锅里的时候小了一些,但是等你再次把碗里的汤圆倒回锅里煮时,它的个头又会膨胀一些。”

    “这是为什么?”宋宴淮似乎是有些明白了,又似乎还不太明白。

    “这就是热胀冷缩,汤圆落入热锅里,碰到了热水,煮熟后变大,捞出锅后,跟冷空气接触,外表的热度由此降下来,汤圆就会缩小一些。”

    见宋宴淮似懂非懂,叶千栀只能拿自己脸上的伤举例子了:“我刚才被你二嫂打的时候,脸滚烫,快速红肿了起来,但是在你的玉佩贴上了脸后,是不是红肿没那么厉害了?”

    宋宴淮认真端详了一会儿,似乎确实是没那么吓人了。

    “这就跟汤圆一样的道理,脸上的温度因为这块玉佩上的冷意,降了下来,看起来就不那么吓人了。”叶千栀说道:“虽然冰敷不能直接使红肿消退,但是能缓解疼意,能让里面的毛血细管愈合,明天我用药酒和水煮蛋揉搓的时候,就不用担心脸上的伤加重了。”

    宋宴淮是多么聪明的一个人啊,从叶千栀说的血管,到后面的热胀冷缩,再是她最后的总结陈词,他全都串联在一起后,明白了过来。

    “我明白了。”宋宴淮说道:“小姑娘,你的讲解很有趣,让人耳目一新。”

    宋宴淮问了她这么多问题,叶千栀也有个疑问想要问他:“你不懂医术,为什么会给我这块玉佩?”

    “我在京城的时候,两个同窗打架受了伤,脸肿成了猪头,去看大夫时,大夫除了开药,还让他们拿屋外的冰凌敷脸。”宋宴淮笑着解释道:“那时候我还好奇为什么要用冰凌敷脸,现在听了你的讲解,我才明白了过来。”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32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38章 给宋宴淮解惑,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