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的事业刚刚步入正轨时,岭南飘起了第一场大雪!

    岭南地数南方,冬天虽冷,但是下雪的机会却不多。

    可今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飘起了鹅毛大雪。

    叶千栀一觉睡到天亮,刚刚推开门就看到了漫天大雪。

    纷纷扬扬的白色雪花装点着天地,把这方天地变成了水墨画。

    叶千栀起来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她到厨房时,宋婆子已经备好了早饭,见到叶千栀过来,宋婆子笑着招呼道:“冷不冷?这儿有个汤婆子,你抱着暖暖手。”

    宋婆子一边说,一边指了指放在了桌上的暖壶。

    叶千栀笑着说道:“娘,我不冷,今年的雪好大啊,看来明年一定是个丰收年。”

    瑞雪兆丰年嘛!

    天气冷,饭菜凉得快,叶千栀先舀了白粥,又拿了两个馒头,送去给宋宴淮。

    接着她才回来厨房吃饭。

    等吃完了早饭,她就打算去后院继续提炼草碱了。

    提炼草碱的法子虽然简单,但是过滤什么的,需要耐心、细心,一个不慎提炼出来的草碱就会有杂质,所以为了避免浪费草木灰,她都是自己亲力亲为。

    其他的事情则是交给了宋云绮帮忙。

    宋云绮对制作肥皂还真的挺感兴趣的,不用叶千栀多说什么,她跟在叶千栀身边看了几次后,就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了。

    姑嫂两人通力合作,基本上每天都能做出二十多块肥皂。

    今天天气冷,宋云绮还没有起来,叶千栀则先去了后院,她熟练地生火,坐在小炉子面前呆呆地看着小炉子中的火苗,看着看着,心突然就揪了起来,莫名其妙有些堵。

    叶千栀有些焦躁地挠了挠头,她总觉得会有不太好的事情发生。

    这种感觉突如其来,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这样想,可她就是有些坐立难安。

    望着外面纷纷扬扬的雪花,她突然想起了宋天才的爷爷和奶奶。

    宋天才家徒四壁,这段时间跟在她身边干活,也只能勉强度日,这么大的雪,宋天才家的房子又是危房,雪花一片片堆积着,他家那破屋顶能承受住吗?

    会不会坍塌?

    想到这里,叶千栀坐不住了,她立刻站了起来,急匆匆地往外跑去。

    宋云绮刚刚起来,刚走到院子里,看着天空飞舞的雪花眉飞色舞地手舞足蹈,她正兴奋着呢,就见叶千栀从后院跑出来,她连忙冲着叶千栀招手道:“三嫂,你快来,这雪真大,我们下午可以在院子里打雪仗!”

    “阿绮,你起来啦,天气这么冷,你怎么穿的这么薄?”叶千栀疾驰的脚步给停了下来,她看着宋云绮那单薄的衣裳,蹙眉道:“女孩子得注意保暖,雪花虽好看,但也得注意身体,锅里热着饭菜,你记得吃,我有事儿,先去忙了。”

    “三嫂,你去哪里?”宋云绮不解问道:“下着雪呢,有什么事情不能等雪停了再去?”

    “我去宋天才家里看看,这么大的雪,我怕他们家的房子会坍塌!”叶千栀一边说一边往外走。

    宋云绮听到叶千栀这么说,立刻说道:“三嫂,你等等我,我跟你一起去。”

    下雪的时候,其实不冷,宋云绮也没有回屋添衣,而是紧跟着叶千栀的脚步,两人往宋天才家跑去。

    村里静悄悄的,除了时不时传出来的狗叫声,村里安静得不行。

    因为下雪的缘故,出门走动的人并不多,大部分都在家里窝着,还有一小部分人则在清扫家门口的积雪。

    见到叶千栀和宋云绮一前一后出现,大家都热络地跟姑嫂两人打招呼。

    因为心里还惦记着宋天才家的事情,叶千栀和宋云绮也就跟他们说了几句话,便急匆匆离开了。

    跑到宋天才家门口,叶千栀敲了敲门,过了许久,院里才传来了宋爷爷的声音。

    “谁啊?”

    “大伯,是我。”叶千栀听到他的声音,松了口气,“我是叶千栀。”

    宋爷爷听到叶千栀的话,颤颤巍巍地过来开门,见到叶千栀和宋云绮两人站在门口,他大感意外:“你们怎么来了?”

    “天才不在家,这雪又这么大,我们有些不太放心您和伯母,所以过来看看。”叶千栀笑着道:“家里可还好?”

    宋天才两天前帮着叶千栀去州府送肥皂了,州府离东屏村距离不短,再加上叶千栀又托付他帮着买点镇上买不到的药材,所以这一来一往,没有个十来天,怕是他回不来。

    宋爷爷看着叶千栀脸上掩饰不住的关心,他心里暖融融的,忙笑着道:“家里都好,我家那口子,自从喝了你给开的药,身体可好了不少。”

    叶千栀听到他这么说,却还是有点不太放心,亲自去帮着检查了一遍。

    宋天才家的屋子太破了,屋里比屋外还更冷,特别是寒风透过墙壁上的裂缝吹进来时,更是让人有种站在冰天雪地之中的错觉。

    叶千栀帮着检查屋舍,宋云绮也没有闲着,她帮着检查了宋爷爷和宋奶奶的被褥。

    检查过后,宋云绮蹙眉道:“这被褥太薄了,大冷天的,一点都不暖和。”

    宋爷爷倒是不甚在意,他还浅笑地回答道:“人老了,觉少,被褥也不太用得上。”

    主要是宋天才颓废了这么长时间,家里连填饱肚子都困难,更别说给家里添置棉衣棉裤和被褥了。

    这么多年来,不管天气多冷,他们都是靠着眼前不厚的被褥度过寒冬。

    宋云绮却有些看不过去,她心疼这两位老人家,但是她也没什么好法子。

    她心里难受,所以便出屋去找叶千栀。

    叶千栀正在院子里检查房屋,宋云绮过来的时候,就见叶千栀正盯着堂屋的墙壁看。

    “三嫂,你在看什么呢?”宋云绮站在叶千栀身边,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看了好一会儿,也没看出什么名堂。

    叶千栀盯着墙壁,半晌后才说道:“我总觉得这墙壁有点往里边倾斜,跟另一边的墙壁有点不同,阿绮,你过来瞧瞧,看看究竟是我看错眼了,还是这墙壁快倒了。”

    宋云绮顺着叶千栀指着的地方看,点头附和道:“三嫂没看错,确实是没有旁边的墙壁板正。”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31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3章 不安,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