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宋云绮的话还没有说完,这扇墙壁突然间就塌了!

    还是往宋爷爷和宋奶奶的房间倒去。

    叶千栀和宋云绮吓了一跳,两人对视一眼,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一个去门口喊人过来帮忙,一个则快步往宋爷爷和宋奶奶房间跑去。

    ‘轰隆’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在寂静的村子里,还是非常地明显。

    周围的邻居都听到了声音,正要出门来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就听到了宋云绮着急的呼救声。

    “来人啊,快来人啊,宋天才家的房子塌了!”

    一听说宋天才家的房子塌了,大家立刻就都跑了过来。

    平静的村子,因为这件事,宛如一滴水落入了油锅里,沸腾了起来。

    村民都是很朴实的人,一听说有人被埋在了里面,大家二话不说就过来帮忙。

    他们抄着铁锹过来帮忙的时候,就看到叶千栀已经扶着宋爷爷从废墟中走出来了,叶千栀看到来帮忙的村民,喊道:“你们分几个人过来这里帮忙挖,天才的奶奶被埋了。”

    宋奶奶身体本来就不太好,哪怕喝了叶千栀给开的药方,她也就是有点起色,这大冬天里,她身子不好,宋爷爷也就让她在榻上躺着,谁知道今儿墙壁会倒塌,直接倒在了宋奶奶的床榻那边,她被埋了个彻彻底底。

    叶千栀一进去的时候,就看到宋爷爷正在用手搬倒下来的墙土,可他们手里没家伙,就靠着双手,能把那些墙土给扒开么?

    看着旁边的墙壁也有些摇摇欲坠,叶千栀生怕宋爷爷会受伤,不顾他的意愿,拽着他先离开了屋子。

    人多力量大,很快就把埋在下面的宋奶奶给挖出来了。

    她命大,除了腿上受了点伤,别的地方倒是没什么事儿。

    那扇墙壁倒下来的时候,屋顶的横梁也跟着砸下来了,宋奶奶那时候以为自己怕是必死无疑了,可谁也没想到,她运气真好,横梁没有砸到她身上不说,还因为落下来的时候,一头横在了墙壁的另一边,一边倒在了地上,给宋奶奶圈出了一个三角地带。

    她整个人被埋在了里面,但是因为横梁的存在,她得以保住了一条命。

    宋奶奶平安无事地出来了,宋爷爷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老两口被人挪着到了院子里。

    “大伯,伯母,你们快喝点热水暖暖身子。”宋云绮跑回家装了热水过来,让老两口喝了暖暖身子。

    宋爷爷和宋奶奶喝着水,宋爷爷看着站在院子中的人,感激道:“多谢你们救了我们老两口。”

    “宋大叔,你这话就说得见外了,都是同一个村子的人,不用这么客气。”有人摆摆手道:“你们家天才不在家?”

    “天才去外面干活了,不在家,今天要不是有你们在,我们老两口是真的活着离不开这里了。”宋爷爷抹着眼泪道。

    “天气这么冷,天才不在家照顾你们,怎么还往外跑?”村里有人早就对宋天才的所作所为不满意了,趁着这个机会,直接说道:“他都这么大个人了,一天到晚就只知道在家里躺着,夏天不干活,大冬天的倒是开始发奋起来了。”

    宋天才都颓废了多少年了,要不是因为他前面如同一滩烂泥,怎么也扶不起来,他家里的日子又怎么会过成这样?

    更别说他还欠了不少的外债!

    “天才他是遭了大难,得给他时间,让他自己慢慢想通。”宋爷爷说道:“他以前年龄小,行事不周到,吃了不少亏,我相信他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后,他肯定会成长起来的。”

    “狗改不了吃屎的习惯,你啊,还是别对他太有信心了。”有人说道:“这大冬天里,去外面能找到什么活儿干?我看啊,宋天才是不想养你们,所以才找了这么个借口,光明正大离开了。”

    叶千栀听到村里人这般说,眉头紧紧地蹙了起来,难怪宋天才这些年来一直都打不起精神,哪怕在他身边干活,他也总担心自己哪天不用他,会把他辞退!

    她那时候还觉得宋天才是想太多了,可现在看来,宋天才会这么颓废,除了经商失败,身体受伤外,应该还是被周围人的言语给*了。

    听了这么多不看好自己的言论,不管是谁,心里总是会不舒服的。

    听得多了,就会误认为自己是他们所说的那种人,然后自暴自弃!

    “你们想多了,宋天才是去帮我送货了!”叶千栀突然出声道:“前两天我让他帮着我去走了一趟州府,算算时间,应该过几天就会回来。”

    谁也没想到叶千栀会突然开口帮宋天才说话,大家先是一愣,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有个妇人问道:“三郎媳妇,你的肥皂卖到州府了?”

    不等叶千栀回答,一旁的宋云绮就抢着回答道:“我三嫂做的肥皂这么好,那不是很正常的吗?别说卖到了州府,就是以后卖去了京城,那也是有可能的。”

    大家听到宋云绮这一番话,一时间全都安静了下来,过了好半晌,才有人说道:“三郎媳妇,我看你大嫂用那肥皂洗衣服还挺干净的,你能不能卖一块给我?”

    叶千栀笑着道:“可以的,不过因为我的肥皂做起来麻烦,用到的原料也比较难找到,所以价格方面可能比较不太亲民。”

    说白了,就是她的肥皂价格比较贵!

    妇人一听,忙问道:“不知道多少钱?”

    “两百文钱一块!”叶千栀也没有藏着掖着,直白地回答道。

    妇人一听到这个答案,顿时就说不出话来了,两百文钱?

    那都可以去买一身棉衣的布料的,谁会花两百文钱去买个肥皂?

    反正她是不会的!

    有这个钱,买猪肉吃不香么?还是买棉衣穿不舒服?

    “三郎媳妇,你这也卖的太贵了,你这不是卖肥皂,怕是抢钱吧?”有人嘀咕道。

    闻言,叶千栀挑了挑眉,不急不缓道:“一分钱一分货,我的肥皂卖的贵,那是因为它值得这个价格,如果它的洗涤效果不好,我就算定价一文钱一块,那也卖不动。”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31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4章 救人,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