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话音落下,那妇人脸色有些难看,她咬咬牙,舔着脸开口道:“三郎媳妇,你看我们都是邻里邻居的,是不是应该便宜点?”

    妇人实在是眼红叶千栀做出来的肥皂,去污效果太好了。

    每次跟宋李氏一起洗衣服,她就羡慕得不行,看宋李氏轻轻松松就把衣服洗干净了,而她一直揉搓,衣服上的油污印子也还是清晰可见。

    要是她有了宋李氏的同款肥皂,那她就不用每天都僵着手在河边洗衣服了。

    “应该?”叶千栀微微挑眉,语气淡淡,站在一旁的宋云绮却明显感觉到了自家三嫂的心情不太好,“你是我的谁?我应该给你便宜点?亲兄弟都还明算账呢。”

    “咱们好歹是住在同一个村的人。”妇人嘀咕道:“不应该给予优待?”

    “就凭这个?”叶千栀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她云淡风轻道:“按照你的说法,那是不是我看到你家里今儿吃鸡肉,我就能拿着碗到你家吃呢?”

    “这怎么能一样呢?”妇人炸毛,她大声道:“你卖我东西,我是会付钱的。”

    “我今儿去你家吃鸡肉,我也可以付钱。”叶千栀知道跟这种自私自利的人是讲不来道理的,只能以恶制恶:“鸡是家养的,不花钱,那我就给你三五个铜板意思意思就行了!”

    叶千栀说的是云淡风轻,可那妇人却被叶千栀这话气得不轻,她张了张口,正要说话,谁知道这时候村长来了。

    叶千栀见妇人脸色铁青,她抚了抚衣袖,漫不经心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就别要求别人要做到。”

    村长一走进来,听到的就是叶千栀这句话,他讶异地望着叶千栀,开口称赞道:“三郎媳妇,你读过书?”

    “没有。”叶千栀摇了摇头,原身确实是大字不识一个,她倒是读了十几年的书,可惜一朝穿越,她就变成了半个文盲。

    “看着不像是没读过书啊。”村长不敢置信道,他打量了叶千栀一眼,似是不太相信她的说辞。

    “村长,我三嫂以前是没读过书,不过最近我三哥闲着,便教我三嫂读书认字呢!”一旁的宋云绮俏皮道:“还别说我三嫂那是读书的料子,认字认得快,背书也背得娴熟。”

    唯一的缺点就是她那一手字,到现在依旧还是在原地踏步!

    “原来是三郎教你读书认字。”村长一听,恍然大悟:“他可是咱们村的大才子,年纪轻轻就考上了举人,是十里八村那些学子崇拜的对象!”

    村长对宋宴淮期望值很高,就想着他在春闱的时候就能够考中,名次多少不重要,只要他上榜了,那对东屏村来说,就是天大的喜事!

    三年前春闱时,全村人就期待了一次,想着宋宴淮在京城,会下场试试,谁知道等来等去,都没能等到好消息。

    好不容易他从京城回来了,可他却生病了,想来明年的春闱怕是也参加不了!

    毕竟有些好学的举子,年前就动身去京城专心复习了。

    而宋宴淮现在还病歪歪地躺在榻上,等着家里人伺候呢!

    “考上了举人又怎么样?他现在病歪歪的,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天还难说呢!”刚刚跟叶千栀争执的妇人幸灾乐祸道。

    她声音很小,只不过现场太过安静了,她说的话还是被站得比较近的人给听到了。

    叶千栀离得有点远,听得不太真切,不过看那妇人幸灾乐祸的神情,她就知道她刚刚说的肯定不会是好话!

    此时没时间跟无关紧要的人掰扯这些事情,叶千栀暂时把这事儿放在了一边,“村长,您过来是听到了这里的动静?”

    村长先去看了宋爷爷和宋奶奶,见他们没大碍后,这才站起身,他望着眼前塌了一半的房屋,又看了看在场的人,蹙眉道:“宋天才呢?是不是伤刚刚好一点,他就又忍不住跑去跟那些混混们厮混?”

    家里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情,宋天才那死小子又跑去哪里了?

    “宋天才他去州府送货了。”叶千栀不慌不忙道:“两天前就去了,估摸着很快就会回来。”

    “他在给你做事?”村长很是诧异。

    他是东屏村的村长,对于村里发生的事情,自然是了如指掌,叶千栀最近做肥皂的事儿,他早就知道。

    不仅知道,叶千栀做好肥皂后,还给他家里送了一块,还别说,那肥皂跟他自己以前买的肥皂,确实是不一样。

    宋宴淮的这个冲喜小媳妇,还真是让人意外!

    “他干活仔细又认真,事情交给他,我很放心。”叶千栀浅笑道:“他还挺能吃苦的,寒冬腊月,风里来雨里去,很辛苦,他也坚持下来了。”

    村长也跟着笑了起来,虽然叶千栀没说,但是他心里明白,叶千栀会请宋天才去帮着干活,是为了帮他们度过这个难熬的冬天。

    不然就送货这点事儿,都还不够宋老爹忙活,再不济,宋家那两兄弟还在家里呆着呢!

    叶千栀要找人干活,绝对不会找不到人干!

    “只希望他能不辜负你的这份好意。”村长淡笑道,转头对着宋爷爷两口子道:“这房子是住不得人了,你们先搬去祠堂旁边的小屋住吧,等天气晴朗了,天才回来了,再来看看这房屋是重新修建,还是把倒下的墙壁重新建回去。”

    如果让村长自己选择的话,他肯定是会重新建房子,毕竟就算把这两面墙壁都给建回去了,也还是支撑不了多长时间。

    宋爷爷和宋奶奶对视了一眼,最终还是接受了村长的提议。

    有了村长这句话,很快就有村里人去帮着宋爷爷和宋奶奶打扫祠堂边的小屋,宋爷爷和宋奶奶家的棉被和一些能用的家具也被人搬到了祠堂边的小屋里。

    一群人浩浩荡荡送宋爷爷和宋奶奶过去,大家对宋爷爷老两口的遭遇很是同情,还给送来了不少急需物品。

    宋云绮和宋爷爷在外帮着招待这些送东西的人,叶千栀则在里屋,给宋奶奶瞧伤。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31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5章 你穷你有理?,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