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对于穷人来说,两百文钱一块的肥皂那是天价,但是对于有钱人而言,这不算什么!

    她们的衣服哪一件是便宜的?特别是很多穿着出门赴会的衣裳那价格更是昂贵,要是宴会上出现了一点小意外,那身衣裳就废了。

    现在出现了一块能让沾染了颜色洗不干净的衣服恢复如初,别说是两百文钱一块了,就是翻个两翻,也依旧是供不应求。

    能用几百文钱就挽回一身几十两银子,甚至是百两银子的衣服,一点都不亏好么?

    所以叶千栀的肥皂在州府的富贵人家走俏了。

    前段时间是求着人买,都没人买,觉得价格贵,觉得肥皂颜色丑,可现在不同了,现在是那些有钱人拿着钱跑来买肥皂,却被告知卖完了。

    金香阁的掌柜连夜给宋宴淮写了信,不过因为前几天大雪的缘故,信件迟迟没有送到宋宴淮手里,所以叶千栀和宋宴淮还不知道这件事。

    因为肥皂卖火了,麻烦事自然就找上门来了。

    这不,刚好有个做肥皂的人,他潜心在家里研究了好几年,终于想到了一个能让肥皂除油除污更好的法子,趁着这次收购皂荚,他大肆采购,囤了不下百斤的皂荚。

    就想着自己研究出的新肥皂,能够一炮而红,让大家竞相购买。

    可谁知道他的肥皂还在制作中,就出现了一款除油除污更好的肥皂,直接把他的新肥皂秒成渣。

    刚刚跟他谈好了合作的商家也立刻就翻了脸,跑来找宋天才谈合作,那人咽不下这个哑巴亏,这不,在宋天才离开州府不久,就悄悄买通了几个混混,让他们教训宋天才一番,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

    当然了,为了不引火上身,他没让人在州府的地盘动手,而是等宋天才回到了竹山县后,才让人暴揍他一顿。

    听完宋天才的阐述,叶千栀明白她这是动了别人的蛋糕,所以才让宋天才受了一身的伤。

    “疼不疼?他们下手应该没有手下留情,除了皮外伤,你有没有内伤?需要我给你把把脉吗?”叶千栀关切问道。

    宋天才摆摆手,拒绝道:“没事儿,就是皮外伤,我自己都检查过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以前也当过混混,他们没什么拳脚功夫,也就是空有一身蛮力,除了被打的时候有点疼,现在我都感觉不到疼痛了。”

    见叶千栀不太相信的样子,他站了起来,比划了几个动作,试图让叶千栀相信他是真没什么大碍。

    只不过他运气不好,刚刚抬手就牵扯到了后背的伤口,疼得他龇牙咧嘴。

    叶千栀一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感情宋天才是为了宽她心,所以才说自己情况不严重。

    她坚持要给宋天才把脉,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宋天才是宋爷爷和宋奶奶全部的希望,他要是出个好歹,那老两口怕是都活不下去了。

    拗不过叶千栀,宋天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让叶千栀给他把了脉,随后在叶千栀提出要看看他身上的伤口时,宋天才捂着衣领,义正言辞地给拒绝了。

    “三婶,男女有别,这就算了吧!”宋天才躲着叶千栀的手,恨不得立刻消失在原地。

    叶千栀无语地看着他,说道:“在医者眼里,男女都一样,没有什么不同。”要说有不同,也不过是构造上有点不一样罢了!

    她以前不管是活的还是死的男性身体看过的还少么?

    在她眼里,那跟猪肉羊肉没什么区别,她早就看习惯了。

    她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但是在宋天才看来,这就是他的底线了,万万不能突破!

    他捂着衣领,一副被人欺凌的小可怜模样,劝道:“三婶,不说男女有别,你还是我长辈呢,让你看我身子,那怎么行呢?”

    “你这是怕我占你便宜?”叶千栀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对上宋天才那坚贞不屈的眼神,嘴角抽了抽。

    “不是,我是怕有人会误会我们两。”宋天才悲愤地说道,见叶千栀动了动手,他立刻逃也似地跑到了门口。

    “你这是怕我强行占你便宜?”被宋天才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叶千栀愈发无语了,她也只是关心宋天才的伤势,才有此一问,既然宋天才不愿意,她也不会不顾他的意愿,强行给他检查。

    “你放心好了,我对你这豆芽菜的身子板没兴趣!”叶千栀打量了他一通,总结道:“你容貌一般般,长得不算好看,也不算丑,身材也一般般,就是个豆芽菜,完全没长在我的点子上,你放心,我就算要占人便宜,也绝对不找你!”

    她语气诚恳,表情真挚,显然是真的看不上宋天才这颗豆芽菜!

    宋天才被叶千栀这般点评,他不仅不觉得觉得受辱,反而还松了口气,觉得自己安全了。

    说完了州府的事情,叶千栀便给他说了说他家里发生的事情,听到房屋倒塌,宋天才勃然变色,再也坐不住了,急匆匆往祠堂那边跑了过去。

    叶千栀先去把牛车上的货物卸了下来,分门别类好了以后,这才哼着小调,脚步轻快地往宋宴淮房间走去。

    见到叶千栀过来,宋宴淮指了指桌上的笔墨,布置今天的功课:“今儿咱们就不讲课了,你去写大字,字迹一定要端正,要能辨认。”

    闻言,叶千栀小调也不哼了,脸上的笑容也没了,她哀怨道:“你不是不知道,我写毛笔字不行,别说端正了,写完后,字迹不会被墨水晕染就算进步了。”

    “要不咱们还是跟昨天一样背书吧?好不好?”叶千栀可怜巴巴地看着宋宴淮,满眼希冀!

    叶千栀向来的表现都是从容自若,似乎没什么事情能难倒她,难得见到她这一面,宋宴淮眼里掠过一抹极淡的笑意,他摇头拒绝道:“装可怜在我这里行不通,你不能一直依赖用黑炭写字,毛笔字得学会,现在你握笔的姿势已经很标准了,接下来只要你多写多练,肯定进步神速!”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313.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8章 动了别人的蛋糕,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