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很聪明,读书认字学得非常快,给了宋宴淮非常大的一个惊喜!

    他本以为叶千栀认字读书都那么顺利,学习写毛笔字应该也不算难,有他在一旁指点,叶千栀肯定会很快就上手。

    可惜这次他猜错了。

    叶千栀是真不行,首先她那笔的姿势就不对,宋宴淮纠正了她好几次,叶千栀都还没有改过来。

    至于她写出来的字

    不提也罢!

    “你说的我都知道啊!”叶千栀苦着脸,看着手中的笔,眉头紧紧地锁着:“可是知道归知道,但是我做不到。”

    用了快三十年的铅笔圆珠笔,突然间回到了毛笔时代,她是真的不适应。

    别说写字了,就是拿笔的手势她也还没习惯,总是会不自觉地出错。

    她也知道自己要多练习,但是她在练习的时候,不由自主就会想起以前的圆珠笔、铅笔,对她来说,现在就是拿木炭写字,那也比拿毛笔写字让她更舒心。

    “慢慢来,不要着急。”宋宴淮一眼就看出小姑娘内心的焦躁,他安抚道:“别把练字当成任务,你就当做是闲来无事打发时间,写着玩儿。”

    “有时候越是想要办成一件事,那就越是做不好,可有些时候,不过是一个随手行为,却会有意外收获,不然就不会有‘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栽柳柳成荫’这句话了。”

    宋宴淮的声音有种安抚人心的魔力,听着他的话,叶千栀点了点头,静下心来,一笔一划地写大字。

    这一写就是大半个时辰,等到手酸得不行了,叶千栀这才放下手里的毛笔,看着眼前一团糟的大字,叶千栀叹了口气。

    她这几张大字要是被以前的师兄师姐看到了,他们肯定会嘲笑她!

    想想以前不管是什么困难,那都是从来没有难倒过她,现在她在毛笔字上栽了大跟头。

    思及此,叶千栀情绪愈发低落,她扭头看向宋宴淮,见他还倚靠着枕头看书,她走到他面前,好奇道:“你在看什么书呢?”

    一边说,一边走到了床榻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闻言,宋宴淮翻了书面给叶千栀看,一看到书面上偌大的几个字,叶千栀挑了挑眉,不解道:“你最近没事就看这些地志书啊?”

    “想要当个为国为民的好官,自然是要对大盛朝有所了解。”宋宴淮说道,语气有些失落:“我现在不能亲自去这些地方看看,但是能通过书籍了解一二,也是好事。”

    “看来你是真的很想为生活在这片土地的百姓做点事情。”叶千栀看到他眼里的光芒,不知为何,心底那片柔软的地方,有点被触动到。

    从医以来,她见多了生老病死,也看透了世间百态,她的柔软心肠,早在经历那些事情的时候,一点点变得坚硬,到最后坚不可摧!

    可现在看到宋宴淮一心为民的模样,她居然有点被触动了。

    感动是感动,但是叶千栀嘴上不饶人,她看了宋宴淮一眼,挑眉道:“理想很丰满,不过你要实现这个理想,你是不是该先从离开床榻开始?一个连房间都不能离开太久的人,又如何去京城参加春闱?”

    “你说得对!”宋宴淮颔首道:“所以叶大夫,你什么时候开始给我解毒?”

    “还差几种药材。”叶千栀有些头疼,她刚才就把宋天才带回来的药材全都整理好了,自然知道还缺了什么药材,她看着宋宴淮道:“我现在只能尽力把你的毒压着,拖延它的发作时间,还没有办法解,而且因为这种毒对身体的损害极大,上次动手算是比较容易,接下来是越来越难。”

    不仅是办法难,更重要的是,中毒的人很遭罪,因为每经历一次这样的事情,都会重蹈一次痛苦。

    叶千栀是大夫,宋宴淮是病患,大夫再给病患动刀子以前,那都是会把所有的事情给说清楚讲明白,不会有一丝隐瞒。

    宋宴淮听完后,他只问了一句:“这次过后,我能有什么变化?还是说,我只能一直都呆在屋里?”

    “当然不是了,我可以让你安心过个春年。”叶千栀说道:“上次的药并不完善,缺失了很多药材,效果不明显,这次需要的药材已经准备齐全,连针灸的九针我也让宋天才给买回来了,我跟你说啊,这九针可不便宜,花了我足足五两银子呢,等将来你实现理想了,你得罩着我啊,不然我就太亏了。”

    叶千栀碎碎念道。

    宋宴淮听着唇角微微勾起,他好笑地点了点头,承诺道:“就算我以后没能实现理想,我也一定罩着你,绝对不让人欺负你。”

    “那就太好了!”叶千栀高兴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两天你好好休息,等我开始给你施针,你那几天就睡不好了。”

    “你一直都是这么随性而为?”宋宴淮看了看自己的肩膀,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什么?”叶千栀没反应过来,她呆呆地望着宋宴淮,顺着他的目光,发现他在看他的肩膀,而她的手刚刚才拍过了这个地方。

    知道他在看什么,想了想他刚才莫名其妙的话,她这才明白了过来,宋宴淮不会把她当成了登徒子吧?

    “我不是,我没有!”叶千栀辩解道:“我就是跟你熟悉了,所以才拍了拍你,这个行为,你可以理解成,咱们是好兄弟,关系好!”

    天啦!

    宋宴淮可千万不能想歪,他要是想歪了,觉得她心怀不轨怎么办?

    虽然他这张脸确实是长在了她的审美上,但是叶千栀还是非常有道德的人,绝对不会做出趁他病占他便宜的人!

    她可不是这样的人!

    “你说你亲近我是因为咱们关系好?”

    叶千栀听到宋宴淮的问话,她如同小鸡啄米似地点了点头,可不就是关系好么?

    他们现在可是同在一个户籍上的人!

    宋宴淮手指无意识地搓着衣角,他看着叶千栀的目光若有所思。

    这样的目光可把叶千栀紧张坏了,就在她想问宋宴淮是怎么了的时候,宋宴淮开口了。

    “你刚刚要给宋天才看身上的伤,也是因为你们两人关系好,不见外吗?”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31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9章 宋老师的开解,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