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闻言,叶千栀傻眼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宋宴淮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啊!

    看到她呆呆的模样,宋宴淮眼瞳里的亮光暗了暗。

    好一会儿后,叶千栀这才反应了过来,她一看宋宴淮的表情,就知道他可能是误会她跟宋天才之间的关系了!

    可她跟宋天才之间除了雇主关系,就真的没关系了啊!

    望着面容冷峻的宋宴淮,叶千栀慌张地解释道:“你胡说什么呢?他要不是你的侄子,你以为我会对他们一家这么好?我又不是老好人,自己的日子都过得一塌糊涂,哪里会有心思去帮别人?”

    “既然如此,那你刚刚在堂屋还要给他看伤。”宋宴淮问道:“你要是真对他有好感,那也没关系,我们可以和离,我放你走,绝对不会阻拦你去追寻幸福。”

    “胡说八道!”听到这番话,叶千栀是真的动怒了,她瞪着宋宴淮,怒冲冲道:“我是个大夫,大夫给人看病无非就是望闻问切,在医者眼里,男人女人都一样,他给我做事,被人打了,我身为雇主,是不是应该关心他的伤势呢?”

    “我不就是一句关心的话,你怎么就脑补了这么多?”叶千栀没好气道,她是真的没有看出来宋宴淮脑补故事还挺厉害的。

    说着说着,叶千栀脑子灵机一动,她目光不善地盯着宋宴淮,语气咄咄逼人:“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的?你偷偷去堂屋了?”

    宋宴淮摸了摸鼻子,有些心虚地垂下头。

    叶千栀却揪着他这件事开始教训他:“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吗?最近最好是呆在屋子里,没事儿别外出闲逛,你现在是能不动就不动,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一动,就会让你身体里的毒发作得更快?”

    “我知道,但是我久久没有听到外面的动静,有些担心你,所以我才出门看看。”宋宴淮解释道。

    今儿是赶集的日子,宋老爹和宋婆子、宋云绮都去镇上凑热闹了,家里就只有宋宴淮和叶千栀两人,宋宴淮知道宋天才回来了,也听到了院子里的动静,但是过了好久都没见到叶千栀过来,也没听到宋天才跟叶千栀的交谈声。

    他有些担心,这才出门去看看。

    谁知道他走到堂屋那边的屋檐下时,就听到叶千栀要给宋天才看身上的伤。

    因着他跟叶千栀是假夫妻的缘故,所以当他听到叶千栀坚持要给宋天才看伤时,他没有往下听,而是回了自己的房间。

    坐在榻上,手里拿着书,他却没能静下心来读,哪怕后面叶千栀过来了,他也没心思看书。

    脑海中浮现着的都是叶千栀和宋天才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

    两人是在山上相识的,不说一见如故,但是能让叶千栀帮着给宋奶奶看病,还有后面带领宋天才做肥皂,把运送肥皂的事情交给宋天才来办,还有宋天才家房屋倒塌后,叶千栀前前后后跟着帮忙,这点点滴滴的事情不都表明叶千栀对宋天才不一样么?

    如果她真的对宋天才有意,那他这个假丈夫不就得识趣点主动退位,不能当两人之间的绊脚石!

    “瞎操心!”叶千栀没好气道,她伸手给宋宴淮把了把脉,“还好还好,你最近可不能乱走动了,不然我就生气了。”

    “还有啊,我对你那个侄子没那方面的意思,我将来就算要再改嫁,那肯定也得找个跟你差不多好看的吧?总不能越找越丑吧?”那样会让人怀疑她的眼光!

    宋宴淮听到她这么说,不知为何心里一松,他也有心情开玩笑了:“听你这话,我这张脸还挺招你喜欢的?那你当时决定留下,不会是馋我这张脸吧?”

    “我不馋你的脸,我馋你的家产!”叶千栀没好气道:“我一个无辜的人,被叶家那群豺狼虎豹逼着跳火坑,你说我不馋你家产,我为什么要嫁过来呢?”

    闻言,宋宴淮错愕不已,这个理由他是没有想过的,不过现在听叶千栀这么一说,他觉得好有道理。

    叶千栀跟他见过的所有姑娘都不一样,她医术极好,会做肥皂,识文断字,也就是写字方面不太尽人意。

    这样的姑娘,绝对不会是叶家那样的人家能养出来的,她身上裹着层层的迷雾,让他看不透她。

    也因为看不透,所以宋宴淮愈发想要去挖掘,想要去了解她。

    “那你现在救我,你就没法继承我的家产了。”宋宴淮压下了心里的疑虑,笑笑道:“这对你来说,是亏本买卖!”

    “医者仁心,没办法,我做不到你在我眼前,我明明能救,却袖手旁观。”叶千栀叹气道:“我太善良了。”

    “是,你很善良。”宋宴淮忍着笑意附和道。

    叶千栀给了他一个你真上道的眼神,院子里传来了宋老爹他们的说话声,叶千栀连忙起身迫不及待地往外跑去。

    转眼间,两天时间悄然而逝,叶千栀先是给宋宴淮针灸,然后让他浸泡在药材熬煮出来的热水中,等到他满头大汗了,这才让他起来,用干净的水冲洗掉身上的药材后,叶千栀又端了一个小碗过来,里面是黑乎乎的汤药。

    离得老远都能闻到浓郁的药味,而且这药味闻着就不好喝。

    “喝了!”叶千栀把小碗放在了宋宴淮面前。

    宋宴淮二话不说,端起小碗一口饮尽,汤药一入口,他就皱了皱眉,这汤药太苦了。

    良药苦口利于病,不管苦不苦,他除了喝下去,还有别的选择么?

    见他一滴不剩地全都喝了,叶千栀这才展颜一笑:“今晚我在这里陪你,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记得告诉我,不能碍于面子,隐瞒我。”

    “好!”宋宴淮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他答应得爽快,但是等他半夜腹痛,叶千栀那双纤细的小手在他肚皮上按压的时候,他就有些后悔了。

    “要不我自己来吧!”宋宴淮见叶千栀认真地盯着他的腹部,耳后根隐隐发烫,他不好意思道。

    叶千栀手里动作不停,额头上溢出了细密的汗珠,听到这话,她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错过他那发烫的耳后根,揶揄道:“你这是害羞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31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0章 害羞了?,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