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闻言,宋宴淮的耳后根更是红如血,被叶千栀那双灼灼发亮的桃花眼盯着,胸腔里的那颗心,跳动得越发厉害。

    长这么大,除了他母亲外,宋宴淮没有跟其他女孩子有过这么亲密的时候,腹部上面传来的柔软触感,让他浑身都发烫,像是掉入了火盆里一样。

    叶千栀也不过是随口调戏宋宴淮一句,见他整个人如同纸张一样要燃烧起来了,她这才笑着道:“别紧张,也别害羞,咱们是医患关系,你可以假装当我是男人。”

    这也可以假装么?

    别人能不能做到,宋宴淮不知道,反正他就是闭上了眼睛,脸还是红了。

    叶千栀轻笑一声,觉得宋宴淮还是挺有趣的,明明已经害羞得变成了一只刚刚出锅的红虾,他还故作淡定的躺着,不敢挪动一下。

    叶千栀手法极好,随着她*的指法,半个时辰后,宋宴淮终于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不过还没等他松口气,就见叶千栀拿着一把小刀,在他的手指上轻轻划了一道口子,很快指尖上落下了一滴滴黑色的血滴。

    等到血变成了鲜红色,叶千栀这才拿金疮药给他止血包扎。

    事情做完了,叶千栀终于松了口气,她叮嘱道:“好了,你接下来还有几天时间会有点不适,不过不过跟现在一样难受,也不需要放血,你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宋宴淮摇摇头,他抬头看着满脸笑容的叶千栀,心里一暖,特别是注意到叶千栀眼里的倦容时,更是隐隐有几分心疼,他道:“很晚了,你要不要上来休息?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占你便宜。”

    说着,他往里面挪了挪,给叶千栀腾出了一半的位置。

    叶千栀不明白宋宴淮为什么会这么做,她伸了伸懒腰,才说道:“你还真是放心啊,你就不怕我会对你做些什么?”

    别看宋宴淮是个男子,可现在的他力气有没有叶千栀大都还不一定,毕竟他中毒时间很久了,身体也没有养好。

    “你会吗?”宋宴淮反问,他笑着解释道:“我相信以你的人品,你肯定是不会对我这个病人做些什么的。”

    “你说对了!”叶千栀打了一个响指,给予他肯定道:“我又不是禽兽,不会做出这等趁火打劫的事儿,你放心睡吧,我在桌上眯一会儿就好了。”

    “趴着睡对颈椎不好,你还是上来吧!”宋宴淮再次发出邀请:“再说了,夜里凉,你这么趴着,很容易生病。”

    叶千栀听到宋宴淮这么说,她无语道:“不如我回我房间睡?你要是等会儿有什么地方不舒服,你喊我一声如何?”

    “我喊你,我爹娘不就知道你偷偷给我治病了?”宋宴淮道:“不是说好了,要瞒着他们?”

    瞒着宋婆子和宋老爹那是迫不得已,毕竟原身不会医术啊,特别是宋宴淮身上的毒,连镇上的大夫都没看出来,要是被他们知道叶千栀不仅看出来了,还能帮着解毒,宋婆子和宋老爹会相信么?

    而且她会医术的事情,暂且还得瞒着。

    “行吧,既然你都不怕被我占便宜,那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叶千栀也不是别扭的人,她直接脱了鞋袜,躺了上去。

    被窝里还留有余温,叶千栀感觉不到一点的凉意,累了一晚上,叶千栀很困了,所以她盖好被子后,直接闭眼休息,呼吸声很快就变得平稳,显然她已经入睡了。

    身边躺了一个人,宋宴淮便有些睡不着了,他看着离自己不过半个枕头距离的叶千栀,眸光温柔。

    小姑娘还真的是信任他,宋宴淮勾唇笑笑,只不过他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淡去,就见他浑身一僵,脸上的神情也变得十分古怪。

    叶千栀睡觉的时候很不老实,这不她刚刚睡熟,就已经开始自动地寻找热源,刚巧宋宴淮就在她身边,这不,她就十分自然地滚到了宋宴淮怀里,抱着他睡的香甜。

    叶千栀如同八爪鱼地攀附在宋宴淮身上,让宋宴淮哭笑不得,他恍然有种感觉,叶千栀或许不是对他放心,而是从来就没有把他当男人看待。

    不然寻常的女孩子,跟异性同处一室,还能睡得安稳?

    这一夜,对于宋宴淮来说,那是难以入眠,他倒是想睡,但是叶千栀抱着他,让他一动不敢动。

    更让他尴尬的事情还是第二天一大早,宋婆子推门而入,见到榻上亲密地睡在一起的两人,她先是瞪大了眼睛,然后是不敢置信,最后看向宋宴淮的眼神,多了一抹意味深长。

    母子二十几年,宋宴淮对自己的母亲那是非常了解的,一看到宋婆子的目光,他就知道宋婆子肯定是误会了什么。

    宋婆子什么话都没说,安安静静地离开屋里,还贴心给他们关上了房门。

    宋宴淮见她离开,不仅没有松口气,还更加提心吊胆了。

    果然,半个时辰后,叶千栀刚刚醒来,还没有梳洗呢,宋婆子就再次上门,这次手里还端着东西。

    见到叶千栀醒了,宋婆子高兴地招呼她道:“栀栀,昨晚你没休息好吧?这是我特意给你熬煮的营养羹,你尝尝,看看味道合不合胃口。”

    “谢谢娘。”调理了一段时间的身体,叶千栀跟一个多月前的豆芽菜有了很大的不同,五官还是没长开,但是皮肤却白皙了不少,她笑着对宋婆子道谢的时候,眉眼弯弯,有些许可爱。

    宋婆子把营养羹给了叶千栀,又端了一碗药给宋宴淮,她见叶千栀在认真地吃营养羹,她便小声地教训宋宴淮:“三郎,你这事儿办得不地道,栀栀年龄还小,才十四岁呢,你这也忍心对她下手?我原本还以为你肯定会养她两年。”

    虽然小两口成亲了,但是宋婆子还真的没想过两人会这么早圆房,特别是宋宴淮现在还病着,这时候圆房,要是叶千栀怀孕了,那孩子是不是健康的?

    宋宴淮没想到不过是一个照面,自家娘亲就幻想出了这么多的事情,他无奈一笑,戳破宋婆子的美妙幻想:“娘,您想多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30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1章 想多了,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