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舀了一碗豆浆给宋婆子,顺口回答道:“听说今天镇上很热闹,我和夫君打算去凑凑热闹,娘,您要不要一起去瞧瞧?”

    “我这个老婆子就不去了。”宋婆子喝了口豆浆,热热的豆浆一下肚,扫除了她身上的凉意,“你们难得出门玩儿,得注意安全,早去早回。”

    “好!”

    叶千栀乖巧地应答。

    熬腊八粥不需要什么经验,但是需要时间。

    只要时间把控得好,熬出来的腊八粥那是又糯又软,让人吃了以后还想吃。

    叶千栀跟宋婆子一边聊天一边准备早饭。

    因为锅里熬着腊八粥的缘故,早饭就简单了点,一人一大碗豆浆,外加一大摞的青葱饼。

    叶千栀手艺好,简简单单的食材也能做出味道不错的早点。

    等宋老爹和宋云绮起来后,一家人坐在一起吃了早饭。

    饭后,不等叶千栀收拾碗筷,宋婆子就推着宋宴淮和叶千栀出门了。

    “今天不仅镇上热闹,听说青山寺今天也很热闹,你们可以去走走,求个平安福什么的,家里的事情,你们就别操心了。”宋婆子是巴不得小两口赶紧出门约会去,所以见他们放下碗筷后,直接就推着他们离开了。

    叶千栀和宋宴淮被赶出门,两人站在门口,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生无可恋’这四个字。

    他们是早就决定好了今天要出门,但是他们出门是有正事要干,并不是为了去谈情说爱,只不过宋婆子并不知道他们的想法,所以误以为他们跟普通夫妻一样出门玩耍。

    为了让他们两人玩得开心些,宋婆子还拦着宋云绮,不让她跟着一起去。

    “走吧!”宋宴淮摸了摸鼻子,好半晌后才开口说道。

    都被赶出门了,不去能行么?

    叶千栀点点头,跟在宋宴淮身后,往村口的方向走去。

    腊八节这一天,去镇上的牛车还真是不少,叶千栀和宋宴淮在村口等了片刻,就等到了去镇上的牛车。

    牛车晃晃悠悠地往镇上驶去,叶千栀被颠簸得胃里难受得不行,她手压着胃,眼睛随意地看着路两边光秃秃的树木。

    宋宴淮察觉到她身子不适,关心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没,就是胃有点难受,等到了镇上就好了。”叶千栀小脸有点白,声音也有气无力,整个人如同花园里被风雨摧残过的娇花,蔫巴巴的。

    “你要是不喜欢坐车,那咱们就走着去。”宋宴淮见她难受得不行,伸手把人揽在了怀里:“我抱着你,会不会舒服一点?”

    叶千栀没想到宋宴淮会抱她,身子顿时僵住了,苍白的小脸隐隐发烫,有些红。

    别看她时不时口出狂言,还很喜欢调戏宋宴淮,但她还真的没有跟异性这么亲密过,现在被宋宴淮一抱,她脑海中一片空白,目光茫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她的反应被宋宴淮看在眼里,宋宴淮俯身在她耳边,轻声道:“你能面不改色提出要给宋天才看伤,也能面不改色给我针灸,怎么现在被我抱一下,你就脸红得不行了?”

    就差没有明说叶千栀是有色心没色胆了!

    闻言,一直没回过神来的叶千栀终于反应过来了,她推了推宋宴淮,试图离开他的怀抱。

    “你放我下去,你这么抱着我,对咱们两的名声有碍!”叶千栀不自然地说道,眼睛看到身旁那几个同乘车的人,更是觉得尴尬!

    这里不是现代,要是现代的话,别说抱了,就是做出其他亲密的举动,也没人会觉得奇怪。

    可这里是封建的古代,夫妻两人一同出门,牵牵小手都会被人议论个没完没了,他们在众目睽睽之下抱在一起,还不知道会被人怎么议论呢!

    “怕什么?咱们是夫妻,亲密些不是理所当然的么?”宋宴淮似是不明白叶千栀的担心,不仅没有松手,反而还抱得更紧了。

    叶千栀推不开他,察觉到他抱得更紧了,顿时气得不行,她羞红了脸,咬牙切齿道:“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你快放开我。”

    “咱们夫妻一体,我没脸,你觉得你就有脸?”宋宴淮见怀里的小姑娘要炸毛了,他连忙安抚道:“乖,别闹了,很快就到镇上了。”

    长这么大,叶千栀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哄过,突然间被人哄了,她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才好。

    好在从东屏村到镇上的路程不远,很快就到了镇上,夫妻两人下了车,宋宴淮给了钱后,拉着叶千栀往集市走去。

    等两人离开后,一起坐车来的妇人们互相议论了起来。

    她们是看不惯宋宴淮和叶千栀两口子光天化日之下黏黏糊糊地搂搂抱抱,但是她们心里不得不承认,宋宴淮对他的小媳妇还真是好,见她坐车不舒服就抱着她,试图让她舒服一点,连去逛街都还要牵着。

    这哪里是娶了个媳妇,分明是把媳妇当女儿养!

    不过她们在议论的时候,心里也酸溜溜的,是个女人都会希望自家男人对宠爱自己,对自己无条件好。

    镇上很是热闹,腊八节对于大盛的百姓来说,算是一个比较重要的节日,街道两边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摊子,有卖年画的,有卖糖人的,有卖绢花的,有卖糕点的,小姑娘和小朋友喜欢的东西都有。

    叶千栀不是第一次来镇上了,不过这么热闹的场景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所以很是好奇地这里看看那里瞧瞧。

    宋宴淮跟在她身后,或许是因为两人刚刚在牛车上太过于亲密了一些,下了牛车不久,叶千栀就跟宋宴淮之间保持了点距离。

    “你喜欢什么颜色的绢花?我买给你。”宋宴淮见叶千栀盯着绢花发呆,他走上前,轻声道。

    听到他的声音,叶千栀脸上有些发烫,她胡乱地抓了三朵绢花在手里,等宋宴淮付了钱,她孩子还是一团浆糊。

    “你怎么了?”宋宴淮见叶千栀心神不宁的模样,往她面前凑了凑。

    “你离我远一点。”叶千栀被眼前放大的俊脸给吓了一跳,下意识推了宋宴淮一把,试图让他离自己远一些。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30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3章 怕什么?,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