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宋宴淮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叶千栀用力推了一下,没推动。

    她有些郁闷地看着自己的双手,挺用力的啊,怎么就没推动呢?

    “理由。”宋宴淮看着她的动作,眼里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他揶揄道:“你让我离你远点,莫不是你害羞了?”

    害羞?

    怎么可能会害羞!

    不就是被人抱了一下么!

    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想是这么想,但是叶千栀还是没勇气跟宋宴淮靠太近。

    她眉头蹙了蹙,见宋宴淮还是仗着美色杀人,她往后退了一步,离他远点后,才说道:“你不是说来镇上有事情吗?你去忙你的事情就好了,不用管我。”

    “什么事情能有陪媳妇重要?”宋宴淮逗她:“我今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陪你逛街。”

    语调慵懒,落入叶千栀耳中,让叶千栀整个人都烧了起来。

    宋宴淮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啊?

    叶千栀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戏过头了啊,这里又没有熟人,没必要说这些话引人遐想。”

    宋宴淮见她炸毛的模样,勾了勾唇角,倒是没有再说那些让人误会的话语,他指了指街边的茶楼,说道:“我去茶楼有点事,你是要跟我一起去,还是自己到处逛逛。”

    “我对喝茶没什么兴趣,我去前面看人表演杂耍,等会儿过来找你。”叶千栀忙不迭地说道。

    “行,那你注意安全。”宋宴淮没有勉强她跟自己一起进去,目送叶千栀走远,身影消失在人群中后,他这才抬脚走进了茶楼。

    刚刚到了茶楼,掌柜的就迎了上来,笑着招呼他。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二楼,身旁无人后,掌柜的这才小声道:“顾公子来了,在天字号等您。”

    宋宴淮微微颔首,跟在掌柜的身后,往天字号雅间走去。

    敲了敲门,里面有人应声后,宋宴淮这才推门走了进去。

    屋里的人正趴在窗户边上,目不转睛地看着下面来来往往的人。

    “看什么这么入迷?”宋宴淮坐下后,随口点了一壶碧螺春,又点了几盘子的点心。

    “没看什么。”顾流云收回视线,扭头看向了宋宴淮,打量了他一番后,笑着道:“看来你的身体没什么大碍了?”

    “你是来特意看我的?”宋宴淮端着茶杯,漫不经心道。

    “咱两好兄弟,你说你突然病倒了,我能不着急么?”顾流云抿了口茶,说道:“我本来还想带杜神医过来给你解毒,没想到你拒绝了,看你现在的模样,想来你遇到的那个大夫,医术很不错。”

    “哎,有机会的话,让我见见给你治病的大夫,我最近身体也不太舒服,让他帮我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顾流云对那个未曾谋面的大夫是非常好奇,毕竟他先前给杜神医写了信,让他过来给宋宴淮解毒的时候,杜神医跟他说过,他对香葵这种毒略有耳闻,但是却没有解过,所以他没什么把握!

    那时候顾流云担心的不行,生怕宋宴淮出点什么事儿,好在后来宋宴淮给他传了消息,说是有人能解,只要他准备好药材就行了。

    “再说吧!”宋宴淮没有正面答应他,反而是看着他,挑了挑眉:“最近你还挺闲的,有时间来这里晃荡?”

    “我哪里闲了?”顾流云拿起茶壶给宋宴淮添茶,顺便吐苦水:“自从你离开京城,我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恨不得一天有十五个时辰才好。”

    “京城那边可稳得住?”宋宴淮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沉吟了一会儿后说道:“难得回来一趟,今年春年我得陪家人过,春年后,我就先不去京城了,打算去南江那边走走。”

    “你还没得到最新的消息吧?”顾流云正色道:“圣上招了秦王回京,说是太妃近来身体不好,想要见秦王一面,跟他过个热闹的春年。”

    “圣上招秦王回京?”宋宴淮有些诧异道:“看来圣上还是不太放心,想要再试探试探。”

    “那你还打算去南江么?”顾流云问道:“京城那摊子的事情,除了你,谁也玩不转,你都不知道我最近帮你打理那些事情,人都瘦了一大圈。”

    “等春年后再说吧!”宋宴淮把面前的糕点盘子,往顾流云面前推了推:“看着是消瘦了不少,这糕点味道还不错,你尝尝。”

    苏流云向来不会跟宋宴淮客气,抓着糕点就往嘴里塞,一边吃,一边还不忘问道:“我刚刚见你在楼下跟个小姑娘说话,那小姑娘是谁啊?你妹妹么?”

    “我媳妇。”宋宴淮淡定地甩出三个字!

    “咳咳”顾流云正喝茶呢,谁知道就听到了这三个字,顿时一口茶喷了出去不说,还呛到了自己。

    喷出的茶水撒在了桌上的糕点上,宋宴淮有些嫌弃地把盘子往外挪了挪,没好气道:“都这么大人了,连喝水都还不会?”

    这是喝水的问题么?

    顾流云顾不上跟宋宴淮争辩这个问题,他一把抓着宋宴淮的手,急切道:“你回来不是为了退婚么?怎么还直接把人给娶回来了?”

    从楼上到楼下有点距离,顾流云没太看清楚那小姑娘长相如何,所以他一听到宋宴淮说那是他媳妇,顾流云就有些后悔。

    后悔刚刚自己没有下楼去迎接,不然也就能亲眼看看主导跳河,赖上宋宴淮的姑娘长什么模样。

    他扼腕不已,觉得自己错过了一千金!

    宋宴淮一眼就看穿了顾流云的小心思,他抿了抿唇,解释道:“她跟我定亲的那个姑娘不是同一个人,我当时昏迷不醒,我娘急得不行,想出冲喜这个法子,试图救我,跟我定亲的姑娘不愿意嫁,便把她给推了出来,嫁给了我。”

    “人都嫁进来了,我还能把人推出去?”

    虽然他一开始的打算确实是要把人送回去,不过后来被叶千栀说动,改变了主意。

    两人是假夫妻的事情,宋宴淮没有跟顾流云说,不过就他这番解释,也让顾流云惊叹不已。

    毕竟宋宴淮向来不近女色,现在不仅娶了媳妇,还帮着他媳妇说好话,太难得了!

    也太让人意外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30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4章 害羞?不可能,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