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映秀镇的庙会十分热闹,今日是腊八节,街道两边的吃食铺子里,不少都熬着腊八粥。

    豆子和糯米的香味交织在一起,从厨房飘出,弥漫在街道上,勾得人直咽口水。

    叶千栀跟宋宴淮分开后,她脚步轻快地在人潮拥挤的街道上灵活地游走。

    看到喜欢有趣的东西,便买下来。

    不过才走了两条街道,她手里的竹篮就装的差不多了。

    琳琅满目的货物十分吸引人的眼球,叶千栀看得是目不暇接,古代的集市跟现代的集市确实是很不一样,产品虽没有现代的集市丰富,但全都精致小巧,惹人喜爱。

    看看用木头雕刻成的蜻蜓,看看用铜线做成的簪子,再看看用一把剪刀就能剪出各种花样的妇人。

    叶千栀不得不在心里感叹,古人真是心灵手巧。

    这里看看那里瞧瞧,叶千栀逛得是乐不思蜀,最让她流连忘返,恨不得拜师学艺的是一老人的捏泥人绝活。

    捏泥人这三个字对叶千栀来说并不陌生,只要看过小说和电视剧,肯定都会知道一些。

    她以前就知道有这样一种工艺,却从来没有亲眼见识过。

    此时看着眼前的老人,手拿泥团,巧妙地捏出了各种形态、各种样貌的人。

    叶千栀一瞬不瞬地盯着老人的手看,不敢错眼一下,就怕漏掉了什么重要的细节。

    老人手拿泥团,看着面前的花季少女,不过一刻钟,一个栩栩如生的泥人就诞生了。

    叶千栀很是激动地看着老人拿着小刀,在泥人的面部细细雕琢,很快就完工,把泥人交给了面前的少女。

    这手艺实在是太让人惊叹了,叶千栀一直都觉得自己还算是手巧那一挂的人,可看完了这个捏泥人手艺后,她觉得自己不配!

    少女给了钱,拿着泥人小跑着离开,叶千栀看到少女绑在腰间的香囊掉在了地上,一边捡一边喊了那姑娘一声。

    “穿粉色衣服的小妹妹,你的香囊掉了。”

    拿着泥人的少女停下脚步,扭头看了叶千栀一眼,再垂头看了自己腰间悬挂香囊的地方一眼,她小跑到叶千栀面前,有些害羞道:“谢谢姐姐。”

    “不客气!”叶千栀随口叮嘱:“街上人多,注意财物和人身安全。”

    “嗯嗯!”小姑娘眼睛亮晶晶地,跟天上的星星有得一拼,“谢谢姐姐。”

    等少女拿着泥人欢欢喜喜离开后,叶千栀这才走到老人面前,让老人也给她捏个泥人。

    老人打量了她一番,而后拿起了泥团,熟练地打磨着手里的泥团。

    等老人捏好后,叶千栀付了钱,她把泥人放在篮子里,时不时垂头看它几眼。

    她唇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意,正当她看得高兴的时候,突然被人从后面推了一把,一个踉跄,往前倒去。

    好在她最近没少锻炼,很快就稳住了底盘,没有跌倒,只可惜她篮子里的东西没能保住,掉落了一地。

    叶千栀站稳后,没有去捡东西,而是看向了推她的人。

    一个意料之中的人。

    “叶文倩,你发什么疯?”叶千栀扭头看去的时候,刚好就看到叶文倩收回了手,她立刻大声呵斥道。

    面对叶千栀的呵斥,叶文倩做出了一副被吓到的表情,小声道:“堂妹,你怎可空口无凭就这么说我?”

    “堂妹,我知道你讨厌我,但是咱们好歹是堂姐妹,是一家人,你就算再不喜欢我,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我疯了,这事儿传出去,我还怎么嫁人?”

    两人这一番举动,闹出了不小的动静,不少人停下脚步看热闹,叶文倩向来就会装可怜、装无辜,她可以肯定自己推人的动作很是隐蔽,不会有人知道,所以她压根不怕跟叶千栀杠上。

    “你要什么我都让给你,甚至连我的亲事,你想要都给你了,你为什么还不满意?”叶文倩娇弱的如同秋风中的花儿,她眼眶泛红,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一副娇弱美人儿的模样。

    叶千栀看着她表演,对于叶文倩那段颠倒黑白的话,她不置一词。

    叶文倩见她不说话,心里更是稳了下来,她知道叶千栀没有证据证明是谁推了她,只要她不承认,那么叶千栀就拿她没办法。

    再说了,不过是推了她一下而已,她又没摔倒,也没受伤,又凭什么来找她麻烦?

    “叶文倩,你的演技也太烂了一点,你要是流两滴眼泪,我看会有更多人相信你的说辞。”面对叶文倩的倒打一耙,叶千栀一点儿都不慌,依旧淡定,她看着叶文倩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勾了勾唇,讥笑道:“你也别给我扯别的事情,先把你推我这件事掰扯清楚,再说别的。”

    “我没有推你,你说我推你了,总得拿出证据来。”没有证据就不能说是她推的,叶文倩心里想着。

    叶千栀确实是拿不出确切的证据,毕竟她来这里凑热闹,也没想到叶文倩会推她啊,没有准备,自然是拿不出证据。

    不过就算她没有证据,也能锤死叶文倩,正当她要开口说话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女声响了起来。

    “我看到你推她了。”一个穿着粉色衣裙的小姑娘从人群里钻了出来,站在叶文倩面前,比划着说道:“我看到你从那边的蜜饯店铺里出来,跑到这位姐姐身后,推了她一下。”

    小姑娘的声音给叶千栀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她颜色的衣服也很熟悉,叶千栀定睛看了她几眼,才认出她是刚刚香囊掉了的小姑娘。

    面对小姑娘的指认,叶文倩有些慌了,她稳了稳心神,辩解道:“你胡说,我没有推她,没有。”

    小姑娘正色道:“不是我一个人看到了,我的家人也看到了。”

    说着,指了指不远处的几个人。

    那几个人是小姑娘的家人,见状,点了点头,给叶千栀作证。

    有了这么多人作证,叶文倩推了叶千栀的事情就盖棺定论了,叶千栀不等叶文倩反应过来,直接问她道:“有这些人的证明,那是不是就可以确定是你推了我?叶文倩我本不想跟你计较那些陈谷烂麻的事情,但你主动招惹了我,那我今天就跟你掰扯个清楚,免得你总觉得我占你便宜。”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30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5章 挑事,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