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那五两银子是宋家给的聘礼。”叶千栀好心给她科普:“聘礼是聘礼,嫁妆是嫁妆,有谁会把嫁妆和聘礼混为一谈的?”

    虽说大部分人家都不会给女儿准备丰厚的嫁妆,但是或多或少也都会给点,特别是那种有点家底,又爱面子的人家,更是会给女儿准备一份不错的嫁妆。

    叶家条件很不错,最起码在映秀镇来说算是小富之家。

    而叶家的老头和老太两人又都是爱面子的人,这样的人家嫁孙女,居然都不给孙女准备一点念想的物件,还真是让人意外呢。

    叶文倩的口才不如叶千栀,她又想故技重施,直接卖惨,只不过她还没有开始表演,就见宋宴淮目光无奈地看着叶千栀,语气宠溺道:“星宝,你有这闲工夫在这里跟个做不了任何事情的人掰扯,不如陪我去青山寺求平安符。”

    “那我的赔偿怎么办?”叶千栀挑了挑眉:“你补给我?”

    “那可不行,我跟她无亲无故,这样做不妥。”宋宴淮认真地想了想后说道:“你让她现在给你补偿她也拿不出来,不如事后跟她父母要,她父母没有约束好子女的言行,确实要为这次事情买单。”

    “想法不错,我就怕到时候他们家的人不认账!”叶家人在叶千栀这里是一点信任度都没有。

    “周围这么多人,大家都可以给你作证,证明她欠了你二两银子没给。”不管叶千栀有多少的不放心,宋宴淮都能打碎她的不安,给她解决的办法。

    “行吧!”叶千栀嫣然一笑,“叶文倩,你记得回家报备一下,明天我会让人去叶家村要债!”

    丢下这句话,叶千栀先跟刚刚帮她证明的小姑娘道了谢,这才和宋宴淮欢欢喜喜地拨开人群,往青山寺的方向走去。

    叶文倩痴痴地望着两人的背影,等到都看不到人影了,她这才收回视线。

    心砰砰砰地跳,快得像是要跳出胸腔一样。

    自从五年前,宋宴淮去京城后,她也就是宋宴淮回来时,见过他一面。

    那时候宋宴淮陷入昏迷,房间里昏暗又充斥着浓郁的药味,他躺在榻上,面无血色,一副再也醒不过来的样子,她进去不到一刻钟就待不住了,直接告辞离开。

    她很小的时候就定下了目标,将来要么当官太太,要么当富太太。

    嫁给泥腿子?那是她不能接受的。

    哪怕宋宴淮是举人,在映秀镇十分受人推崇,但是当他昏迷不醒,直接等死的时候,她也是不愿意嫁的。

    嫁过去也就博得了好名声,可以后呢?

    宋宴淮是注定要死的人,她嫁过去不仅得守寡,在他离开后,还得帮着他赡养父母,而她膝下无子,将来如何是好?

    所以思来想去,在宋家上门订婚期的时候,她就十分抗拒,后来家里人相处桃僵李代的办法时,她是十分赞同的。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是自己先放弃了宋宴淮,是自己不要宋宴淮。

    可今天毫无预兆之下跟宋宴淮见了面,被宋宴淮从头忽略到底,她心里十分不好受。

    她等了他五年,有资格站在他身边的人应该是她,而非是那个一无是处的叶千栀。

    明明该享受他宠爱和维护的人,是她。

    可现在却全都落到了叶千栀头上。

    她后悔了!

    早知道宋宴淮命硬,能醒过来,她就不该拒绝的,不然现在她就是举人娘子了。

    酸酸涩涩的滋味充斥在心头,让叶文倩难受得不行。

    叶千栀和宋宴淮离开了,周围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也都散了,可是叶文倩却突然觉得自己好委屈,好想哭。

    叶文倩的万般思绪叶千栀和宋宴淮可感受不到,两人高兴地去青山寺打卡,求了平安福,捐了香火钱,还吃了一餐丰富的斋饭。

    午饭过后不久,宋宴淮和叶千栀又回到了镇上,两人买了不少的红纸,这才打算回家。

    因着叶千栀做牛车容易晕车,宋宴淮想到早上叶千栀那惨白的小脸,他就有些不忍心,好在镇上离东屏村也不远,他便提议两人走回去,就当做是散步消食了。

    叶千栀自然是双手赞同,走回去好啊,走回去就不用受颠簸之苦,也就不会晕车了。

    两人走着回到东屏村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两人在外溜达了一天,也都有些许的疲倦,宋婆子见到两人回来,连忙迎了上来。

    “娘,那只羊是哪里来的?”叶千栀一进门就看到院子里的树桩上栓了一头羊,她好奇问道。

    “那是你们姐夫送来的,说是给我们春年的桌上添道菜。”宋婆子说起自己的大女婿,满脸笑容,显然对这个女婿十分满意:“这羊还是羔羊呢,肉嫩,最适合吃刷锅了。”

    “姐夫今天来了?”叶千栀惊讶道,“早知道我们就不出门了。”

    “你们玩你们的,家里有我和你们爹在呢,再不济阿绮也在呢,不怕没人招呼他。”宋婆子不甚在意地摆摆手道:“你们今天玩得可开心?”

    “嗯。”叶千栀兴奋地拿出自己买回来的零嘴和绢花。

    三朵绢花,一朵淡粉色,一朵浅绿色,还有一朵是大红色。

    叶千栀把大红色的那朵绢花递给了宋婆子,“娘,这是我和温言,亲自给您挑选的绢花。”

    “哎呀,这颜色太鲜艳了一些,我一个老婆子,戴这种颜色的绢花不合适。”绢花做工精致,宋婆子抚摸着绢花,很是喜欢。

    这绢花可是三郎和三郎媳妇特意给她挑选的呢,这是儿子和儿媳妇的一片孝心,她怎能不喜欢不敢动?

    “挺合适的。”站在一旁看着婆媳两人亲密无间的宋宴淮突然出声道:“娘就该多穿点颜色鲜艳的衣服,显年轻。”

    “去去去!”宋婆子嫌弃地挥了挥手:“都这把年龄了,随便穿穿就行了。”

    衣服颜色好不好看有什么要紧?只要穿着合身保暖就行了。

    “今年咱们家发生了不少事情,好在现在都过去了。”叶千栀笑着说道:“咱们今年就该穿鲜艳颜色的衣服,去去霉气,祈祷来年诸事顺利!平平安安!”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30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8章 后悔,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