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天还有点灰蒙蒙的,眼睛能看清楚的地方也仅仅只有眼前的方寸之间。

    天气冷,一路上走来,都没什么人,叶千栀和宋云绮话着家常,正转过一个弯道的时候,就被迎面而来的一个人吓了一跳,双方都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光线不亮,叶千栀费力地看了好一会儿,才隐约看出了对面站着的是个女人,她披头散发,露出的半张脸上布满了深浅不一的伤痕。

    她的轮廓给了叶千栀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她盯着对面的人仔细瞧着。

    对面的女人慌乱地垂下了头,逃避着叶千栀的视线和打量。

    “你这突然出现,也太吓人了。”宋云绮拍着胸膛,平复着被吓坏了的心,她打量了眼前的女人几眼,看到女人身上的衣服隐隐溢出的血色,她脑袋嗡嗡作响,到喉咙口的抱怨也直接消散了。

    “叶翠花?”拜良好的记忆里所赐,叶千栀不过多看了对面的女人几眼就认出了她是谁,她轻轻喊出了这个名字,只见对面的女人浑身一颤,悄悄抬头看了叶千栀一眼,对上叶千栀的眼睛时,又慌乱地收回了视线。

    “三嫂,你说什么?”宋云绮愣愣道:“你刚刚叫她叶翠花,她是叶翠花?”

    她没记错的话,昨儿下午听叶家村的人说起叶翠花的时候,都说叶翠花长得挺好看的,嫁给那老猎户是暴殄天物了,可眼前的女人,浑身脏兮兮不说,头发凌乱,露出的半张脸上都是伤,她这个模样不仅不好看,还有点瘆人!

    “嗯。”叶千栀给了宋云绮一个肯定的答复,她往前走了两步,离叶翠花更近了。

    她一靠近,叶翠花下意识就往后退去。

    见状,叶千栀也没有再往前走,而是站在原地,语气无奈道:“翠花姐姐,你是来找我的吧?现在见到我了,为什么还要躲着我呢?”

    叶翠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没应声,但是面对叶千栀的一步步靠近,她也没有再躲避。

    等到叶千栀站到叶翠花面前,伸手想要撩起垂在她眼前的青丝时,叶翠花哀求道:“栀栀,咱们就这样说话好了,能不能不要撩起我的头发?”

    “为什么?”叶千栀不解道:“你脸上有伤,头发上有灰尘,这么披着,伤口很容易感染发炎,到时候毁容就不好了,你乖,让我帮你把头发撩起来,看看你的伤。”

    “不要。”叶翠花哽咽道:“求求你了,我不要被你看到这样的一幕。”

    叶翠花说着说着就哭泣了起来,叶千栀着急得不行,想要去看她究竟怎么了,可是叶翠花就躲着她,不让她瞧。

    “星宝,不如先找个地方坐下来,再好好聊聊?我们这样站在这里太过于引人注目了。”就在叶千栀和叶翠花僵持着的时候,宋宴淮出声道:“我们先挪去桥头那边的歇脚亭坐一会儿。”

    看叶翠花捂着脸不愿意被看,叶千栀也没有了好法子,只能接受了宋宴淮的提议,一行人挪到了歇脚亭。

    歇脚亭不大,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两条沾了尘土的长板凳放在墙角,宋宴淮把凳子抬了出来,用手帕擦拭干净后,一条长板凳给了宋云绮和叶千栀,另一条板凳则给了叶翠花。

    让她们三人坐下后,宋宴淮很是贴心道:“我去门口等你们。”

    姑娘家之间比较好交谈,他一个大男人留在这里,除了碍事,什么忙都帮不上。

    叶千栀感激道:“谢谢你。”

    宋宴淮笑了笑,没吭声,大步离开了歇脚亭。

    倒是宋云绮有些讶异地看了宋宴淮一眼,她没记错的话,她家三哥可从来都没有这般贴心和贤惠过。

    果然是成了亲的男人就是不一样么?

    等宋宴淮的身影消失在歇脚亭外,叶千栀这才看向了坐在对面低垂着头的叶翠花。

    “翠花姐姐,你还记得我出嫁时,你对我说的话吗?你那时候说,让我以后遇到了困难就去找你。”叶千栀猜测叶翠花不让看她的脸,估计是脸上的伤很重,她会一大清早就出现在去往东屏村的路上,应该是去找她的。

    她为什么会来找自己呢?叶千栀猜测,应该是她离开叶家后,无处可去,最后才想着去找她。

    可是现在见到人了,她又什么话都不说,叶千栀不知道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她的想法,所以不敢随意开口,生怕吓到了她。

    “你不知道,我那时候听到你这话,心里有多温暖。”叶千栀跟她推心置腹:“我在叶家的日子,你是清楚的,三餐不继、衣不蔽体,时常还要被家里人打骂折辱,这些年来,没有你的陪伴,我怕是不知道寻了多少次短见了。”

    “我最灰暗的日子是你陪着我度过的,你是我生命中的贵人。”叶千栀声音轻飘飘的:“现在你遇到了难事,我也应该陪伴在你身边,帮你度过这个难关。”

    “没用的。”叶翠花带着哭腔的声音响了起来,她摇摇头道:“栀栀,我什么办法都用了,可是这门亲事我推不掉,我后娘坚持要我嫁,我爹他也说我早晚要嫁人的,嫁给谁都是嫁,还不如就听我后娘的话,嫁给刀疤脸算了。”

    刀疤脸就是老猎户的外号,因为他脸上有条长长的疤痕,才被人这么喊。

    “没事儿,你先别哭,现在有我在你身边,就没人敢逼着你去嫁人,哪怕那个人是你父母,都不行。”叶千栀柔声安慰她,说出的话却掷地有声,让人不由自主地信服。

    叶翠花哽咽道:“现在不是我愿不愿意嫁的问题,而是我不得不嫁给他了。”

    “只要你不愿意嫁,他们还能拿着菜刀逼着你嫁不成?”宋云绮听不得这话,她激动道:“有我和我三嫂在,肯定不会让他们欺负你,你知道不?我们刚刚就是打算去你家里找你。”

    闻言,叶翠花讶异地抬头,看了叶千栀和宋云绮一眼,随即又垂下头,满心苦涩:“多谢你们,可是已经迟了,我除了嫁给他,再也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9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1章 无路可走了,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