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翠花此言一出,叶千栀的心往下一沉,宋云绮是个没经历过事情的小姑娘,她自然是没听出叶翠花话里的深意,只是觉得叶翠花也太没用了一点,有她们姑嫂两人站在她这边,她都不想挣扎一下。

    叶千栀跟宋云绮不同,在这里她的年龄确实是比宋云绮小两岁,可她内里的芯子已经换了一个人。

    前世活了快三十年,很多事情叶千栀没亲身体会过,不过她多活了那么些年,自然也不是白活的。

    此时一听叶翠花的话,她心里就咯噔了一下,一种不妙的感觉从心底蔓延开来。

    “翠花姐姐,他们是不是使用了什么手段逼你就范?”叶千栀声音发紧地问道。

    “”叶翠花无声地点了点头,在宋云绮不解地目光中,她撩起了衣袖,露出了里面的点点红痕。

    宋云绮*乜醋乓洞浠ǖ母觳玻惶靼滓洞浠ǜ强锤觳驳囊馑肌

    叶千栀看到那点点红痕,眼瞳微缩,周身的温度都下降了,咬牙切齿地吐出了两个字:“*!”

    叶翠花的后娘实在是太*了,居然用这样的手段逼迫叶翠花同意这门亲事。

    叶翠花放下衣袖,小声道:“栀栀,我的清白已经被毁了,除了嫁给他,我还能嫁给谁呢?”

    “谁说不能了?”叶千栀反驳道:“世上的人这么多,翠花姐姐以后总能碰到欣赏你的人,能碰到不介意这段过往的人。”

    “可是”叶翠花可是了半天却说不出下面的话,最后她一狠心,撩起了一直垂着的长发,露出了刚刚遮盖着的半张容颜:“栀栀,这样的我,又有谁会不介意呢?”

    宋云绮和叶千栀抬眼望去,看清楚叶翠花那半张脸上的伤痕时,差点没有气死。

    早就猜到了叶翠花遮遮掩掩的那半张脸肯定是受了伤,可她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叶翠花那半张脸不仅是受伤,而是彻底毁了。

    比起密密麻麻、深浅不一的抽打伤痕,左半边脸上的一块烙印伤十分显眼,这伤口应该是用烧红的铁块印上去,从而造成的烧伤。

    叶千栀坐不住了,她跑到叶翠花面前,仔细地打量着她。

    还记得她刚刚穿过来时见到的叶翠花,一个清秀的小姑娘,声音轻柔地嘱咐她各种事情,还把自己攒下来的五个铜板给了她。

    可眼前的叶翠花,伤痕累累,左半边脸彻底毁了。

    “翠花姐姐,这伤是谁打的?这烙印是谁给你烙的?是不是你后娘?”叶千栀气急败坏地拉起叶翠花,满眼通红道:“咱们去报官,告他们虐待子女,告他们不顾妇女意愿,强行安排婚配!”

    “别去,没用的。”叶翠花一把拉住了叶千栀的手,着急道:“栀栀,你这样去,不仅没用,还会因此把自己搭进去,你别去。”

    “这都是我的命,是我命不好,碰到了这样的事情。”

    “什么命不命的,我只知道,我命由我不由天!”叶千栀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她:“命运是把握在自己的手里头,不是别人能任意掌控的,只要自己不认输,总有能见到阳光的一天。”

    从来没有人说过这样的话,叶翠花和宋云绮两人听得一愣一愣的。

    叶千栀看着伤痕累累的叶翠花,叹了口气:“你身上的伤需要清理,先去我家,告不告官的事情,以后再说。”

    “我跟着你去,是不是不太好?你婆婆会不会刁难你?”叶翠花可没忘记宋婆子的威名,毕竟十里八村就没有人能跟宋婆子撕赢的,宋婆子的大名在十里八村那是赫赫有名,谁不怕她呢?

    “你没有跟我婆婆接触过,才会对她有诸多误解。”叶千栀知道她心里在担忧什么,柔声安抚她道:“等你跟她接触多了,你就知道,外面的传言有多不靠谱,不过是以讹传讹罢了!”

    叶翠花很相信叶千栀,听到她这么说,果然是不抗拒了。

    乖巧地跟着叶千栀去了宋家。

    一行四人进门时,刚好就碰到宋婆子正拿着一猪肚骂骂咧咧:“这个李屠夫是越来越过分了,居然敢给我缺斤少两,这个猪肚就给我少了足足半两,还真是胆肥,敢多收我的钱。”

    宋云绮和叶千栀、宋宴淮对于这样的场面已经习以为常了,宋婆子每次去买东西,不管买什么,拿回家时,都习惯秤一秤,看看会不会缺斤少两。

    宋云绮见宋婆子气冲冲地放下秤子,似是要出门去找李屠夫理论,她连忙道:“娘,就这么半两而已,咱们就别跟人计较了,上次李屠夫不也白送了一个猪肺给咱们么?就算补上了。”

    “哪有这样找补的?”宋婆子不满瞪眼:“猪肺值多少钱?猪肚值多少钱?你心里没个数?”

    宋云绮讪讪一笑,不知该如何应答。

    叶千栀灵机一动道:“娘,您还没有吃过我卤的猪头皮吧?不如等会儿去李屠夫家定明天的猪头皮,顺便把猪脚和整副猪内脏都给定下来,到时候您可以压压价,毕竟咱们定这么多,便宜点也是应该的。”

    闻言,宋婆子眼睛一亮,心里的小算盘飞快地盘算了起来:“咱们买这么多的话,还可以让他多送点咱们东西,栀栀,你等着,我现在就去办这件事。”

    话落,宋婆子风风火火地走了。

    宋云绮冲着叶千栀比了一个手势,很是佩服道:“三嫂,你真是太厉害了,我都怕我娘一言不合就拿着刀去找李屠夫算那半两的账了。”

    “娘也就是嘴上说说罢了。”叶千栀笑了笑说道:“让她从别处找补回来就行了。”

    姑嫂两人说着话,宋宴淮回到家里后,就直接躲回了房间。

    叶千栀拉着一进门就缩在一旁,降低存在感的叶翠花去了厨房,给她烧了水,让她去洗头洗澡。

    等把人送到净房后,叶千栀这才抬脚去房间给叶翠花拿衣服和药膏。

    到房间时,就看到宋宴淮正坐在窗边看书,叶千栀一点儿也不意外,她拿了衣服和药膏后,没急着去净房,反而是走到宋宴淮身边,愁眉苦脸地请教道:“宋大才子,你这么聪明,一定有办法完美地解决叶翠花的困扰吧?”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9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2章 请教,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