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第一次听到叶千栀这么喊他,宋宴淮失笑不已,他见叶千栀眉头微蹙,但是眼里却闪烁着狡黠的光芒,显然对于这件事,她已经有办法解决了。

    那么现在突然开口问他,是遇到了什么困难么?

    “办法是有,不过你跑来问我,应该不是想要我给你出主意吧?”宋宴淮挑了挑眉,云淡风轻地回答道:“她的事情,说麻烦也不麻烦,说不麻烦也挺麻烦的,主要还是得她自己下得了狠心,才能跟那家人切割开。”

    这种事情,外人就算再想插手,那能插手的地方也不多,主要还是得靠当事人自己。

    宋宴淮的意思,叶千栀自然也明白,她抱着衣服坐在宋宴淮面前,脸色愁苦道:“我知道我插手她家里的事情不妥当,但是我看她对她爹还挺有感情的。”

    或许不是有感情,而是她习惯了逆来顺受,从来都没有试图反抗过。

    这次会偷偷跑来找她,叶翠花都是鼓足了勇气。

    “你可以跟她好好谈谈心。”宋宴淮提议道:“这种事情总还得她自己下定决心,而不是我们帮着拿主意,推着她往前走。”

    “说句不好听的话,我们的本意是帮她,可万一我们的做法不合她的想法,那么就有可能咱们出力不讨好不说,还会惹得一身腥。”

    叶千栀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抱着衣服去找叶翠花。

    净房里,叶翠花已经洗完澡了,叶千栀进门时,她正拿着毛巾擦拭身上的水珠,见到叶千栀进来,她浑身颤抖了一下,下意识地躲了躲。

    一进门,叶千栀反手就把门关上了,借着窗外透进来的亮光,她看清楚了叶翠花身上深浅不一的伤痕,她眼里掠过一抹戾气,不过并没有说什么,拿着药膏上前,帮着她涂抹。

    药膏冰凉凉的,涂抹在发烫的伤口处,抚平了伤口上的灼热,让人浑身一松。

    涂抹好了药膏,叶千栀把拿来的衣服给她穿好,两人的个头相差不大,不过因为叶千栀最近吃得好,养得不错的缘故,个头蹿了点,她的衣服给叶翠花穿,也还算是勉强合身。

    叶翠花一看衣服上的针脚,露出了今天以来的第一个笑容:“栀栀,这衣服是你做的?”

    虽是疑问句,不过从她的语气就能听出她很笃定!

    叶千栀见她笑了,心下一松,点了点头道:“是啊,你是不是要夸我衣服做得好?”

    “才没有。”叶翠花小声反驳道:“你对针线活不精通,以前你补丁旧衣服的时候,每次都把双手扎成了筛子,我看着都心疼得不行。”

    闻言,叶千栀立刻顺着她的话说道:“我不精通不要紧,你精通就好了啊,以后你住在这里,有的是时间教我做衣服。”

    叶翠花虽然是后娘教养长大的,她后娘对她还很不好,但是一般姑娘家要学的东西,她都学了个七七八八。

    叶翠花听到叶千栀这话,她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她抓着叶千栀的手,声音颤抖道:“我留在这里,你婆婆会不会赶我出去?”

    刚刚进门时看到的一幕,让叶翠花双腿都打颤。

    宋婆子名不虚传,真的不是好相处的人。

    叶千栀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被吓着了,叶千栀拍了拍她的小手道:“我娘性子比较急,是个肚里藏不住话的人,她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别看她嘴巴不饶人,但是心地极好。”

    “咱们看人不能看表面对不对?就像你后娘,平日里看着温温柔柔的,对谁都好,可她是蛇蝎心肠,背地里使坏,让人有苦无处说。”

    叶翠花了然地点了点头,乖巧地跟在叶千栀的后面,离开了净房。

    宋家房间很多,叶千栀带着叶翠花穿过了内院,把她安置在了离自己房间不远的一间房:“这房间平日里是招待留宿客人的,你先在这里住着,有什么需要的东西,直接跟我说就行了。”

    叶翠花看着整洁干净的房间,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摆放,可心里却暖融融的,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在她不知道何去何从的时候,叶千栀伸出援手帮助她,这让她十分感动。

    可感动过后,她却担心起自己的到来会不会给叶千栀惹来麻烦,叶翠花着急问道:“栀栀,你收留我会不会给你惹麻烦?我爹他们是打定主意要把我嫁给刀疤脸了,到时候他们跑来这里找你麻烦,那该怎么办?”

    她不能那么自私,不能把这样的麻烦惹到叶千栀身上。

    以她爹和后娘还有刀疤脸的脾气,要是知道她藏在了宋家,肯定会把宋家搅得天翻地覆,到时候万一惹得宋家人讨厌栀栀,要把栀栀赶出门怎么办呢?

    越想越心慌,叶翠花六神无主道:“不行,我不能留下来,我得离开。”

    只要她离开了,就不会连累栀栀了。

    “你别胡思乱想,外面天寒地冻的,你这样出去,不被冻死,就等着饿死。”叶千栀一把推着叶翠花坐在了凳子上,她神色认真道:“我今天本来就要去你家里,给你撑腰做主,我本来想着,你爹和你后娘要是执意要把你嫁给刀疤脸,那我就让我家那位出面,让你跟你家里人断绝关系。”

    宋宴淮是举人,有他出面,事情自然是能办得成!

    “可我没想到他们会使阴招,逼迫你同意嫁给刀疤脸。”叶千栀问道:“现在屋里除了我们两外,没有旁人,你跟我说实话,你想不想彻底摆脱这门亲事?”

    “我想,我做梦都想。”说起这门糟心的婚事,想起昨晚如同噩梦般的经历,身上的不适渐渐放大,让她坐立难安。

    “那么你是想绝了这门亲事?还是想脱离那个家?”叶千栀追问道。

    叶翠花沉默了一会儿,认真地思索了一下,随即抬头,眼神坚定,语气诚恳道:“我想离开那个家,跟他们再无关系,栀栀,我知道你会这么问我,肯定是想到了办法,你只管说,我一定全力配合。”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9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3章 我一定配合,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