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又试着做了一个,可还是失败了,她颓废地靠在椅子上,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是个废材!

    她消停了,一直旁观的宋宴淮捡起了她丢在一旁的竹片,动作生疏地拼接。

    “没用的,我都研究了好几天了,还是没做出来。”叶千栀看了几眼,就认出宋宴淮是在按照她的步骤组装,“我还试着用别的办法组装过,还是不行。”

    宋宴淮没理会她,自顾自地组装,叶千栀闲来无事,便支着额头看他的动作。

    宋宴淮按照叶千栀刚刚的步骤组装,果然是失败了,第二次他则换了另外一种办法,依旧还是没做出来。

    第三次他一边组装,一边拿着片刀在竹片上修修整整,然后用叶千栀没见过的方式组装,这次依旧失败了,不过他已经抓到了要领,所以在这次失败后,他直接拿着片刀开始处理没有处理过的竹子。

    叶千栀一直都听宋云绮和宋天才说,宋宴淮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不仅读书厉害,做什么事情都厉害。

    听这些话的时候,她总以为是他们两人滤镜太厚,夸大其词。

    可今儿她亲眼见宋宴淮捣鼓了差不多四次就把袖箭做出来了,她才终于明白过来,那两人没有说大话。

    她看着宋宴淮手上的袖箭,目瞪口呆。

    宋宴淮摆弄了一下袖箭,蹙了蹙眉道:“这个东西做出来有什么用?打猎用么?”

    打猎的弓箭也比这个东西大多了啊。

    宋宴淮眉头皱了皱,随即又认真地研究了一番,看到一旁叶千栀早早就准备好的竹箭,他摸索地把竹箭装在了袖箭里,然后按了一下袖箭上的一个开关。

    很快就听见嗖的一声,竹箭从袖箭里飞出去,射到了院墙上。

    速度极快,威力极大,特别是当宋宴淮走到院墙边上,看着竹箭三分之二都没入墙壁上后,他脸上的淡定再也维持不了。

    这是什么杀伤力的武器?

    “星宝,你做这个干什么?”宋宴淮声音都有些飘忽,他本来以为叶千栀这几天捣鼓这个东西,不过是闲来无聊,所以做着打发时间,可现在看来,他不由得怀疑,叶千栀做这个是不是想要去灭了叶翠花家那几口人?

    叶千栀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收起你那不切实际的想法,我是那种人么?我要让几个人死,有必要这么麻烦?直接调配毒药,毒死他们,岂不是简单省事?”

    她不提的话,宋宴淮还没有想到昨儿叶千栀调配的药粉,现在她一提起这事儿,宋宴淮就想到了放在屋里的药粉,他抿了抿唇提醒道:“为了那几个人脏了自己的手,值得吗?”

    “我还以为你会让我不要做这些事情呢。”叶千栀稀奇地看了他一眼,随即说道:“你放心好了,那几个*还不值得脏了我的手,我做这些东西当然是有用处的。”

    “什么用处?”宋宴淮追问道。

    “暂时就先不告诉你了,等我事情办妥之后,再细细跟你说?”叶千栀从他手里接过了袖箭,仔细地检查了一番后,轻叹口气道:“做得还真是不错,不过就是因为材质的原因,这东西顶破天只能用几次就会散架。”

    竹箭飞出去的时候会有一股力,这股力会震坏袖箭,多用几次,袖箭就会四散而开。

    倘若不是用竹子做,而是用铜铁做的话,那就没有这个担忧了。

    宋宴淮眼神深沉地看着叶千栀摆弄袖箭,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道:“你这张图纸可以送给我吗?”

    “你要的话,给你就是了。”叶千栀大方地摆摆手,她爱不释手地摆弄着手里的袖箭,提醒道:“我画的图纸是错误的,做不出袖箭,你已经摸索出了正确做法,你自己也可以画啊。”

    何必跟她讨要一个错误的图纸呢?

    宋宴淮扬了扬眉,没回答她,而是小心翼翼地把图纸给收了起来。

    叶千栀说她画的图纸是错误的,可宋宴淮刚刚在摸索的时候就发现了,其实她画的图纸也是正确的,只不过用的材料要换一换。

    如果是用铜铁打造的话,那这袖箭的威力,必然会比现在竹子做的强百倍、千倍!

    若是这种东西能够大面积地投入使用

    想到这里,宋宴淮眼里掠过一抹亮光。

    袖箭做好了,叶千栀便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

    一大清早,太阳都还没有从天边爬出来,叶千栀就约着宋天才和宋云绮去了山里。

    他们也没有去深山,而是守在了一条刀疤脸出入必经过的山坳里。

    刀疤脸丧妻多年,好不容易才说上了一个媳妇,而这个媳妇他才刚刚尝了味道,人就不见了。

    刀疤脸岂能这么就算了?

    所以这些天,他每天都会出山,跑去叶家村找叶翠花的父母,逼着他们交出闺女。

    叶翠花凭空消失,家里人把周围都找遍了,就是没找到她的身影,每次刀疤脸过来要人,叶翠花的父亲和后娘就只能笑脸相迎,一天天拖着。

    刀疤脸可不是好说话的人,再加上他靠打猎为生,身上总有种危险的气息,叶翠花她父亲和后娘推脱了两次后,惹恼了刀疤脸,他混不吝道:“找不到你的大女儿不要紧,这不还有个小女儿么?我又不挑剔,你把你的小女儿给我也成。”

    叶翠花的后娘一听这话直接就被吓哭了,小女儿是她亲生的,今年才十一岁,还是个不懂事的年龄,她可以把叶翠花推入火坑,可她不会愿意让自己的闺女嫁入这个火坑啊!

    她不同意,叶翠花的父亲自然也不会同意,双方便僵持了起来。

    这不,今儿天气不错,刀疤脸一早起来就又打算去叶家村催债。

    只不过这次他还没有走出深山,就被两头野猪给拦住了。

    刀疤脸是老猎户了,对付山里的猎物自有一套。

    别说是区区两头野猪了,就是再来两头,他也能从容应对。

    他胸有成竹地掏出吃饭的家伙,打算猎杀这两头野猪,心里还盘算着,这两头野猪加起来起码有三百来斤,到时候运到县城去卖,至少都能赚五六两银子。

    半个媳妇到手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9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65章 半个媳妇到手了,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