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额头上溢出了细密的汗珠,双眼无神地望着头顶素色的帐子,掉下悬崖的坠落感是那么的真实,让她到现在浑身都微微颤抖。

    刚刚的是梦还是现实?

    叶千栀已经分不清楚了。

    “星宝。”

    宋宴淮听到叶千栀的惊呼声,连忙走了过来,对上叶千栀那双空洞的眼眸时,宋宴淮心里抽疼抽疼,柔声道:“你醒了。”

    “我这是在哪里?”叶千栀张了张口,问道,声音沙哑,喉咙干干的,十分不舒服。

    “在县城。”宋宴淮解释道:“你伤得很严重,大夫说,我们来得还算是及时,要是再晚一点,怕是你都救不回来了。”

    “你先喝点水。”见叶千栀想说话,宋宴淮忙打断她:“饿了吧?我让阿绮去后厨把熬的粥给端来。”

    叶千栀乖巧地喝了几口开水,润了润嗓子后,她才为自己申辩道:“那大夫说谎,我的伤都是皮外伤,不碍事的。”

    叶千栀自己就是大夫,对于自己的伤势,还是有所了解的,她看起来伤得很重,也不过是皮外伤,血流的比较吓人而已。

    宋宴淮知道她医术好,不过今儿他被浑身是血的叶千栀给吓到了,所以他坚持道:“不管怎么样,你这段时间都得乖乖养伤,不许往山里跑了。”

    “好好好,听你的就是了。”叶千栀想了想后答应了下来,有了这几次的经历,应该把刀疤脸给吓到了,她也确实没必要再去山里走了。

    宋宴淮见她答应的爽快,这才没有说什么,把杯子放到了桌上,宋宴淮开了门喊了宋云绮一声,很快宋云绮就端着热气腾腾的白粥过来了。

    “三嫂。”宋云绮眼睛红红的,显然是哭过。

    叶千栀笑了笑,笑容虚弱,在宋宴淮的帮助下,艰难地坐了起来,靠在枕头上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伤口,疼得她龇牙咧嘴。

    宋云绮满目担忧地看着她,着急道:“三嫂,是不是碰到伤口了?我去请大夫来看看。”

    叶千栀伤得有多重,宋云绮是知道的,刚刚给叶千栀擦拭身子和抹药的人就是她,她知道的一清二楚,也就是因为知道叶千栀伤得有多重,所以宋云绮愈发难受。

    三嫂是为了保护她和宋天才,才伤得这么重的。

    “不用。”叶千栀微微摇头,“这点小伤不算什么,你们不用担心,过几天就好了。”

    她没把这点伤放在心上,可宋宴淮和宋云绮还是紧张得不行,宋宴淮拿勺子要喂叶千栀喝粥,叶千栀满脸拒绝道:“这就不要了吧?我自己来就行了。”

    “你听话。”宋宴淮避开叶千栀的手,执意道:“都受伤了,就别逞强了,我喂你粥,不收你钱。”

    谁逞强了啊?

    叶千栀腹诽不已:她这不是不好意思让堂堂的宋举人给她做喂粥这点小事么?

    既然宋宴淮愿意喂,叶千栀也没矫情,张嘴乖乖等投喂。

    等填饱肚子后,叶千栀这才让宋云绮把大夫开的方子拿过来看了看,她随手划掉了其中两味药,又添了三味药进去,“阿绮,明天你按照这张方子去抓药。”

    宋云绮知道叶千栀会医术,她没有多问就答应了下来。

    说完了汤药,叶千栀又检查起了大夫开的金疮药,刚刚打开瓶盖,叶千栀的眉头就紧紧皱了起来:“这是什么金疮药?味道也太呛鼻了,用的是什么药材啊,太难闻了。”

    叶千栀嫌弃不已地放下药瓶,用这种金疮药敷伤口,怕是两个月伤口都还没好全吧?

    宋云绮见叶千栀嫌弃的小模样,连忙安抚她道:“三嫂,你就先将就用一用,等把熊瞎子卖了,我就去给你买最好的金疮药。”

    “不用了,把这钱留着,我可以调配出更多的金疮药。”叶千栀拒绝道:“咱们什么时候回家?”

    “等你伤好一些后,咱们再回家。”宋云绮说道:“娘说过几年她和爹也会来县城,咱们一家人在县城过年也挺好的。”

    “我就是受了点小伤,不碍事的。”叶千栀眼巴巴地望向宋宴淮,恳求道:“咱们明天就回去好不好?”

    家里还有那么一大摊子的事情呢,她在县城哪里坐得住。

    宋宴淮迟疑道:“等你的伤好了,我就带你回家。”

    “等我的伤好了,那你带回去的可能不是我,而是我的躯体。”叶千栀哭丧着脸道:“你要真为了我好,那就带我回家,你留我在这里养伤,是为了我好,可我要是留在这里,我会茶不思饭不想。”

    “你们可能不知道,这伤者的心情好不好,跟伤口的愈合有很大的关系,我心情不好,伤口愈合得慢,这点小伤,说不定三五个月都养不好,可我要是心情好了,这点小伤十天半月就有可能好了。”

    “说了这么多,你就是想回家?”宋宴淮无奈地看着她,摇头叹息道:“想回去也不是不行,你这几天配合点,等你伤势好一些,我们就回去。”

    今儿送叶千栀来的时候,她浑身是血,昏迷不醒,可没有把他吓死,这时候带她回家,万一她伤势加重,亦或是发生其他的意外,他可吃罪不起。

    叶千栀见好就收,宋宴淮都退了一步了,她也没必要坚持明天回去,她爽朗地答应了下来,接下来的两天,她都乖巧得不行。

    让喝药就喝药,让抹药就抹药,配合的不得了。

    在县城待了三天,叶千栀身体也好了一些后,宋宴淮这才同意带她回家。

    从县城到东屏村,坐牛车差不多要一个时辰,宋宴淮为了让叶千栀少遭点罪,他雇了一辆马车。

    马车的速度快,车厢里还垫了好几层的垫子,叶千栀坐着舒服不说,她不小心撞上马车时,有了这几层垫子护着,撞到了也不太疼。

    马车哒哒哒地到了东屏村,宋宴淮抱着叶千栀回了房间。

    叶千栀脸颊泛红,不太好意思地垂着头,见状,宋宴淮故意逗她:“抱你一下就害羞了?我前几天给你擦身抹药的时候,你可配合了。”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8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70章 可配合了,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