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闻言,叶千栀惊了!

    她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道:“你说什么?你在跟我开玩笑的对不对?”

    她一直都以为给她擦身和抹药的人是宋云绮,从没有想过宋宴淮会给她做这些事情。

    现在从宋宴淮口中得知这件事,叶千栀是又羞又愧,连多看宋宴淮一眼的勇气都没了。

    宋宴淮见她嘟着嘴,似乎是生气了,眼眸里掠过一抹极淡的笑意,他见叶千栀垂着头,不敢看他,嘴角微微往上翘,他低沉地发出一声轻笑。

    叶千栀听力极好,很快就捕捉到了他的笑声,立刻明白了过来,这个男人就是逗着她玩儿。

    “你是故意逗我的?”叶千栀没好气道:“幼稚。”

    宋宴淮稳稳地抱着她过了门槛,送她回房间,声音轻不可闻道:“咱们的互动得多一点,不然容易露馅。”

    由于两人是假夫妻的缘故,叶千栀跟宋宴淮之间总是比较疏离,看着就像是感情不好的样子。

    以前还能推说是两人不熟悉,所以会有距离感,可两人都同处一室这么久,又经历了这次的事情,两人之间还跟以往一样相处是不行的。

    宋婆子本就关心他们,时时刻刻都盯着他们两人瞧,要是被她知道他们两人自始至终都在演戏,宋宴淮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他母亲肯定会把屋顶都给掀翻了。

    听了宋宴淮这话,叶千栀身子僵了僵,有些不知所措。

    前世她先是忙着学业,后来忙着事业,身边优秀的男人不少,可不知道是她命里无桃花的缘故还是她性格的问题,那些男人跟她认识久了以后,都成了她的兄弟。

    叶千栀那时候郁闷得不行,以为是自己没女人味,还打算跟着身边的小姑娘一起去学学瑜伽和肚皮舞。

    可惜还没等她学会,她就穿到了这里。

    白白浪费了那些学费。

    从前世到今生,她都没谈过恋爱,自然也不知道如何跟男人相处,也更加演不出热恋的样子。

    “我不会。”叶千栀愁眉苦脸道:“我们是不是很快就会被人给拆穿了?”

    “我也不会。”宋宴淮慢悠悠回答道:“不用着急,慢慢来就行了,咱们要是一下子感情太过于浓烈,每天都黏黏糊糊的,才会让人觉得假。”

    他说的好有道理啊!

    叶千栀心下感叹,动了动胳膊,才发觉自己还在他怀中,顿时不敢再乱动一下了:“你快放我下来,不要抱我了。”

    古人都含蓄,这要是被人看见了,指不定会被人喷成什么样子呢。

    “你乖点。”宋宴淮柔声提醒道:“很快就到房间了,你忍忍。”

    叶千栀抬头看向宋宴淮,正要说什么的时候,眼角就瞄到了一脸姨母笑的宋婆子,登时什么话都卡在了喉咙口,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宋宴淮宋叶千栀回房间后,宋婆子和叶翠花立刻就跑来看她,跟她说话。

    “瘦了点。”宋婆子打量了叶千栀一番后,蹙眉道:“好不容易养起来的二两肉,又给嚯嚯没了,栀栀,你中午想吃什么?娘给你做。”

    “只要是娘做的,我都喜欢吃。”叶千栀笑得眉眼弯弯,拉着宋婆子的手撒娇道:“娘,我好几天没有吃您做的菜了,甚是想念。”

    谁能拒绝香香软软小姑娘的撒娇?

    哪怕是尖酸刻薄的宋婆子,也无法抵挡叶千栀的撒娇,被叶千栀哄得是眉开眼笑,满面春风地去厨房准备午饭。

    宋云绮和宋宴淮两人看得是叹为观止。

    宋宴淮见叶翠花有话要跟叶千栀说,很是贴心地带着自家小妹离开了房间。

    等到屋里没人了,叶翠花小心翼翼走到叶千栀身边,哽咽道:“栀栀,你平安回来了就好,我都不敢想,要是你因为这次的事情出了意外,那该怎么办?”

    栀栀是她最好的朋友,如果栀栀因为这件事出了意外,她怎么活得下去?又哪里有脸面见宋家人?

    叶翠花越想心里越是不踏实,拉着叶千栀的手,小声地哭了起来。

    叶千栀知道自己这次出事把叶翠花给吓坏了,她轻声细语地安抚着她,等到叶翠花情绪平稳了以后,她这才问道:“这几天我没在家里,你家里那边和刀疤脸那边的事情进行得可顺利?”

    “一切都很顺利。”说起这件事,叶翠花眼睛亮了起来,如同宝石,璀璨耀眼:“宋天才昨天过来跟我说,事情都已经办妥,该我上场了。”

    只不过她担心叶千栀,想要见一见叶千栀,知道叶千栀在城里观察几天就会回来,她就想等一等。

    没想到今天叶千栀就回来了。

    亲眼见到叶千栀平安无事,叶翠花才能安心去处理自己的那堆破事。

    “你消失这么多天回去,你爹和后娘怕是会找你麻烦,你不要怕他们,也不要有心理压力,这次没成功,咱们下次再接再厉。”叶千栀知道叶翠花胆子小,忍不住多叮嘱几句。

    闻言,叶翠花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她眼里还含着泪花,可笑容十分明媚,她用力点头道:“栀栀,你别担心,我一定会处理好这些事情。”

    目光坚定,语气不容置喙。

    叶千栀想要多跟她说几句,可叶翠花却催着她去休息,等叶千栀躺下后,叶翠花便离开了房间。

    望着叶翠花离开的身影,叶千栀轻笑一声,心中暗道:可那是生她养她的人,哪怕再失望,心里对他还是会有点奢望,她不能逼迫小姑娘做决定,一切还是顺其自然吧!

    叶千栀回来了,宋家屋顶的乌云散去了。

    宋婆子做了一桌子叶千栀喜欢的饭菜,把叶千栀感动得不行。

    饭后,叶千栀坐在院里消食,宋家大嫂宋李氏便提着一只老母鸡上门探望了。

    跟她一起来的,还有她的闺女宋如意。

    “三婶。”宋如意只比叶千栀小一岁,今年十三岁了,在这个朝代,已经可以开始说亲了,算是大姑娘了。

    宋如意跟叶千栀并不熟,两人今儿也是第二次见面,上次见面还是叶千栀嫁进来的时候。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8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71章 探望,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