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宋家出美人,不管是宋宴淮还是宋云绮,都长得极好看,宋云天和宋云飞稍微差一点,但也是好看的。

    宋李氏容貌虽只是清秀有余,但是她跟宋云天生的孩子,长得倒是挺出众。

    宋如意跟叶千栀打了招呼后,就乖巧地坐在一旁,听着自家母亲跟叶千栀寒暄。

    宋如意从有记忆以来,就知道自家三叔挺抗拒成亲,后来救了落水的叶文倩,迫不得已跟她定了亲,那时候她以为,叶文倩就是自己的未来三婶。

    小时候她不懂事,当初两家亲事定下的时候,她还寻了不少机会去叶家村偷偷看叶文倩。

    对于叶文倩,她没什么好印象,只记得她脾气不太好,动不动就欺负自己的堂妹。

    那时候她还同情过叶千栀,心里也为自己的三叔抱不平,三叔这么温柔的一个人,却要娶一个母老虎进门,太可怜了。

    可没想到,兜兜转转后,她家三叔居然娶了叶文倩的堂妹叶千栀,这个她从不曾接触了解过的小姐姐。

    她的记忆还停留在两个月前的那场婚礼上,新娘子长什么样,她没什么印象了,只记得对方瘦瘦的,皮肤有点黑,头发枯黄,看着不像是比她大一岁的样子。

    两个月没见,当初的新娘子已经变了一个模样。

    虽还是瘦瘦的,但是明显比那时候高了一点点,皮肤也白皙了不少,枯黄的头发也变成了黑色,恢复了光泽。

    宋如意偷偷盯着叶千栀看,不小心对上了叶千栀的视线,见叶千栀冲她莞尔一笑,她慌乱地垂下头,不敢再看。

    “三弟妹,咱们村靠近大山,这山里猛兽多,以后三弟妹要进山,还是得多喊些人。”宋李氏没有察觉自家姑娘的小动作,她比叶千栀大一轮还不止,每次她跟叶千栀打交道,都会下意识把她当小辈看。

    “大嫂说的是。”叶千栀乖乖听训:“这次是我思虑不周,想着没去深山,猛兽又在冬眠,应该不会碰上,谁知道运气不好,刚巧给碰上了。”

    闻言,宋李氏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噗嗤笑出声来:“说起运气,我就想到我娘家嫂子跟我说的趣事儿。”

    “什么趣事儿?”叶千栀好奇地追问道。

    一旁的宋如意也感兴趣地望着宋李氏。

    宋李氏没有吊着她们,笑够了以后,这才说道:“我前两天回娘家给我母亲送落花生,听到娘家嫂子在议论刀疤脸的事儿,刀疤脸你知道他是谁吧?”

    “这个名字我倒是听过几次,不过我没见过他。”叶千栀昧着良心说谎,以前她是不认识没见过,不过在知道叶翠花的事儿后,她自然是见过他,不仅见过,还算计了他几次。

    她这次会受伤,或许就是老天爷见不得她算计人?所以才让她碰上了这件事?

    “你见过的。”宋李氏笑了笑,给她解惑道:“就是把熊瞎子引来的那个人,如果没有你,刀疤脸怕是会被熊瞎子给拍死。”

    刀疤脸是没给熊瞎子拍死,不过因为他出言不逊,被宋宴淮他们听到了,最后被宋天才暴揍一顿,虽然没伤及性命,但是也伤得不轻。

    “原来是他啊!”叶千栀‘恍然大悟’道:“他人长得跟这个名字还挺符合的。”

    “刀疤脸是他的外号,他的真名叫什么,我们都不知道。”宋李氏接着给叶千栀说趣事儿:“刀疤脸是山里老猎户了,这些年来猎物碰到他,都恨不得绕道走,他从未失手过,可这段时间不知道怎么回事,刀疤脸每次碰上猎物,都反过来被猎物收拾了。”

    “据刀疤脸自己说,那些猎物就像是不知道痛,也不怕死一样的攻击他。”

    “他碰到熊瞎子那天,也就是去山崖边挑水,谁知道好死不死就碰上了熊瞎子,被熊瞎子碾着跑,要不是碰到你,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宋李氏说起刀疤脸那不道德的行为,皱眉道:“那刀疤脸也委实不要脸,前几天被宋天才打了以后,他居然跑来家里找娘要医药费,被娘给骂了回去。”

    这事儿叶千栀还是第一次听说,她扬了扬眉道:“让他就这么滚蛋实在是太亏了,应该让他留下买命钱。”

    “说得对!”闻言,宋李氏一乐,她接着说道:“经过了这次熊瞎子事件,也不知道刀疤脸是怎么想的,他跑到我娘家那个村子,找了一个算命先生算命,最后算出来是他最近招惹了一个灾星,才导致他引来了这些事情。”

    “算命算得准吗?”叶千栀不太相信道:“这种听着就不太靠谱。”

    “你还小,经历的事情不多,等你经历的事情多了以后,你就会知道,命这东西啊,还真是一早就定好的。”宋李氏对算命之说很是推崇,她口若悬河地给叶千栀科普了一番后,这才继续道:“刀疤脸求着算命先生给他算,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算命先生拗不过他,便给他算了算,才发现刀疤脸的好运气被一个叫叶翠花人给毁了,这个叶翠花啊,是克夫命,而叶翠花,刚巧是刀疤脸未过门的妻子,这不,他刚刚得知这个消息,就去叶翠花家闹着要退婚。”

    “叶翠花的家人不同意,双方推搡间,叶翠花的父亲被推倒在地,头撞到了树桩上,流了血,刀疤脸怕闹出人命,连彩礼都没敢要了,直接就跑了。”

    克夫命?

    叶千栀眉头皱了皱,她记得自己给叶翠花安排的时候,只说两人的八字不合,不宜结亲,怎么最后给变了这么多?

    宋李氏后面又说了什么,叶千栀已经没太听清楚了,等到宋李氏说到口干舌燥时,她才堪堪停下。

    叶千栀强打精神跟她又说了一些话,等宋李氏带着宋如意告辞时,叶千栀拿了不少在县城买的小玩意儿送给宋如意。

    宋如意跟着宋李氏往自己家方向走,宋如意看着手里的头绳和绢花,又看看自家娘亲手里的肥皂,“娘,我以前听不少人说三婶性子怯弱,不懂变通,不懂人情世故,可如今看来,传言不可信。”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8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72章 传言不可信,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