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外面的流言啊,哪里能尽信?”宋李氏含笑看着自家闺女,语气轻柔:“不说别人,就拿你三叔的事情来说,两个月前,大家都还在议论你三婶嫁过来那就是当寡妇来了,可你看看,你三婶嫁过来以后,你三叔醒过来了不说,身体也渐渐康复了。”

    宋家人并不知道宋宴淮中毒的事情,每次宋宴淮喝的汤药,都是叶千栀特意给他调配的,不过为了隐瞒家里人这件事,宋宴淮三五天就会去镇上一趟,开些补药回来。

    叶千栀会把他拿回来的药材挑选分类,留着备用。

    至于宋宴淮每天喝的汤药,自然是叶千栀根据他身体情况给熬的汤药了,不过有了上次的药浴和针灸治疗过后,这段时间宋宴淮的身体好了不少。

    “娘,您既然知道这个道理,那刚刚在三婶家里,为什么还要跟三婶八卦刀疤脸的事情?”宋如意不解问道。

    宋李氏笑了笑,没有回答宋如意的疑问。

    母女两人脚步轻快地回到家,宋李氏去厨房准备晚饭,她站在灶膛前,看着灶台上空悬挂的野猪肉,抿唇一笑。

    为什么要跟叶千栀说这个八卦?

    自然是跟这些野猪肉脱不开关系。

    她不是爱说闲话的人,但是叶千栀这十来天来,一直都往山里跑,每次都还能带点猎物回来,数量还不少。

    宋李氏是聪明人,她不知道前因后果,也不清楚叶千栀去山里干什么,但是从她娘家嫂子那边听到的消息,再结合叶千栀这几天的行为,有些事情就呼之欲出了。

    特别是当宋李氏知道刀疤脸跟叶家村的叶翠花议亲后,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叶翠花宋李氏是见过的,知识不熟悉罢了,而她记得上次到宋宴淮家里,就见到一个侧颜跟叶翠花很像的人。

    叶翠花的后娘还在满世界地去找叶翠花,她却想不到,她要找的人就躲在东屏村。

    宋李氏不是多事的人,猜到了这些事情,也不会大嘴巴嚷嚷出去,她今儿去探病,名为探病,其实也是想给叶千栀提个醒。

    叶翠花想要离开她那个家不难理解,但是她克夫的名声给传出去后,对她不好,再则要是被人知道叶千栀在背后帮了叶翠花这么多忙,说不定会惹火烧身。

    她跟叶千栀也就只接触了几次,不过她对叶千栀的印象很好,所以乐于提点这个妯娌一番。

    如同宋李氏所料,在她离开后,叶千栀立刻就喊来了宋云绮,让她帮忙请宋天才过来一趟。

    宋云绮还以为叶千栀找宋天才是有事要他帮忙,她拍着胸膛打包票道:“三嫂,你有什么事情要做,找我就行了,不需要找宋天才,我的能力不比宋天才差。”

    “我找他是想问他一点事儿。”叶千栀蹙眉道:“这事儿你没经手,你不清楚,你帮我喊他过来,我就跟他说几句话就行了。”

    “行吧!”宋云绮应了一声,匆匆离开了家。

    叶千栀坐在屋檐下,望着有些空荡荡的院落,觉得家里人丁不旺。

    宋老爹和宋婆子都到了颐养天年的年龄了,可他们还操心着田里的庄稼事儿,眼看就要过年了,等过了年,春种就开始了。

    想到家里老的老,小的小,病的病,叶千栀觉得有必要买几个人回来减轻大家的负担。

    不过这事儿不是她说的算,还得跟宋宴淮商量,看看他是怎么想的。

    在叶千栀胡思乱想之际,宋天才到了。

    一见到他,叶千栀立马就抛开了脑子里那些事儿,她立刻问道:“天才,我找你来是想问问你是怎么安排叶翠花的事情的,是跟我们先前商量的一样吗?”

    叶千栀没有质问他,语气也很是平淡,看着就像是随口话家常的模样,可宋天才跟在叶千栀身边不是一天两天了,对她也颇有些了解,一听这话,立刻就明白她喊他过来的意思了。

    叶千栀肯定是知道了叶翠花被算命先生算出克夫命这回事了,所以特意找他过来询问。

    “有些改动。”宋天才知道瞒不过去,事情已经发生了,也没有瞒着的必要了,他老实交代道:“我和翠花姑娘商量后,觉得八字不合这个借口没有克夫命好用,所以擅自决定改了计划。”

    那时候叶千栀还在县城看伤呢,自然是来不及跟她商量这事儿。

    叶千栀被他的话气笑了,“这个借口好用是好用了,可你们想过以后的事情没有?克夫这种子虚乌有的传言传出去以后,翠花姐姐以后还怎么找人家?”

    “是我们冲动了。”宋天才认错,没有为自己辩驳,乖乖地低头听训。

    叶千栀喊他过来也不是为了批他,而是想着要怎么处理后面的事情。

    宋天才见叶千栀没生气,他这才小心翼翼道:“三婶,其实你可以跟翠花姑娘谈谈心,我觉得她对人生大事有些心灰意冷。”

    闻言,叶千栀立刻明白了叶翠花用克夫命借口的用意。

    叶翠花失了清白,在她看来,她已经没有资格去寻好人家了,而占了她便宜的刀疤脸,她断断是不能嫁的,可她只要还留在叶家,她后娘收拾她轻而易举。

    先前她是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家时,都没说到好人家,现在她清白毁了,她后娘又会给她介绍什么样的人呢?

    定然是比刀疤脸更为不堪的人!

    既然决定要做这些事情,不如就下狠手,让叶家彻底厌弃她,主动放弃她。

    宋天才见叶千栀脸色变了变,眼里溢出了一抹浅笑,他心里才踏实了下来,“三婶,翠花姑娘看着柔柔弱弱,不过她是个有主意的人,也是有决断力的人。”

    “改变计划的事情,是她先提出的,她那时候跟我说,要断就断的干干净净,再无一丝牵扯,往后余生,她才能过得更幸福。”

    叶千栀一听这话,笑了起来,看来叶翠花是把她上次劝她的话听进去,还想通了。

    叶翠花想通了就好,也不枉他们为这个计划辛苦了这么久。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84.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73章 要断就断的干干净净,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