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正端着碗头喝汤,突然就给呛到了。

    “咳咳咳。”叶千栀掩嘴轻咳,脸都憋红了。

    宋宴淮忙给她拍了拍背,语气无奈道:“娘,吃饭的时候,咱们能不能不聊这个话题?”

    “你们能面不改色地在外面搂搂抱抱,我在家里催催生就不行么?”宋婆子不满抱怨:“你看看隔壁村的王虎子,人家跟你们差不多时间成亲的,现在人家媳妇都怀孕了,再过*个月,他爹娘就能抱上孙子了。”

    宋婆子说起这事儿,对隔壁村的王虎子父母是羡慕得不行。

    她膝下儿子也不少啊,足足三个儿子,可是孙子辈就只有两位,她能不心急么?

    “娘,我还在喝药,这时候要孩子不合适。”宋宴淮辩解道。

    “你的意思是,等你停药了,就能给我生孙子孙女了?”宋婆子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她笑眯眯道:“我看你最近身体大好了,要不就先把药停了,先生个孙子孙女给我解解闷如何?”

    如何?

    不如何!

    不说他跟叶千栀是假夫妻,单单就他那毛病

    宋宴淮眉头紧皱,他娘还真是会给他出难题。

    叶千栀见宋宴淮面色不好,还以为是他不知道怎么拒绝,身为盟友,这个时候自然要挺身而出:“娘,生孩子这个事情急不来,温言现在不适合断药,而我的身体也还没有恢复好。”

    “我上次找了大夫给我把脉,大夫说,我身子亏虚得厉害,营养不良,深度贫血,我这时候要孩子,怀不怀得上还不知道,就算怀上了,孩子生下来也是孱弱不堪,到时候孩子遭罪,咱们大人心里也不好受。”

    这话虽然是叶千栀随口胡诌的,不过她说的也是事实。

    叶千栀很对宋婆子的胃口,宋宴淮说的话,宋婆子不乐意听,但是叶千栀这么说了,宋婆子还是很给她面子的,所以她摆摆手道:“我就是随口一提,你别放在心上,这些年你在叶家受了不少苦,遭了不少罪,好不容易来了咱们家,你可得好好养养,现在不调养好,等你将来老了,会遭罪。”

    宋婆子是真的很心疼叶千栀,处处为她着想。

    人心换人心,宋婆子对叶千栀好,叶千栀自然也不会辜负了宋婆子的这份好:“娘,温言刚才说的事情,您好好考虑考虑,咱们家买几个人回来,不仅能帮家里干活,还能让您和爹享享清福,您二老为这个家操劳了一辈子,也是时候放慢脚步,享享福了。”

    “难得栀栀有这份孝心。”宋婆子感动的眼眶都微微泛红,但她还是觉得没必要花这份冤枉钱:“你们的孝心我和你们爹心里领受了,但是咱们还真没必要买人,你们侍弄不来田里的活儿,交给我和老头子就行了。”

    宋婆子咬牙不答应这件事,是因为什么?叶千栀眼睛转了转,立刻就明白了过来。

    宋婆子会拒绝买人,无非是舍不得花钱,因为她想把钱攒下来给宋宴淮读书、科举用。

    “娘,您知道吗?我和阿绮还有宋天才这段时间卖肥皂,赚了不少钱呢。”叶千栀没有再劝,而是跟宋婆子说起了自己的生意:“我们第一批卖了五十块肥皂,后面补了四次货,一次是一百块肥皂,四次加起来就是四百块,一块肥皂咱们的市场价是两百文钱,这些肥皂卖出后,我们一共赚了九十两银子,除掉成本,我们净赚了八十五两银子。”

    “这还是肥皂赚的钱,最近我和阿绮在做香皂,在年底前,我们的香皂就会出现在市场,到时候肯定也能卖的极好。”

    一旁的宋云绮用力点头道:“天才上次送了两块香皂给金香阁的掌柜,让他帮忙看看定什么价格合适,金香阁的掌柜说,我们的香皂去脏留香,味道清淡好闻,城里姑娘会喜欢,他建议咱们,普通的香皂卖四百文钱,添加了药材的药皂卖五百文钱。”

    从一开始,叶千栀和宋宴淮的目标就是那些有钱人,所以她做出来的东西,价格都是高于市场价的,而且属于有市无价那种,毕竟不管是肥皂还是现在的香皂,都是他们三个人做出来。

    人少,产量不高,而宋宴淮的人脉广,这就造成了,几百块肥皂和香皂这里分几块,那里分几块,就直接分没了。

    想要赚大钱,那就得招人,而肥皂和香皂的制作法子,不是信任的人,叶千栀压根不敢让人来帮忙,她还得依靠这个法子发家致富呢,自然是不想被人窃取了机密。

    可买人就不同了,买来的人,卖身契是捏在主家手里,那些人不敢背叛,想做什么坏事儿,那都得掂量掂量后果。

    “卖这么贵,有人买?”宋婆子惊讶问道。

    宋云绮兴奋地回答道:“不仅有人买,还不少人排着队预定呢,三嫂做出来的肥皂和香皂可受那些有钱人喜欢了。”

    香皂擦在身上,用清水清洗干净后,还留有余香,淡淡的香味能留存一整天,有了这香皂,比泡什么花瓣澡都更香。

    如果是皮肤干燥的人,想要让皮肤润一些,就可以选择药皂。

    药皂的气味也不难闻,是淡淡的药香味,让人闻着就觉得舒服。

    宋云绮一开始的时候也不敢相信他们做出来的肥皂能大受欢迎,但是现在肥皂的销量给了她信心。

    在三款产品中,肥皂是最不起眼的,它能卖的这么好,香皂和药皂肯定更为突出。

    “市场我们已经打开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提高产量和产品质量,这一方面,我不放心交给外人,我想让娘帮帮我。”铺垫了这么多,最核心的问题就是买人,叶千栀见火候差不多了,又给添了一把火:“我买几个人回来,一部分去侍弄药田,一部分留在家里做肥皂和香皂,药田那边的事情爹帮我们管着,肥皂这边的事情就要拜托给娘了。”

    “爹和娘不帮我们的话,我和阿绮忙不过来。”叶千栀适时撒撒娇,“娘,您和爹就来帮帮我们嘛!”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8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75章 撒撒娇,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