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乖巧可爱的小姑娘,眼巴巴地望着你,冲着你撒娇,谁能拒绝得了?

    哪怕是铮铮铁骨的汉子,怕是也会绕指柔,更别说刀子嘴豆腐心的宋婆子了。

    她毫无抵抗力地就被叶千栀攻破了。

    “行,那咱们就买人。”宋婆子爽快松口道:“去挑选人的时候,我跟你们一起去,有牙行啊,看你们是小年轻,觉得你们不识人,会糊弄你们,有我在,他们就不敢让咱们吃亏。”

    “那就靠娘给我们掌掌眼了。”叶千栀欢喜道:“眼看就要过年了,下次天才去州府送货的时候,咱们一起去,顺便逛逛街,买些年货回来。”

    叶千栀的提议,得到了一家人的赞同。

    饭后,叶千栀和宋宴淮回到房间后,宋宴淮这才感慨道:“小姑娘,你太厉害了。”连他那难搞的老娘都能轻轻松松搞定。

    这件事做得不仅让宋婆子心情舒畅,还能达成目的,甚至还让宋婆子帮着去挑人,实在是高招!

    “娘心直口快,这种性格的人啊,最是好哄了。”叶千栀笑眯眯道:“娘的性子我很喜欢,我跟娘很合拍!”

    看出来了,宋宴淮心里暗暗道,他老娘都把叶千栀当成自己的闺女宠了,反倒是他这个亲儿子,有点上门女婿的味道了。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叶千栀就有些困倦了,她洗漱过后,很是乖觉地去休息。

    宋宴淮心不在焉地翻着书,等到身边人的呼吸平稳了,他这才侧目打量起叶千栀。

    睡梦中的叶千栀很是乖巧,原本脱相的容貌因为这段时间的调养,渐渐长开,隐隐能看出叶千栀容貌绝艳,等长开后,必然十分吸引人的眼球。

    宋宴淮的目光落在了叶千栀那双闭着的眼睛上,在叶千栀说起医术和她感兴趣的事情时,这双桃花眼熠熠生辉,如同天上的太阳,耀眼夺目,让人不由自主就被她给吸引。

    她懂医术,会做肥皂、香皂、药皂,还能绘制袖箭,或许她还有很多没有展示出来的才能,这么一个才华兼备的女子,这十几年来,又怎么会没有办法离开叶家那个牢笼呢?

    为什么这些才能都是她出嫁后才表现出来的呢?

    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人,如何一夜之间变成什么都会?

    想到那些缺胳膊少腿的字,还有她那一手炭笔字,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叶千栀,或者说眼前的这个小姑娘,跟他几年前在叶家看到的那个怯弱小姑娘不是一个人。

    当时会同意跟她假成亲,一来是好奇她会怎么给他解毒,她使用的方子对不对,事实证明,她的治疗法子是对的,甚至比他认识的那个江湖郎中所知道的方子更好,对人的伤害更小。

    二来是见到叶千栀的那一刻,他想到了五年前在叶家看到的那个被打骂的小姑娘,若是他执意把人送回去,等待小姑娘的是什么,不用说,都能猜到。

    他不忍心,所以答应了下来。

    可现在看来,当初他的一时心软是对的,不然怎么会知道世上还有这样的女子。

    聪明果断,行动力强,跟他见过和接触过的女子都不一样。

    他很好奇,叶千栀除了目前展现出来的这些,她还会什么?

    除了这些,最让宋宴淮无法理解的就是叶千栀跟他躺在一起这么久了,也没什么不适应,更别说害羞、堤防了,她该怎么睡就怎么睡,他这个大男人在她眼里,跟阿猫阿狗都没区别。

    宋宴淮不知道,叶千栀以前在死人堆里,那都能睡着,更别说宋宴淮这个活人了。

    至于宋宴淮会不会占她便宜,叶千栀是一点都不担心,宋宴淮这张脸,她馋了挺长时间的,两个人要真是发生了什么,谁占谁便宜还不一定呢!

    一夜无梦,翌日一早,叶千栀醒来时,天色大亮,宋宴淮已经不在房间了。

    她坐了起来,找了一身天蓝色的袄裙穿上,宋宴淮就端着热水进门。

    “醒了?”宋宴淮见到她起来,丝毫不意外:“过来漱口洗脸。”

    “好。”叶千栀跟在宋宴淮身后,去里间洗漱。

    等洗漱完了以后,两人这才去厨房,宋云绮和宋婆子已经把早饭做好,他们也吃完了,留了双份的早饭在锅里,宋宴淮和叶千栀到厨房后,直接端着吃就行了。

    用过饭,宋宴淮便抓着她去书房练字。

    “我现在是伤者,应该休息,练字这事儿,往后推推。”叶千栀不想练字,眼也不眨地拒绝。

    宋宴淮不为所动:“你上次还说你的伤是皮外伤,养几天就好了,现在几天过去了,重活累活不能干,练字这种轻便的活儿应该没什么影响吧?”

    “怎么没影响了?影响可大了。”叶千栀据理力争道:“我不想练字,你偏偏让我去练字,不顾我的意愿,我去练字,我能写得开心么?我不仅不会开心,还会越写越伤心难过,心里不好受,伤口愈合就慢,周而复始,我这伤原本养个十来天就行,你这样一搞,我怕是要养上三五年。”

    宋宴淮被叶千栀这番胡说八道给气笑了。

    什么样的伤要养三五年?

    明明是小姑娘不想练字罢了!

    他轻笑道:“你今天不练字,明天还是得练,就算你能借着受伤了,躲了几天,等伤好了以后还是要练,有些事情不是躲了就能躲掉的,你想想,你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日复一日,你不行动,你的字就能变好么?”

    “你推着了,以后就能不做么?除非你以后不想从医,不给人看病,不然你这手字迟早得练。”

    “总不能以后你去给人看病,还特意招一个人给你写方子吧?你说病患见到这样的大夫,他们会怎么想?可还会愿意让你帮忙治病?”

    跟叶千栀打交道不是一回两回了,宋宴淮也摸清了叶千栀的命脉,她最重视的东西无非两样,一个是金银,一个是医术,拿从医这事儿来要挟她,效果立竿见影!

    果然,叶千栀一听,立刻就慌了,她苦苦学医十几年,为的是什么?不就是治病救人普度众生么!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8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76章 她的命脉,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