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她的理想要是毁在了她的一手字上面,她会呕死。

    叶千栀想到这里,浑身一颤,她怀疑的目光落在了宋宴淮身上,语气不善道:“你不会是故意这么说,吓唬我吧?”

    “你听过‘见字如人’这四个字么?”宋宴淮无辜地跟叶千栀对视,语气轻飘飘:“假如你生病了,去找大夫看病,而对方给你把了脉,最后却连方子都写不出来,还需要别人帮忙,大夫开的药方,你可还喝得下去?”

    转换了一下身份,叶千栀顿时说不出话来。

    最后她苦着脸道:“我写,我现在就去写。”

    手臂上是有些外伤,不过已经不影响她写字了。

    两人转换阵地去了书房,一个捧着本书看,一个苦着脸写字。

    叶千栀心里排斥写毛笔字,所以总是写不好,可今儿被宋宴淮敲打了一番后,叶千栀想明白了,她再怎么抗拒和不喜都是不成的,只要她想从医,那么写得一手好字就是基础!

    她静下心来,一笔一划按照宋宴淮给她的字帖写着。

    很多复杂的繁体字叶千栀写不来,她也没有为难自己,而是挑选了一些简单的字练起来。

    练字的时候,时间过得十分慢,叶千栀都已经写了差不多两张大字了,可她抬头看向屋外的太阳,却见太阳还悬挂在东边。

    离午饭时间还挺长时间。

    叶千栀揉了揉微微有些发酸的手腕,她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就听到院子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急促的敲门声从外面传了进来,一下一下,敲击出的声音没有一点规律,让人听得心烦意燥。

    扰人心神的敲门声此时落在叶千栀耳中,却让她觉得有些动听,她一溜烟往外跑去:“我去开门。”

    心不在焉翻着书本的宋宴淮,无奈一笑,这个小姑娘啊,还真是调皮!

    叶千栀要是知道门外的人是她们,那她肯定是不会来开门,当院门打开,叶千栀看到站在门口的叶冷氏和叶文倩时,叶千栀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面无表情道:“你们怎么来了?”

    “看你这话说的,我们两家是亲家,时常走动不是很正常嘛?”叶冷氏笑吟吟地望着叶千栀,语气慈爱道:“看来宋家没有苛待栀栀,你现在比上次回家的时候,脸上多了点肉。”

    “在家里吃得好睡得好,又没有人让我没日没夜的干活,自然是会长些肉。”叶千栀没有请叶冷氏和叶文倩进屋坐坐的意思,而是倚着门,随口道。

    叶冷氏见叶千栀脸面子工程都不愿意做,把对叶家的不喜摆在了明面上,心里不禁暗恨,这个小贱蹄子,现在倒是会仗着宋家甩脸子了。

    “栀栀,你不请我们进屋坐坐吗?”叶千栀不想她们进去,那她就非进去不可!

    看到村里不少人探头探脑地往这里看过来,叶冷氏提高声音说话,她就是故意这么干的,她倒是要看看,叶千栀会怎么做。

    是为了名声,忍气吞声把她们迎进去,还是不顾自己的名声,对她们依旧不冷不热。

    “抱歉啊,家里现在不方便。”叶千栀可不是那等会让自己为难的人,叶冷氏以为她会在乎名声,可叶千栀对于虚名向来是不甚在意。

    人生在世短短几十载,何不活得肆意一些?

    为了那些虚无缥缈的名声,就要压制着自己的真性情,那可就太亏了!

    而且她跟叶家本来就不合,这事儿也没有必要隐藏!

    “我娘和阿绮今天都不在家,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还伤着呢,也不好招待你们,你们还请回去吧!”叶千栀没有心情跟她们虚以为蛇,直言道。

    叶冷氏面色冷了几分,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见她的闺女叶文倩开口了:“堂妹,都是自家人,我们自己来就可以了,这宋家啊,我以前经常来,可熟悉了,你不用费心招呼我们,我想要什么,自己来就行了,说不定我比你还熟悉这里呢。”

    今天的叶文倩打扮得十分漂亮,她穿着纯白色的襦裙,襦裙上面绣着点点的红梅,三千的青丝挽成了一个飞天髻,上面别了几朵素色的绒花。

    整个人素净清雅,随便一站,都是一幅绝美的画卷!

    她今儿不仅是打扮得漂亮,说出的话也别有深意!

    谁不知道跟宋宴淮定下亲事的人是叶文倩,可在宋宴淮昏迷不醒的时候,宋家提出冲喜这事儿的时候,叶文倩断然拒绝了,不讲往日的丝毫情分。

    大家虽然理解她的做法,但是不赞同!

    更让大家无语的是,叶文倩自己不嫁就算了,居然还把自己的堂妹叶千栀给推了出来,虽说做下这个决定的人是叶家的老太婆,但是最后得利的人是叶文倩啊。

    所以大家只会把这些事情全都算在叶文倩头上。

    那时候不愿意嫁入宋家,现在宋宴淮醒来了,她又跑来这里说这些话,是何居心?

    叶文倩的目的实在是太过于直白了,叶千栀如何会听不出来?看不懂呢?

    这女人是后悔了,所以打算吃回头草?

    真当她是死人啊!

    叶千栀脸色冷了冷,正色道:“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叶文倩,小心祸从口出。”

    “我不过是体贴你罢了!”叶文倩故作伤心道:“你不领情就算了,为何要这么说我?我只是想帮你做些事情而已。”

    叶文倩一副要哭不哭,欲语还休的模样,看得叶千栀眼睛抽抽疼。

    叶文倩的演技实在是不行,太烂了,看得她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叶千栀正要说什么的时候,一旁的叶冷氏突然开口道:“栀栀,我知道你不愿意嫁来宋家,这件事是你奶奶决定的,我们也不好反对,你有气冲着我来就好,别为难文倩。”

    “你要打我骂我都行,若是这样你还不解气,你想怎么对我都可以。”叶冷氏眼角瞄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语气诚恳地建议道:“若你只是不喜这门亲事,觉得这亲事委屈了你,那你们姐妹两人再次交换也可以,到时候我定给你挑选一门更好的亲事。”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8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77章 演技不行,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