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冷氏低声细语,万事都以叶千栀马首是瞻!

    叶千栀看着她们两人演戏,眼里浮现出一抹戏谑的笑意。

    这两人的演技实在是不行啊,实在是辣眼睛!

    本来这两人就跟她不对付,再加上她出嫁后两次跟叶文倩见面,两人之间都闹了不少的事情,此时她们两人一同上门,就给了叶千栀一种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的感觉。

    此时听完这母女两人一唱一和的表演后,叶千栀已经清楚了这对母女的来意。

    原来是后悔了,所以现在又想把宋宴淮从她身边抢走?

    话倒是说的挺好听的,什么再次交换,什么会给她挑选一门更好的亲事。

    要知道宋宴淮可是映秀镇唯一的举人老爷呢,而且他现在才二十三岁,正值青春年华,他学识好,将来必定前途无量!

    叶冷氏去哪里给她挑选一个更好的人呢?

    “栀栀,等将来你出嫁的时候,我定会给你准备丰厚的嫁妆,让你风风光光出门子。”叶冷氏急切地表态道:“只要你同意交换,让你们各归各位就好。”

    “呵呵!”叶千栀等她说完后,冷笑一声,她漫不经心地整理了一下袖口的褶皱,这才嘲讽道:“一块肥肉,本来是在你们碗里,可你们不愿意吃,愣是丢给了路边的乞丐,可等乞丐吃了以后,才发现那不是普通的肥肉,而是一块牛肉,这时候你们反悔了,想要把肉要回来。”

    “可肉已经被乞丐吃下肚了,消化了,吐是吐不出来了,就只剩下他拉的屎,难不成你们也还能面不改色给咽下去?”

    “啧啧,倒是没想到,你们还有这等的嗜好。”叶千栀掩鼻,一脸嫌弃道:“虽然你们不介意,可我嫌你们恶心!”

    “你.”叶冷氏气得唇角抖了抖,整个人都不好了,她没有想到两个月不见,原本怯弱的叶千栀突然就变得尖牙利嘴,说出的话,不仅难听刺耳,而且还如此粗俗,什么屎不屎的,一个小姑娘家家,把这些话挂在嘴边,也不会觉得不好意思。

    叶千栀可不会觉得不好意思,人家都跑到她跟前来抢人了,她没有直接把人丢出去就已经算她涵养好了,只是嘴上不饶人而已,算什么呢?

    “叶千栀,你说的话也太难听了,这本来就是属于我的亲事,是我的。”叶文倩被叶千栀的话给*到了,她大声嚷嚷道。

    这本来就是她的亲事,是属于她的,她现在不过是拿回来而已,有什么不对吗?

    “是吗?那当初你为什么打死都不愿意嫁呢?”叶千栀抚平了袖子上的褶皱,满意地放下手,轻轻瞥了一眼叶文倩,“我没记错的话,我出嫁那天,你跟着你母亲去给村里人敬酒,一口一个让人给她介绍好人家。”

    “叶家人不要脸习惯了,但是我家夫君可是要脸的人,你们休要胡言乱语,坏了我家夫君的名声。”叶千栀正色道,宋宴淮可是她的同盟,是自己人,她自然是要护着的。

    叶文倩一口气憋在心里,上不去下不来,她怨恨地瞪着叶千栀,似乎叶千栀是抢走她男人的坏女人。

    可她不想想,当初要不是她自己不愿意嫁,原身也不会因此被叶老太关起来折磨,最后白白送了一条命。

    原身善良,不跟他们计较这些事情,叶千栀却不会惯着她们。

    “叶千栀,你不要脸,连自己的姐夫都敢抢。”叶文倩幽怨道,眼睛盯着叶千栀,恨不得上前一把撕了她。

    这样想了,叶文倩下意识也这么干了,只不过她的手刚刚抬起来,还没有落下,就直接被人一把推开了。

    叶文倩往后倒了几步,等到她站稳身子,抬头看去的时候,就见宋婆子站在叶千栀面前,护着她不说,还提防地望着她母女两人。

    “什么香的臭的都敢往我家栀栀身上靠?”宋婆子没理的时候都能硬生生扯出几分道理来,更别说这事儿本就是叶家对不起她在先。

    宋婆子先前没跟叶家人计较,那是看在叶千栀的份上,叶家是不像样,但是叶千栀这个小姑娘深得她的喜欢,所以看在她的面子上,宋婆子没有去找叶家人麻烦。

    可没想到她的大度在叶家人看来就是好欺负了,这不先前闹着要换亲的是叶家人,现在看她儿子好了,闹着要换回去的又是叶家人。

    怎么的,她看起来就是这么好欺负的人?

    “都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什么样的长辈就会养出什么样的后辈。”宋婆子口不留情地嘲讽道:“有些人家里啊,长辈就是个不安分的,这才导致她一手养出来的后辈跟她有样学样。”

    虽然宋婆子没有指名道姓,但是不少看热闹的人都知道宋婆子说的是谁。

    不就是叶文倩的奶奶当年看上了叶文倩的爷爷,可惜当年叶老头家里太穷,叶老太的父母看不上,不同意这门亲事,为了跟情郎在一起,叶老太约着人家私奔了。

    这件事当年在映秀镇闹得很大,他们两人离开映秀镇三年后才回来,那时候叶老太已经生下了她的长子叶长文。

    人家两口子孩子都有了,叶老太的父母不同意又能如何?

    只能咬牙认下了这门亲事。

    叶老太的行为伤了她父母的心,两家后来并没有多走动,在叶老太父母去世后,两家更是老死不相往来了。

    好在叶老头争气,会赚钱,叶家的日子蒸蒸日上,让那些看热闹的人没得笑话看,不然叶家的事儿指不定会招惹来多少闲言碎语。

    “亲家,你这话说得太难听了。”叶冷氏不满地说道。

    “亲家?”宋婆子丝毫没有给她面子,嗤笑道:“谁跟你们是亲家了?我家娶了你们家的闺女吗?”

    “她是叶家女。”叶冷氏被宋婆子的话堵得心口疼,指了指叶千栀说道。

    “我没记错的话,栀栀的父亲早就不在人世了,她的母亲也改嫁了。”宋婆子理所当然道:“能跟我攀亲带故的除了她的父母外,也就只有她的爷爷和奶奶了,你一个隔房的伯母,这么称呼我,可不妥!”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7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78章 不给面子,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