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把其余的几个人打量了一遍后,这才在妇人耳边低低说了一句话。

    妇人看了她一眼,扭头看向屋里的姑娘,大声道:“我身边的这位贵人,需要挑选几个帮她处理生意事情的人,你们谁愿意跟她走的?自己站出来。”

    此言一出,屋里的姑娘们全都屏住了呼吸,而刚刚看不起叶千栀的几个姑娘,听到这番话,眼里的嘲讽更甚。

    屋里安静了好一会儿,随即一个穿着破破烂烂袄子的姑娘站了起来,慢吞吞地往外走。

    “秦玉蝶,你走什么走?你就不怕她买了你以后,让你去*那些肥头大耳的商贾?”看不起叶千栀的几个姑娘对站起来的姑娘大声呵斥道:“我们可不能毁了秦家的名声。”

    “名声?”叶千栀听到她们说的话,只觉得好笑:“你们现在都落到了牙行,今日不是被我买走,那也是被别人买走,到了这个地步,自己的命已经握在了别人手里,你们要那些飘无虚渺的名声有什么用?”

    名声能填饱肚子,还是能解救她们于水火?

    被叶千栀一怼,那些人不干了,嘴里不干不净地开始咒骂秦玉蝶。

    她们口中的秦玉蝶并没有理会那几个人的咒骂,而是静悄悄地走到叶千栀身边,对着她福了福身。

    叶千栀见她双目清澈,举止优雅,勾了勾唇角,对她还挺满意。

    十个姑娘,只有秦玉蝶一个人走了出来,剩下的九个人全都缩在了屋里,没有吭声。

    叶千栀明白她们是不愿意跟她,所以也没有勉强,她看着妇人,笑道:“掌柜的,你们这里人才济济,可有会点拳脚功夫的人?”

    “这种人自然有的,不过这种有武艺的人,极少会到我们牙行来,就算有到我们牙行的,也很快会被有钱人家给买回去当护院。”妇人应声道:“不过姑娘来得还真是巧,我这里有一个人,大半年了,一直都没人选,姑娘可有兴趣去看看?”

    “是吗?那他的拳脚功夫可好?”叶千栀没想到自己随口一问,还真是有这样的人才,颇觉得意外。

    妇人苦着脸道:“他的拳脚功夫很不错,不过他少了一只手,他那只手是被他上一任的主人给砍掉的,后来就直接把人卖到了我这里。”

    人是买进来了,但是卖出去的时候就遇到了困难,不管她价格开得多低,就是无人问津!

    后来妇人谴人去调查后才知道这人的手被砍了有内幕,听说是他非礼了主家的小妾,被人当场给抓到了。

    这件事半年前在州府是传得沸沸扬扬,没有人不知道,也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导致拳脚功夫不错的他成了滞销品。

    卖都卖不动!

    这事儿妇人不敢隐瞒,所以她隐晦地跟叶千栀提了提。

    她不说还好,她这么一说,叶千栀是更感兴趣了,她抬脚就要过去看看,还没等她们离开,一直在外面等着的宋宴淮进来了。

    “星宝,人你可挑选好了?”宋宴淮见叶千栀到后院好半天都没出来,有些担心,这才跟着牙行的管事进来找她。

    没想到他这一出声,立刻就把屋里的那些姑娘们给惊着了。

    这声音好熟悉啊!

    姑娘们跑到门边一看,见到宋宴淮时,她们全都瞪大了眼睛,而后惊喜地大喊大叫:“宋公子,是你吗?宋公子!”

    屋外的人听到那些姑娘们的叫声,全都看向了宋宴淮。

    秦玉蝶在宋宴淮出现时,就被惊到了,当她见宋宴淮走到叶千栀身边,跟她轻言细语说话时,秦玉蝶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神情。

    她低头垂眉,不敢抬头看宋宴淮一眼。

    “宋公子?”叶千栀似笑非笑地看了宋宴淮一眼,语气不善道:“你跟她们认识?”

    “星宝说笑了,我从来没有见过她们。”宋宴淮看都没有看那些人一眼,“更别谈认识了。”

    “宋公子,您忘了吗?我们是京城秦家人,当年您到京城求学的时候,还来我们家拜访过。”其中一个姑娘神情激动道:“我爹那时候还问宋公子愿不愿意跟秦家联姻,宋公子那时候应允我们考虑考虑。”

    可这一考虑就再也没有答复了。

    后来她们就听说宋宴淮跟太子殿下走得很近,不过太子殿下身体不好,一年都不到,就没了。

    太子殿下的离世,对老皇帝的打击不可谓不大,老皇帝没坚持多久,也离开了人世。

    老皇帝没了朝中设立太子,剩下的几位皇子为了皇位那是大打出手,各种算计层出不穷,京城里的不少世家大族也纷纷站队,最后登上皇位的是老皇帝的第三子齐王。

    齐王上位后,先是把老皇帝留下来的皇子们,贬的贬、杀的杀,事到如今,老皇帝膝下的儿子,除了当今圣上外,也就只有远在西北的秦王了。

    皇家风雨飘零,可宋宴淮在京城这么多年,不仅没有被卷进去,还全身而退。

    他虽不是朝中官员,功名也停步在了举人,但是京城的名门世家谁不知道宋宴淮经商有道,赚了不知道多少银钱。

    特别是去年南疆跟大盛打仗,宋宴淮慷慨解囊,给朝廷捐了不少的米粮,喜得圣上都对他颇多赞赏。

    以前秦家是觉得宋宴淮文章写得不错,可以好好培养,为他们秦家效力,后来见宋宴淮弃文从商,打心底里看不起他,便也渐渐跟他没了往来。

    谁知道风水轮流转,今日秦家人沦为了阶下囚,成为了最下等的人,此时的她们见到宋宴淮,那是激动得不行,希望宋宴淮能买下她们,让她们离开这个鬼地方。

    听到那姑娘喊的话,宋宴淮忙看向叶千栀,见叶千栀依旧是笑吟吟地望着他,不知为何,宋宴淮有些心慌,他忙解释道:“星宝,你别听她们胡说,我从没答应过秦家的任何要求,也没说过这话,我那时候是义正言辞地拒绝了他们。”

    “我前脚拒绝了秦家不可理喻的要求,后脚我就被学堂的山长给开除了,星宝,你应该知道我爹娘对我的期望,我不敢回老家,只能在京城做点小买卖,勉强养活自己。”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7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84章 故人?,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