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叶千栀似笑非笑地望着宋宴淮,对于他的解释,没有说相信或者是不相信。

    不过她也没有打断宋宴淮的解释,等他说完后,叶千栀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过去的事情不必解释,过好当下的日子就行了。”

    对于宋宴淮的过去,叶千栀不想知道,他那五年在京城干了些什么事情,叶千栀没有兴趣了解。

    他们又不是真夫妻,彼此之间有所隐瞒那不是很正常的么?

    叶千栀说完这句话后,便让妇人带着她去见见那个卖了半年都没有卖出去的人才。

    妇人带着叶千栀去了隔壁的院子,一进门,发霉的气息扑面而来,院子里空荡荡的,只是在靠近屋檐的地方,一个瘦弱的男子,正拿着刻刀在修理一个大树桩。

    “养了他大半年,赔了不少钱,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才卖的出去,所以为了少亏点本,只能让他接一些雕刻的活计,赚点小钱贴补家用。”妇人解释道。

    叶千栀对于妇人的做法倒是挺理解的,毕竟不是谁都有闲钱去养闲人。

    而且因为对方少了一只手的缘故,很多活儿便都干不了,能给他找到大树桩雕刻,也算是牙行老板的本事了。

    唐水波见到有人进来,他微微抬头看了一眼,随即又专心致志地干着手里的活儿。

    见他不理人,妇人担心叶千栀会因此生气,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就听到叶千栀说这个人她买了。

    妇人以为自己听岔了,她忙追问道:“你说什么?”

    掏了掏耳朵,她是真以为自己幻听了,毕竟这人到了她手里后,大半年都无人问津,眼看要砸在自己手里了,谁知道今儿峰回路转,居然有人二话不说就买了?

    “我说这个人不错,我买了,对了,他叫什么名字?”叶千栀见唐水波手起刀落,削树皮就跟玩儿似的,地上那一片片的树皮,大小不一,但是一样薄,叶千栀就更满意了。

    “唐水波!”妇人满脸喜色地应道,砸在手里半年都卖不出去的人终于给卖了,今儿真是一个好日子。

    叶千栀是爽快的人,她挑选好了人后,便带着唐水波和秦玉蝶一起去前院,宋婆子和宋云绮见到叶千栀带着一男一女回来,忙迎了上来。

    宋云绮看到唐水波左手的袖子空荡荡的,忍不住多打量了两眼。

    人挑选好了,接下来就是结账了。

    货物有好坏之分,人也一样。

    宋婆子挑选的那五个人,价格比较便宜,一个人七两银子,秦玉蝶因为识文断字,人长得还挺漂亮的缘故,价格便贵了一些,要九两银子。

    最贵的,当属唐水波了,他是男子,今年也三十岁不到,会拳脚功夫,所以价格稍微高了一是一星半点,足足要十二两银子。

    牙行的掌柜说,她给这个价格已经是最低价了,若是再压一点,那她就得亏本了。

    叶千栀没有斤斤计较这些价格,在她看来,一分钱一分货,唐水波卖得了这个高价,那他的本事应该也不小。

    七个人,五十六两银子。

    宋婆子心疼这些花出去的银两,秉承着能少一点是一点的风格,她跟妇人讲了价,宋婆子的口才那是与生俱来的,饶是妇人巧舌如簧,最后还是被宋婆子给磨掉了一两银子。

    付给了妇人五十五两银子后,一行人这才带着人离开牙行。

    回到落脚的客栈,宋天才已经回来了,见到叶千栀买了这么多人,他毫不意外。

    天色不早,叶千栀他们只能在州府再呆一天,给他们七个人开了三间房后,叶千栀又带着他们去布庄一人买了两套衣裳,给他们换洗,还买了不少布料,带回去给他们做衣裳。

    除了他们的衣服外,叶千栀和宋云绮也给家里人挑选了不少做春衫的布料。

    等到挑选完了以后,又花去了五两银子。

    叶千栀看着自己手里的荷包扁了一大半,也有些心疼了,不过她的心疼不过是一瞬间而已,当她看到放在牛车上的布料时,抿了抿唇,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银子花出去了就花出去了,不打紧,只要物有所值就行了!

    等叶千栀和宋云绮买买买回来后,天已经黯淡下来了,街道两边挂着的灯笼也都点亮了。

    白天的州府城很美,夜晚的州府城也别有一番特色。

    叶千栀吃完晚饭后,便换了一身便于行动的衣裳,她先去找了宋天才,而后又去喊了唐水波,等两人到大堂后,叶千栀便带着他们两人出了门。

    “三婶,这大晚上的,咱们去哪里?”宋天才看了看四周热热闹闹的人群,有些不太自在地问道。

    叶千栀要出门逛夜市的话,应该带上他家三叔啊,为什么叶千栀没有喊他家三叔陪,而是拖着他跟唐水波呢?

    宋天才偷偷瞄了一眼唐水波,这位仁兄是下午三婶从牙行给买回来的。

    从下午到现在,好几个时辰了,这位仁兄愣是一句话都没说。

    傍晚买成衣的时候,他也是随便挑选了两套。

    不得不说他还真是衣架子,随便挑选的两套衣服,他穿上后,还挺合身的。

    “去找人算账!”叶千栀应了一声,带着他们穿过了好几条小巷,到了一条热闹非凡的街道。

    看到这条街上的招牌时,宋天才恨不得立刻拉扯叶千栀离开。

    “三婶,咱们来这里不合适。”宋天才咽了咽口水,觉得脖颈凉飕飕的。

    要是三叔知道他们来了这里,会不会被打断腿?

    “哪里不合适?”叶千栀挑了挑眉,漫不经心道:“这里有你们男人寻乐子的地方,也有专门招待女客的地方,我觉得挺合适的。”

    “花街柳巷,哪里有招待女客的地方?”宋天才苦着脸劝道:“三婶,你要是真想找个地方玩儿,要不我带你去戏楼听戏如何?”

    “没兴趣。”叶千栀打量了那些花楼一眼,她指了指不远处一座南风馆,笑意加深:“那个地方看着挺有意思的,要不你们陪我进去坐坐?”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71.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85章 有意思,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