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你去哪里调查的?”宋宴淮挑眉问道,回想叶千栀今晚的表现,宋宴淮发现叶千栀似乎对州府很熟悉,连哪条街有人,哪条街无人,还有对方会走哪条路她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还有今晚万花楼头牌的事情。

    这一桩桩,一件件可都不是小事情,刚才他没意识到,现在回想,才恍然察觉其中的不妥。

    叶千栀一个没出过门的小姑娘,她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

    叶千栀狡黠一笑,“你猜啊!”

    你猜?

    若是叶千栀有心隐瞒,他又怎么猜得到?

    叶千栀见宋宴淮目光沉沉地望着她,不知为何她突然有点心虚,她摸了摸鼻尖,扭开脸,不敢跟宋宴淮对视。

    宋宴淮是多聪明的人,哪怕叶千栀一个字没说,但是他稍微动了动脑,就知道叶千栀是从哪里得到这些消息的了。

    “你是去找了百晓生?”宋宴淮无奈道:“你要知道这些事情,找我也一样,何必去找别人,浪费钱。”

    “不一样。”叶千栀解释道:“我找你帮忙欠人情,找百晓生,是银钱交易。”

    宋宴淮没想到叶千栀会这么想,他无奈一笑:“你也可以给我银钱,我卖消息给你,再说了,你给我解毒,我也没有付账啊!咱们之间,没必要算得这么清楚。”

    “一码事归一码事。”叶千栀坚持道:“我在你家里白吃白喝白住,你也没跟我算钱啊,我给你解毒,你也帮我挡了叶家的那堆破事,这是平等的交易。”

    “这样啊!”宋宴淮沉吟:“那我以后找你帮忙,是不是要给你钱?”

    对于宋宴淮的这个问题,叶千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只能转移话题:“你刚才说的看戏,是不是看我打人的戏?”

    见叶千栀避而不谈,还转移了话题,宋宴淮从善如流地就当刚才的话没问过:“嗯,我今晚约了金香阁的掌柜在茗香茶楼喝茶,无意间见到你跟天才去了花街。”

    “我就是去花街溜了一圈。”叶千栀干巴巴地解释。

    两人站在后厨门口聊了一会儿,眼看天色不早了,叶千栀忙借了厨房煮了两碗面,跟宋宴淮一人一碗吃完后,两人才沉默地回了房间。

    翌日一早,天刚刚放亮,叶千栀一行人就起来了,收拾行李的收拾行李,趁着天色还早,去城里再逛逛的,就去逛逛。

    来州府的时候,只有六个人,可是等回去的时候,多了七个人,一辆牛车坐不下这么多人,更别说还有半车的年货了。

    宋天才提议去雇一辆牛车,叶千栀想了想后,决定还是买一辆牛车。

    买车很容易,但是买牛有点麻烦,主要是牛在古代是稀罕物,每头牛在府衙都是要登记在册的,等叶千栀和宋宴淮忙活完这件事,已经是半个时辰后了。

    太阳也慢慢挪到了半空中。

    宋婆子准备好了路上吃的干粮,一行人不再耽搁,忙坐车出城。

    叶千栀买来的人,除了秦玉蝶和唐水波外,其余的五人,分别是:晚娘、和娘、木壮、苞谷、长冬。

    带着这么多人回村,非常吸引人瞩目。

    宋家人刚刚回到村里不到一刻钟,全村人就知道宋三郎家里买了七个人帮忙干活。

    在乡下,家里能买得起的人家,那是有钱人,没点家底的人家哪里敢买人啊!

    有那个钱留着买肉吃不香么?

    离开家整整四天,叶千栀一回到家,整个人开心得不行,她站在院子里,深深吸了口气:“终于回家了,还是家里好,闻着家里的空气,都比州府的空气清晰!”

    宋婆子被叶千栀的行为逗得哈哈大笑。

    宋家房屋多,安排好了七个人的屋舍后,晚娘跟和娘便主动去厨房忙活晚饭了。

    秦玉蝶不会做饭,不过她也跟去厨房帮着择菜和洗菜。

    宋婆子完全从厨房里解放出来,她倒是有些不习惯,看着那三个人在厨房里忙得团团转的身影,她忍不住也跑到厨房凑热闹。

    妇人们在厨房忙活,剩下的三个汉子,外加唐水波则是去帮忙整理放在院子里的木柴。

    人多力量大,不过是烧饭的短短时间内,院子里的木柴就已经被砍成了一小段一小段,全都整整齐齐的码放在了屋檐下。

    秦玉蝶几人刚刚来宋家,总是有些束手束脚,放不开,叶千栀看在眼里,时不时说些小笑话,一顿饭下来,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饭后,叶千栀让晚娘跟和娘帮忙烧水,让他们大家好好洗个澡。

    安排好事情后,叶千栀便先去了后院,跟宋云绮开始提炼草碱。

    等她们两人从后院出来时,晚娘他们已经洗漱好了,锅里还留了足够让她们姑嫂两人洗漱的水,等两人洗漱了以后,各自回房间休息,一晚上便过去了。

    这一晚,叶千栀几人睡得是十分香甜,而隔壁宋云飞家里,宋林氏则是辗转反侧,怎么也无法入睡。

    宋云飞被宋林氏翻来覆去也搅得睡不安稳,他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嘟囔道:“大半夜的不睡觉,翻来覆去烙饼呢?”

    “你知不知道隔壁发生的事情?傍晚你看到没有,他们家里买了七个下人。”宋林氏语气不好道:“宋三郎现在就只有个举人的名头,没有入朝当官,无事生产,他哪来的银钱买人?”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宋云飞困得不行,“这是别人家里的事情,用你操心?”

    “说你傻,你还是真的傻了。”宋林氏没好气道:“我是怀疑宋三郎家买人的银钱是你爹娘给的,这两个老不死的,分家的时候,说没钱,转头就贴补到宋三郎家了。”

    “你有病吧?”宋云飞听到宋林氏称呼他爹娘为老不死,登时不睡了,坐了起来,一掌拍在了宋林氏脸上:“说事就说事,诅咒我爹娘算怎么回事?”

    宋林氏捂着脸,眼泪从眼眶落下,她委屈道:“你爹娘偏心在前,我抱怨几句都不行么?”

    “这些年来,爹娘补贴我们也不少了,分家的时候,你不都听到了吗?你占便宜的时候不吭声,现在见三郎家买人了,你又开始翻旧账?”宋云飞直接抱着被子下榻:“我去隔壁睡。”

    望着宋云飞远走的身影,宋林氏委屈得不行,她这般算计是为了谁?可她的枕边人怎么就不理解她呢?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68.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88章 不理解她,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