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等水稻浸泡得差不多了,叶千栀便让木壮、苞谷、长冬挖了足足三大盆田里的湿土回来。

    把泥土放在了木盆里,加了一些水,叶千栀便把浸泡好的种子撒在了上面,为了确保种子能够顺利发芽,叶千栀还拿来了稻草,遮盖在了种子上,确保种子不会受寒。

    叶千栀育种的事情,宋家人都知道,宋婆子和宋老爹种了几十年的田,还真的没听说过这样育种的办法,老两口对这件事实在是没信心,宋婆子甚至还瞒着叶千栀去找村里人买了不少水稻种子备用。

    她就担心,万一叶千栀育种不成,那十五亩地总不能就不种了吧?

    村里有人知道了这事儿后,纷纷劝宋婆子去阻止,不能让叶千栀这么败家。

    谁知宋婆子听到后,很是大方地表示道:“人家孩子有兴趣捣鼓这些事情,我们当大人的得支持,失败了也不要紧,年轻人嘛,吃点亏不算什么。”

    人家婆婆都没意见了,他们这些外人就是有再大的意见又有何用?

    大家只能在私下里议论一通,羡慕叶千栀命好,碰到了宋婆子这个开明的婆婆。

    宋婆子的性格大家都了解,她是个什么样的人,村里人都清楚,能对叶千栀这么大方和通融,还真是跌破了不少人的眼镜。

    不过大家议论归议论,却不会把这些事情摆放在台面上说。

    为了育种,叶千栀有段时间没有出门,天天都呆在后罩房和后院,不是去看看种子发芽的如何了,就是在捣鼓肥皂、香皂、药皂。

    不过因为买了几个人的缘故,很多事情都不需要叶千栀亲力亲为,有宋云绮带着他们干就成了!

    秦玉蝶跟在宋云绮的身后,学习如何制作各种皂,因为她识字,人又机灵,宋云绮带她是一点儿都不费劲。

    基本上宋云绮说一遍如何做,秦玉蝶就能学个*不离十。

    秦玉蝶跟这宋云绮学习做各种皂,唐水波跟宋天才则负责去州府送货。

    当然了,叶千栀买人回来自然不是为了干这些杂事的,她有自己的计划。

    借助宋宴淮的人脉,让她做出的各种皂一炮而红,让她赚了不少银钱,但她的目标可不仅仅是这样。

    依靠别人,终究没有依靠自己来得让人踏实,再说了,她跟宋宴淮之间的协议,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作废呢?

    等将来宋宴淮碰到了意中人,他抽身离开时,那她该怎么办?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而叶千栀是一个喜欢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得妥妥当当的人,当她发现这个隐患后,自然是动手消除。

    怎么做才不会受影响呢?

    自然是发展自己的事业,不要靠别人!

    所以当她再一次清空了库存,收到了结款时,叶千栀就开始规划自己的事业。

    依靠别人,终究不能长久,她得开一家自己的店铺!

    可她现在拿得出手的只有肥皂、香皂、药皂,店铺里卖这三种东西,总是不成样子。

    叶千栀苦苦思索了三天,最终她决定去州府开家茶楼。

    当宋宴淮知道她这个想法的时候,一口茶差点喷了出来,他不敢置信道:“星宝,你不爱喝茶,你还跑去开茶楼?”

    “谁规定了不爱喝茶就不能开茶楼了?”叶千栀怼道:“难不成开花楼的那些人都是喜爱美色之人?所以才去开花楼?”

    若是这样的话,那些花楼的老板,她是真心佩服了。

    她可做不到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私有物品,被别人使用。

    宋宴淮嘴角抽了抽,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不爱喝茶,你怎么给顾客推荐茶叶?”

    “我只负责出钱开店铺,至于别的事情,自然是交给专业的人来干!”叶千栀笑眯眯道:“而且我开的茶楼,跟其他的茶楼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宋宴淮好奇问道。

    “暂时保密,能我把茶楼开起来以后,你就知道了。”叶千栀神秘一笑,闭口不谈。

    宋宴淮试探了几次,都没能让叶千栀松口,他也就不再问了。

    不过他也表示,如果需要选茶叶,他可以帮忙,而且他也有渠道能够弄到不错的茶叶,叶千栀需要的话,尽管开口。

    对于他给的便利,叶千栀自然是不会放过,很是痛快地指名要了几种茶叶。

    红茶、绿茶、白茶、黄茶、毛峰、龙井、乌龙茶,她都要了。

    宋宴淮拿着一排茶叶的清淡,嘴角抖了抖,他指着上面的乌龙茶,提醒道:“乌龙茶价格高,有钱人家都有自己的渠道买茶叶,你这边的不一定卖的出去。”

    “你只管帮我把茶叶买回来就是了,卖不卖得出去,那就看我的本事。”叶千栀头也没抬地继续看自己眼前已经冒出嫩芽的水稻种子,回答道:“如果最后真的砸手里了,那我就拿回来,天天泡给你喝,反正你挺爱喝茶的。”

    “”难不成他就是垃圾回收箱么?

    宋宴淮无语地望着叶千栀,见她没改变主意,宋宴淮也没有再追问,他移了移眼,目光落在了木盆里的嫩芽上,见嫩芽长势不错,宋宴淮好奇问道:“种子冒芽儿了,接下来是不是等它长大就行了?”

    他没记错的话,家里人种地时,都是把种子直接撒在田里,等冒芽后,再撒点草木灰追肥就行了。

    “这可不行,冒芽是第一步,等它长壮一些后,就能移栽到田里了。”经过前几天跟宋婆子和宋老爹的交谈,叶千栀已经知道这个朝代的种田手法跟她以前生活的世界不一样。

    他们是直接把种子撒到田里就不管了,有没有冒芽全看老天爷的安排,如果田里缺了一大块没水稻,他们也不会补种,因为他们压根就没有育种这一说。

    只能说,他们粮食的产量低还真是有原因的。

    想要改变他们这一想法,就只能用事实说话,所以叶千栀也没劝着宋婆子他们听自己的,因为说得再多,那也是空口无凭,只要她做出了实打实的成绩,用粮食的产量说话,等明年,不用她多费口舌,宋婆子他们就会来跟着她学习水稻育种!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6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94章 发展属于自己的事业,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