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秧苗长得很快,在后罩房待了半个月,就从一小嫩芽变成了郁郁葱葱的模样。

    在叶千栀以前生活的世界,插秧除了人工外,已经可以机械化了,但是在这个落后的古代,插秧还是得靠双手。

    而宋婆子他们以前种水稻,并没有插秧这一说,只有半桶水水平的叶千栀只能自力更生了。

    插秧对她来说是很陌生的一件事,不过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

    她对这方面的事情确实是知之甚少,但是并不妨碍她教别人啊!

    在叶千栀的示范和教学下,晚娘、和娘、木壮几人终于学会了如何插秧。

    弯着腰插秧就是大半天,几天下来,大家都累得不轻。

    叶千栀去田里干了两天后,就已经受不住了,坐在椅子上,有气无力地叹气。

    宋婆子端着羹汤从外面走进来,看到叶千栀歪歪斜斜地倒在椅子上,心疼得不行,她把羹汤塞到了叶千栀手里,蹙眉道:“栀栀啊,明儿你就别去田里了,换我去吧!”

    “那不行。”叶千栀摇了摇头,坚持道:“家里这么多年轻人在呢,可轮不到娘去干活。”

    说着话,她用力地闻了闻手里的鸡汤,笑容明媚:“这是乌鸡汤?里面还添加了枸杞、党参、当归。”

    “乌鸡汤补人,你多喝点。”看着叶千栀消瘦的脸庞,宋婆子心疼地叮嘱道:“你手里的事情那么多,田里的事情就别操心了,我来跟进就好,咱们一开始的时候不都是这样说的吗?”

    “娘,等秧苗种好了以后,我肯定不插手了。”叶千栀端着碗,大口大口地喝汤,很快碗头就空了,把碗头放在托盘上,她扯了扯宋婆子的衣袖,撒娇道:“我心里有数,娘就别操心这些琐事了。”

    “我看你每天都这么辛苦,心里不是滋味。”宋婆子提议道:“不如让三郎去帮你忙?”

    闻言,叶千栀摇了摇头,拒绝道:“他身体还没有养好呢,最近不能劳累。”

    而且宋宴淮最近似乎也挺忙的,整天都呆在书房里,也不知道忙什么,不过他们是塑料夫妻,表面上过得去就行了,所以叶千栀没关心过宋宴淮最近在忙什么。

    “他一个大男人,怕什么劳累?”宋婆子一听,立刻就不高兴了,三郎这孩子最近是怎么了?一个大男人,不就是昏迷了一段时间么?怎么就变成瓷器了?动不得?碰不得?累不得?

    “他天天躲在书房里,太不像话了,我去喊他。”宋婆子说着就往外走去,叶千栀拉都拉不住。

    在宋婆子看来,叶千栀脸皮薄,又刚刚来他们家几个月,还不好意思使唤宋宴淮干活。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使唤自家男人干活那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么?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叶千栀脸皮薄,开不了这个口,那就让她来!

    叶千栀拉不住宋婆子,只好随她去。

    她躺在椅子上,咸鱼中。

    晚饭过后,叶千栀泡了一个热乎乎的澡,擦拭着半干的头发回到房间,刚刚回到房里,就发现最近不见人影的宋宴淮坐在了桌边,见到她进来,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看。

    对上宋宴淮的目光,叶千栀总觉得自己有点心虚。

    察觉到自己的心态,叶千栀惊了!

    她又没有做对不起宋宴淮的事情,为什么会心虚?

    难不成是傍晚的时候没有拉住宋婆子么?

    可这也不能怪她啊!

    当母亲的要去找儿子,她一个塑料儿媳还能拦住不成?

    “你.你今天不忙啊?回来得挺早。”明白归明白,但是叶千栀一开口,底气还是不太足,她讪笑地望着宋宴淮,说出的话,有些结结巴巴。

    宋宴淮挑了挑眉,把叶千栀不自然的表情尽收眼底,他很轻地‘嗯’了一声,随后才道:“娘傍晚跟我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我听不太明白,所以想让你帮我解读解读。”

    听到宋宴淮这话,叶千栀眉心一跳,不好的预感从心底升起,不会吧不会吧,宋婆子不会扯着她的幌子去教育宋宴淮吧?

    宋宴淮接下来的话,证实了她没有多想。

    “她说我对你不关心,没有把你放在心上,对你的事情不上心。”宋宴淮一脸为难地看着叶千栀,好脾气地问道:“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了麻烦事?可需要我帮忙?”

    “没事。”叶千栀僵着脸解释道:“你别多想,就是这两天我去插秧了,娘看见了,她心疼我。”

    “心疼你?”宋宴淮咀嚼着这两个字,恍然大悟道:“娘这是嫌弃我懒了?想要赶我去种地?”

    “你别把娘的话放在心上,这点小事情哪里用得着你出手啊!”叶千栀笑看着他,还不忘拍马屁:“你可是咱们家最有学识的人,让你去种地,那不是大材小用么?”

    宋宴淮好笑地看着叶千栀,见叶千栀乖巧的笑容,他心一动:“读书人也是人,也是要吃喝拉撒,跟普通人有什么不同吗?顶多就是多认识了几个字罢了。”

    “我明天跟你一起去种地。”宋宴淮说完,才想起自己身体情况,他调侃道:“叶大夫,我身体应该还挺好吧?不妨碍我去种地吧?”

    “生命在于运动,你多动动对你身体有好处!”叶千栀神色认真回答:“不过你真的要去插秧啊?”

    “你看我是在说笑吗?”宋宴淮反问,随即莞尔一笑:“早就听爹娘说起了你的新式种水稻法子,我正好想要去瞧瞧鲜,你不会不让我去看吧?”

    “欢迎之至!”

    叶千栀擦着头发,坐了下来,等她把头发擦拭得差不多以后,上榻休息,掀开被子,就看到被褥下躺着一个精巧的木雕,把木雕拿起来一看,叶千栀立刻就愣住了。

    木雕很是小巧,一个巴掌大小,木雕虽不大,但是内容很是丰富,面容娇美的女子坐在小船上,手里抱着一大捧的荷花,不远处还有两只戏水鸳鸯跟在小船后面。

    山山水水、一草一木都雕刻得栩栩如生,细节也处理得很好,而那个娇笑着的女子,让叶千栀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60.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95章 似曾相识,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