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宋宴淮见叶千栀打算去休息了,偷偷斜眼打量她,想要看看她收到礼物后的反应,本以为叶千栀收到了他送的礼物,应该会高兴得跳起来,可她都看到礼物好一会儿了,怎么还没有反应?

    不知为何,宋宴淮有些担心,他上前几步,轻声问道:“你怎么了?呆呆坐着,有点吓人。”

    叶千栀抬起头看向他,语气激动地问道:“这是你承诺我的木雕,对不对?你亲手做的。”

    “喜欢吗?”宋宴淮见她眼眶有些泛红,声音温柔地问道。

    叶千栀用力地点了点头,怎么会不喜欢呢?

    喜欢的不得了!

    她爱不释手地摸着木雕,感受着上面的纹路,叶千栀声音微微有点哽咽:“这个礼物,是我收到的礼物里,最好的,最特别的。”

    “你以前还收到过什么样的礼物?”宋宴淮随口一问。

    闻言,叶千栀登时僵住了,原身有没有收到过礼物,她不知道,但是从她穿越过来到现在,她就知道原身除了叶翠花外,再也没有朋友了。

    家人不会送她礼物,朋友也只有一个,而且这个朋友的境遇跟她也相差不大。

    两个贫苦小朋友交好,就算送礼,那能拿得出手的东西,也不会太好。

    叶千栀讪讪一笑,随口敷衍道:“翠花姐姐给了我五个铜板的添妆,那算礼物吧?”

    “嗯!”宋宴淮别有深意地看了叶千栀一眼,心里微微叹了口气,他其实很想挑破他跟叶千栀之间那薄薄一层的窗户纸,但是话到嘴边,他又不知该如何开口才好,最后也只能咽了回去。

    罢了罢了,这件事还是往后挪挪吧,他现在贸然开口,万一把叶千栀吓跑了,那就得不偿失。

    “你的雕刻技术还真是好。”两人私下里在一起时,叶千栀跟宋宴淮之间都是沉默相处居多,极少说话,基本上都是各干各的活儿。

    而今晚,叶千栀看到了这个木雕后,情绪有点激动,喋喋不休个没完没了:“以你这个技术,去开个家居店铺都绰绰有余了。”

    “对了,你技术这么好,是跟爹学的吗?”

    宋宴淮失笑道:“是啊!我那时候还小,见大哥和二哥都跟在爹身边学习木匠活,我便也跟着学了学,不过我学艺不精,也就只能雕些小玩意儿,复杂一些的东西,我雕不来。”

    “谦虚!”叶千栀目不转睛地盯着木雕,反复看,像是怎么也看不厌倦:“我觉得你雕得特别好看,这个人栩栩如生,就跟真人似的,我看着她有点眼熟。”

    就是没想起来,自己在哪里见过。

    闻言,宋宴淮无语了,好半晌后他才幽幽道:“赶明儿我应该去买个清晰一点的铜镜回来。”

    听到他这话,叶千栀反应了过来,她不敢置信地伸手指了指自己,喃喃道:“木雕的姑娘,不会是我吧?”

    “送给你的礼物,我能雕别人吗?”宋宴淮幽幽道,再说了,他从来就没有认真打量过其他的女孩子,除了他的母亲和姐姐妹妹外,跟他接触最多的人,也就是叶千栀了。

    叶千栀反复地看着木雕上的人儿,微微窘迫道:“对不起啊,我一时间没认出来。”

    这也不能怪她啊,自她穿越过来了以后,除了刚来时认真打量过自己的长相,后来就再也没有关注过了。

    还记得刚开始看到水中倒影时,叶千栀都惊呆了,水中的小姑娘面黄肌瘦,头发枯黄,一点都不好看,她自己见了都有点嫌弃,更别提别人了。

    知道自己长得不好看,有点辣眼睛,叶千栀自然不会跟自己的眼睛过不去,所以后来她极少去关注自己的面容。

    哪怕她自己也明白,经过了这几个月的调养,她的身体大好,容貌肯定也跟刚刚过来时不一样了,但是她也没特意去照镜子。

    所以到现在,她也没认真看过现在的自己。

    叶千栀反思着自己的行为,很是真诚地跟木雕上的自己还有宋宴淮到了歉和谢意。

    在知道木雕上的人是她自己后,叶千栀满心欢喜的同时,不由得考虑起了回礼的事情。

    朋友之间有来有往才能长久,虽说她跟宋宴淮是塑料夫妻,但是宋宴淮都给她送了亲手雕刻的木雕,那么她是不是也得给个回礼?

    该送他什么才好呢?

    叶千栀还没有想好要送宋宴淮什么,春种在不知不觉中接近了尾声。

    当秧苗全都成活不久后,漫山遍野的桃花盛开了。

    地处岭南的东屏村,家家户户都种了不少果树,桃树是必不可少的果树之一。

    粉*嫩的桃花遍布山野,不管站在哪里,都能闻到一阵阵清幽的桃花香味。

    望着朵朵盛开的桃花,叶千栀眉心一动,手有些痒痒。

    “三嫂,你都流哈喇子了。”宋云绮跟叶千栀相处久了,一看她的表情,大概就能猜出她家三嫂此时的想法,她笑道:“三嫂,桃子还没有长出来呢,你现在眼巴巴地望着桃花,桃花也不会加速变成桃子啊。”

    听到宋云绮这话,叶千栀回过了神,她这才发现自己盯着桃花看了太久了。

    春天是万物复苏的季节,也是百花齐放的季节,漫山遍野的花丛里,除了果花外,还有不少的野花。

    叶千栀今儿带着宋云绮、叶翠花、秦玉蝶来山里,为的就是采花回去做香皂和花茶。

    “阿绮,你有喝过桃花酒吗?”叶千栀望着*的桃花,眼尾一挑,问了一个让她们都意外的问题。

    “没有。”宋云绮老老实实地回答道:“娘说,好孩子不能喝酒。”

    “你想不想喝桃花酒?”叶千栀*她道:“桃花酒跟咱们家酿的米酒不一样,桃花酒有美容养颜的功效,还能保养皮肤,让皮肤白皙如玉。”

    没有哪个女子不爱美的,宋云绮被叶千栀三言两语*着,连连点头。

    宋家的果山就有不少桃树,一行人也不去采野花了,直奔宋家的果山去摘桃花。

    桃枝上的桃花一朵一朵紧紧地挨着,叶千栀让她们把密集的桃花摘下来,留下那些比较稀松的花儿。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59.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96章 桃花酒,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