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为何叶千栀觉得眼前的男子讲究呢,从他的衣袍就能窥探出一二,还有他进来后,身上散发出的淡淡香味,叶千栀仔细一闻,就知道这些香料不便宜。

    “嫂子好。”顾流亭如同一只骚包孔雀一样进来,叶千栀本以为他应该有点难伺候,谁知道他一开口,就先把叶千栀吓了一跳,见叶千栀目露错愕,顾流亭忙解释道:“我堂哥跟宋大哥是好友,平日里我称宋大哥为大哥,您是宋大哥的妻子,那便是我的嫂子。”

    “嫂子,我叫顾流亭,虽然咱们两人没见过面,但是在下对嫂子却佩服得不行。”

    一个比她高了整整两个头的人喊她嫂子,叶千栀还真的是有点不敢应,而且对方还如此恭维她,更是让叶千栀有种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的感觉。

    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她请顾流亭坐下后,这才客气道:“顾公子今日来访,可是有事?”

    “没什么大事。”顾流亭端着茶盏,轻轻呷了一口茶水后,这才说道:“宋大哥上次托人从江南采买的茶叶已经到了,我今天便是来送茶叶的,顺便来嫂子面前刷一波存在感,嫂子,您可有什么事情搞不定的,尽管跟我说,咱们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气。”

    这话听听就好了,叶千栀可不会当真,不过她听到顾流亭说茶叶都已经到了以后,她还是很高兴的。

    冲着顾流亭道了谢,又请他喝了一壶好茶,还让刚刚请来的厨子,帮着做了一碟子的点心,让顾流亭帮着品尝,挑挑刺。

    做点心的方子是叶千栀自己琢磨出来的,

    点心味道很不错,饶是挑剔的顾流亭也多吃了两块。

    “嫂子这里的糕点确实不错,样式也好看。”顾流亭端详着眼前小小一块的糕点,唇角微微勾起,眼含笑意道:“样式讨喜,颜色好看,口感绝佳,我都能想象到嫂子的茶楼开了以后,定是生意兴隆!”

    “承你吉言了。”人家恭喜她家店铺以后生意好,叶千栀自然高兴。

    两人是第一次见面,东扯西扯了一番后,话题给扯远了:“嫂子还真是无处不在给人惊喜,我都有点期待嫂子接下来还会涉猎什么行业了。”

    叶千栀端着茶杯抿了口茶,口中微微有些苦涩,拈起一块糕点,慢慢啃食,舌尖品尝到了糕点上的微微的酸味后,她眼里露出一抹浅笑:“不过是为了挣一碗饭吃罢了,跟别人没什么不同。”

    叶千栀知道自己不擅长经商,所以她已经尽量扬长避短了。

    她的短处她知道,她的长处她自然也明白。

    大盛朝确实不错,商业也挺繁荣,但是也有短处,市面上的菜肴、糕点都没有她以前生活的世界丰富。

    她以前除了学医外,也就对下厨颇感兴趣,能有几道拿手菜。

    既然她有这样的本事,自然她要加以利用。

    能赚到一点银钱傍身是极好的事情,但她也明白,她能拿的出手的也只有这些了,再多就没有了。

    所以她这半个月来,让秦玉蝶帮着在州府找了三个厨子,这三个厨子的厨艺只能算一般般,但是胜在这些厨子很年轻,脑子灵活,也喜欢创新。

    单单靠她脑子里的那几个菜肴只能在开头的时候吸引来一批客人,后续菜肴跟不上的话,开头再好,又有谁会记得呢?

    这些事情,叶千栀埋藏在心底,从不对人言语,哪怕是宋宴淮和宋云绮,她也没跟对方提起过。

    顾流亭看了叶千栀一眼,这一眼颇有深意,“天气一日比一日炎热了起来,城里的那些富家小姐,日日都来金香阁,想要寻求一个让人闻着清爽气味的香皂。”

    这也是他今天亲自走一趟的原因。

    清寒州有钱的人家不少,这些人家的闺女那花起钱来更是大手大脚,丝毫不心疼银钱。

    赚这些姑娘的银钱,毫不费力,顾流亭也想多赚上一笔。

    闻言,叶千栀立刻就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

    看了看窗外那烈烈日头,叶千栀淡定地收回了视线:“新的香皂已经开始研发,不过离上市还有些日子。”

    听到叶千栀已经开始研究了,顾流亭眉眼上染上了几分笑意,他欢喜道:“等产品出来后,还请嫂子率先考虑小弟这里。”

    他最怕的就是叶千栀一心扑在了茶楼上,荒废了香皂那边的事业,毕竟香皂和药皂刚刚推出不过三个多月,但是受欢迎的程度就已经让顾流亭咋舌了。

    他早就知道姑娘家对穿衣打扮是很舍得花钱的,但是他也没想到她们能下如此大血本啊!

    香皂和药皂都不便宜,但是她们抢购的时候,压根就不看价格,似乎那不是几百文钱一块的东西,而是一两文钱一块的东西,那大方劲儿,让顾流亭觉得自己不多卖点东西,都对不起自己。

    “以你跟我家夫君的交情,这还需要多言么?”叶千栀是没见过顾流亭,但是从宋宴淮对待他的态度中也能窥探一二,自然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很不错。

    “嫂子除了香皂外,可有想过做一些胭脂水粉么?如今这世道啊,男人的钱好赚,但是女人的钱更好赚。”顾流亭意有所指道。

    特别是那些爱漂亮的女人的钱,那更是好赚!

    叶千栀心思微微一动,有些蠢蠢欲动,不过她面上却不显,依旧淡定地喝茶,像是没有听出顾流亭的言外之意。

    男女有别,两人又不熟,顾流亭喝完了茶盏中的茶水后,便告辞离开了。

    等他走了以后,一直跟在叶千栀身后的秦玉蝶,迟疑开口道:“太太,这位顾公子”

    接下来的话,秦玉蝶没说,但是叶千栀知道她要说什么,叶千栀莞尔一笑,“他啊,不是来谈合作的,而是来满足好奇心的。”

    秦玉蝶愣了愣,不太明白叶千栀话里的意思,叶千栀也没有给她解惑,送走顾流亭后,她便去检查茶叶去了。

    而离开茶楼的顾流亭,当马车离开茶楼这条街的时候,他特意撩起了窗帘,往茶楼这边多看了几眼。

    <script>app2();</script>

    49256_49256644/126870257.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m2.shuyuewu.co

章节目录

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菜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98章 好奇心,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笔趣阁并收藏替嫁夫人又逃了叶千栀宋宴淮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